,

基甸聊天:她们留给这个世界的

基甸聊天:她们留给这个世界的

[audioplayer file=”http://godoor.net/whjdt/heritage.mp3″ titles=”她们留给这个世界的“]

基甸聊天2014/11/15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http://godoor.net/whjdt/heritage.mp3

caisujuan

大家好。我是基甸。前段时间我在脸书上看到一条消息。以前我在南部小镇住过一年多,在小镇上有一个美国教会,是一个长老会,我常去聚会,因为那边没有华人教会。这个教会的牧师,他的讲道我也蛮喜欢的。但前不久看到一条消息,说这个牧师过世了。牧师年纪也不是太大,我在脸书上看到很多很多人怀念的帖子,这些人都在怀念这位牧师的为人是怎样谦和,而且他是多么有趣的一个人。很多人讲到说,他喜欢barbecue(烧烤) ,喜欢骑摩托车,很多人怀念跟他一起骑车出去玩,等等。我很感动,也很感慨,这些生活中的小事,点滴,这些当年被他关心过的很多人都还记得,他们以此怀念这位上帝的仆人,他给这些人的人生留下了非常有意义的影响。

 

我也另外想到两个人,这两位都可以说是才女,一位叫蔡苏娟,一位叫苏恩佩。

 

蔡苏娟也是最近有很多人在怀念。因为美国的使者协会最近拍了关于蔡苏娟的电影,叫《踏光而行》,正在美国东部的华人教会里首映。蔡淑娟被称为“暗室之后”。她是一位奇女子,生在晚清,是民国时期的一个才女。她16岁在美国长老会的传教士李曼设立的一个教会学校里信主,家里很反对,但她最终带领全家55个人信主。后来就跟李曼的女儿玛丽,在各地布道,后来也在美国讲道。1931年她得了疟疾,很严重,没得到及时治疗,就留下很多后遗症,包括她的眼睛后来无法见光,因此需要住在暗室里。她特别希望给人传福音,住在暗室里,似乎上帝把传福音的路封闭了。但上帝有他的旨意。1949年因为政权更替,玛丽需要回到美国,她就带着蔡苏娟一起回到美国。就在美国宾州的Lancaster(南卡斯特),有一个小地方,叫“乐园镇”(Paradise),蔡苏娟就跟玛丽住在乐园镇李曼家族的农场里。在那边继续传福音,继续写作。当时有很多人慕名去看望她,同时听她传福音、讲道。所以她影响了当时的很多人,特别是一些年轻的知识分子,因为后来陆续也有台湾、香港的人到美国留学,她也影响了他们。

 

慕名来见她的人中,也包括葛培理的一家。葛培理是美国著名的布道家,葛培理的夫人路得(Ruth)出生在中国,他们一家对中国也很有感情。所以蔡苏娟这位“暗室之后”,真的是在暗室里,服侍她那个时代的人,给人传福音。她的名言是“病床不是监狱”。蔡苏娟实际上是把病床当成了传福音的讲台,也是自己与上帝独处灵修的地方。蔡苏娟非常长寿,一直活到94岁,1984年才过世。她生前,玛丽就把李曼家族的这个农场,赠送给了美国的使者协会,使者协会后来就在这个地方建立了蔡苏娟退修中心。现在使者协会的办公室,包括他们的宣教中心等,都在这个地方。不久以前,我到蔡苏娟退修中心住过两个晚上,在马里兰一个查经班的福音退修营里做讲员。使者的同工带我去参观了蔡苏娟以前住的地方,他们还把那个房间保留了下来。

 

我想到的另外一个人,就是苏恩佩。这位才女出生比蔡苏娟要晚,没有蔡苏娟那样长寿,她只有40岁的短暂人生。1930年代末,苏恩佩在香港的一个教会学校信主,那个时候的她中文英文都非常好。她后来奉献出来当小学老师。26岁的时候,她被诊断出有甲状腺癌,但家里瞒着她,到33岁她才知道。后来她就改变人生计划。1963年的时候,她到美国来读神学,1966年毕业,但她选择去台湾。她自己是香港人,但因在美国认识了好多台湾留学生、台湾人,她对台湾有负担,她就去了台湾,参与校园团契的服侍。后来在《校园》杂志当主编,她被称为苏姐,培养了很多比她更年轻的文字事奉的同工,包括今天我们很多人都知道的苏文峰、吴良淑、彭怀冰、吴琨生等,这些人后来都在华人教会的文字事工里,做先锋,做领袖,影响非常深远。

 

1972年,苏恩佩回到香港,那个时候的香港,青少年犯罪是很大的一个问题,苏恩佩看见这方面的需要,就创办了一个机构,叫“突破”机构,专门给青少年传福音,防止青少年犯罪。这个机构后来也创办杂志,叫《突破》杂志,本来苏恩佩回香港是为了养病,却成就了今天的突破机构和《突破》杂志,非常有影响力。

 

在台湾的校园团契和《校园》杂志,后来在北美也有很深远的影响。1992年苏文峰牧师夫妇创办了《海外校园》杂志,后来有海外校园机构,今天的《举目》杂志等等。这些如果我们追溯源头,都跟台湾的校园团契、《校园》杂志有关,也就是跟苏恩佩姐妹是有关系的。苏恩佩的名言是“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燃烧自己。”

 

这是这些事奉主的人的人生,这是他们做出的榜样,《使徒行传》13章36节说,“大卫按上帝的旨意,服事了他那一世的人,就睡了。”我想蔡苏娟和苏恩佩这两个才女,也是服侍了她们那个时代的人,然后她们在基督里面,不是死,而是睡了。有一天我们在天国还能见到她们。

 

重点不在于她们的生命的长短,不在于她们的身体是不是长期遭受病魔的折磨,而是她们或长或短的人生,怎样为上帝燃烧。为了服侍她们那个时代的人,她们尽心竭力。她们的榜样给我们今天的人提出了挑战:我们要如何过我们的一生?当我们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人们会怎样记住我们,人们会想起会纪念我们的什么?我们用什么留给这个世界?让上帝帮助我们,让我们效法这些榜样,服侍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也给这个世界留下美好的回忆。

 

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 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