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的宗教信仰

god-and-science

文/云儿

 

闲极无聊读杂书,读到一本的《1901-2000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大全》(Louise S. Sherby, “The Who’s Who of Nobel Prize Winners 1901–2000”, Oryx Press, Westport, CT • London 2002)。突然觉得手痒,量化癖发作,随手作了一个物理学奖获得者的宗教信仰统计。

此书编者,从公开文献中摘取物理学奖获得者的个人资料,包括宗教信仰。当文献中明确提到获奖者的宗教信仰及其所属教派时,编者会尽可能列出细分的教派名。当编者感觉相当肯定获奖者信仰某一宗教,但无法确认之时,就用“极可能信某教(如 Most probably Christian)”标出。有时候,获奖者的宗教信仰有改变,编者就以“来自某某教背景(如 From Jewish background)”标明。可以肯定获奖者没有宗教信仰时,编者就根据具体情况,标以“无神论 Atheist”“疑神论 Agnostic”“反教权论 Anticlerical”或“无宗教归属 No affiliation”等等。无法确定宗教信仰时,编者就标以“无资料记录”。

我个人统计,此书中提到1901-200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共计161人。其中有明确宗教信仰者116人,占72%;极可能或可能有宗教信仰者20人,占12.4%;本人信仰不明,但承认有宗教背景者8人,占5%;无神论或无宗教信仰者12人,占7.5%;无资料记录者5人,占3.1%。

不信教的12个人中,包括居里夫妇,他们是“反教权论者”;包括杨振宁与李政道,他们被标为“无宗教归属”;标明为“无神论”的只有一个人,即晶体管之父威廉•肖克利(William Bradford Shockley),1956年获物理学奖。

另外几个华人获奖者的情况:1976年获奖的丁肇中,基督教;1997年获奖的朱棣文,无资料记录;1998年获奖的崔琦,属路德教派(Lutheran)。

爱因斯坦曾经表示,他不相信人格化上帝(即可以听人祷告并且奖赏人惩罚人的上帝),但他信仰斯宾诺莎的上帝。此书编者没有把他当做无宗教信仰者,仍把他归于信仰犹太教行列。(基甸注:方舟子曾经对把爱因斯坦归于犹太教徒表示异议。我认为爱因斯坦应该算是“自然神论者”——仍然不是无神论者。即使把爱因斯坦算为“宗教信仰不明”或者“疑神论者”等等,对这里的统计结果仍然影响甚微,对结论没有影响。)

这个资料,可能有朋友会感兴趣。所以我把详细统计结果列在下面:

广义基督教, 76人,占 47.2%
Anglican        8
Catholic        10
Christian       26
Christian/Protestant  1
Congregationalist    2
Dutch Mennonite     1
Lutheran        8
Methodist        3
Presbyterian      4
Protestant       12
Quaker         1

犹太教(Jewish),34人,占 21.1%

其他宗教, 6人,占 3.7%
Buddhist   2
Hindu     2
Muslim    1
Spiritualist 1

极可能有宗教信仰者,15人,占 9.3%
Most probably Buddhist 1
Most probably Christian 6
Most probably Christian/Eastern Orthodox 1
Most probably Christian/Protestant 5
Most probably Eastern Orthodox 2

可能信基督教者(Probably Christian),5人,占 3.1%

本人信仰不明,但有宗教背景者,8人,占 5.0%
Congregationalist background 1
From Anglican background 1
From Jewish background 3
From Jewish/Lutheran background 1
From Presbyterian background 1
From Quaker background 1

无神论或无宗教信仰者,12人,占 7.5%
Hardly any   1
Agnostic    2
Anticlerical  2
Atheist    1
No affiliation 4
No religion  1
Nonbeliever  1

无资料记录(No record found),5人,占3.1%

——————————————————————————–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的宗教情况

昨儿小左的文章,让我想了想如何区分宗教(religion)和宗教信仰(religious beliefs)的问题。我们习惯于对这两者不加区分,但它们之间可能有些细微的差别。曾经读到一篇文章,作者是犹太人,他声称自己为无神论者,但是倘若别人问起他宗教门派,他有时会说自己属于犹太教,因为他遵循犹太教仪式,做礼拜,念经书。他把这看作一种民族传统,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对自己身份认同的表达。他不相信上帝在六天内创造了人,但这并不妨碍他参加赞美上帝的宗教仪式。

一些针对杰出科学家的访谈表明,其中许多人会说自己属于某个教派,会带全家上教堂,然而谈到传统的宗教基本教义,如是否存在一个可以听人祈祷的上帝等等,他们却并不表示笃信。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有宗教(religion),却不见得完全认同其宗教性的信仰(religious beliefs)。

《诺奖得主大全》一书,统计的是获奖者所属的宗教门派(religion),这不一定就是该人的宗教性信仰(religious beliefs)的准确反映。我觉得,我们在解读下面统计结果的时候,应当把这点区别牢记在心。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根据《诺奖得主大全》一书,1901-200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共计134人,其中有明确宗教门派者75人,占56%;极可能或可能有宗教者34人,占25%;本人信仰不明,有宗教背景者4人,占3%;无神论和无宗教者17人,占13%;无资料记录者4人,占3%。

华人科学家李远哲,1986年获奖,他被归于无宗教者。

详细情况如下:

广义基督教,52人,占38.8%
Anglican   1
Calvinist  2
Catholic   8
Christian  17
Lutheran   8
Methodist  2
Protestant 14

犹太教(Jewish),21人,占15.7%

其他宗教(Unitarian),2人,占1.5%

极可能有宗教者,28人,占20.9%
Most probably Christian 13
Most probably Christian/Protestant 14
Most probably Eastern Orthox 1

可能为基督徒者(Probably Christian),6人,占 4.5%

本人信仰不明,来自宗教背景者,4人,占 3.0%
From Catholic background 1
From Methodist background 1
From Protestant background 2

无神论和无宗教者,17人,占 12.7%
Agnostic 5
Anticlerical 1
Atheist 6
Freethinker 1
No organized religion 1
No religious practice 1
None 2

无资料记录者(No record found),4人,占 3.0%

——————————————————————————–

诺贝尔医学及生理学奖得主的宗教情况

一直以为,由于进化论的缘故,从事医学和生物学方面研究的人,有明确宗教的人应当显著少于其他学科。下面的统计有些出乎意料。

根据《诺奖得主大全》一书,1901-2000年诺贝尔医学及生理学奖得主共计172人,其中有明确宗教者129人,占75%;极可能有宗教者10人,占5.8%;本人宗教不明,但有宗教背景者9人,占5.2%;无神论和无宗教者19人,占11%;无资料记录者5人,占2.9%。

详细情况如下:

广义基督教,89人,占51.7%
Anglican 4
Baptist 1
Catholic 15
Christian 23
Christian/Protestant 3
Congregationalist 6
Episcopalian 2
Evangelical 2
Greek Orthodox 1
Lutheran 7
Methodist 3
Presbyterian 6
Protestant 12
Unitarian 4

犹太教(Jewish),39人,占22.7%

其他宗教(Hindu),1人,占 0.6%

极可能有宗教者,10人,占5.8%
Most probably Christian 5
Most probably Christian/Protestant 5

本人宗教不明,但有宗教背景者9人,占5.2%
Baptist/Episcopalian background 1
From Baptist background 1
From Calvinist background 1
From Episcopalian/Catholic background 1
From Jewish background 1
From Methodist/Episcopal background 1
From Protestant background 1
From Quaker background 1
Presbyterian background 1

无神论和无宗教者,19人,占11%
Agnostic 9
Atheist 1
Atheist, from Anglican background 1
Belonged to no organized church 1
No organized religion 1
No religious affiliation 1
Non-practicing 1
None 3
Nonpracticing Protestant 1

无资料记录者,5人,占2.9%。

好了,以后准备研究文学奖与和平奖得主的宗教情况,他们的宗教信仰比较好肯定,统计起来应当相对容易些。

——————————————————————————–

诺奖科学家的宗教归属

继续研究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的宗教归属问题。前几贴我分别统计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化学奖、医学和生理奖得主的宗教状况,本贴讨论它们的地区分布与时间变动。

根据《1901-2000诺奖得主大全》所载资料,1901-2000年期间获得前述三个科学奖以及经济学奖的科学家,共计512人,按第一国籍划分,来自40个国家。这里说的第一国籍,指原书国籍栏目第一个列出的国籍。例如李政道的国籍,原书说他“中国籍,后成为美国公民”,于是我就以“中国”作为李政道的第一国籍。

我把这四十个国家分为三类地区:(1) 英美地区,包括英国、爱尔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它们曾经是英国殖民地,有较强新教传统;(2) 西欧地区,除英国和爱尔兰以外的所有西欧国家,传统上天主教势力很大;(3) 其他地区:俄国、东欧和日本、印度等非欧洲国家。512位诺奖得主中,254人来自英美,199人来自西欧,其余59人来自其他地区,

三大地区科学家的宗教归属情况,如表一所示。结果不出我们意料:有明确宗教归属的科学家所占比例,西欧最高(73%),其次为英美(64%),然后是其他地区(59%);明确无宗教的人,比例变动刚好相反,西欧7%,英美9%,其他地区则高达19%。

表一、诺奖科学家的宗教归属(按地区分组)
===================================================================
英美地区    西欧地区   其他地区    全体合计
——————————————————————-
基督教  111 (43.7%)  106 (53.3%)  14 (23.7%)   231 (45.1%)
犹太教   50 (19.7%)   39 (19.6%)  14 (23.7%)   103 (20.1%)
其 他   1 ( 0.4%)   0 ( 0.0%)   7 (11.9%)    8 ( 1.6%)
小计  162 (63.8%)  145 (72.9%)  35 (59.3%)   342 (66.8%)

无宗教   24 ( 9.4%)   14 ( 7.0%)  11 (18.6%)    49 ( 9.6%)

可能有   43 (16.9%)   29 (14.6%)   7 (11.9%)    79 (15.4%)
宗教背景  16 ( 6.3%)   7 ( 3.5%)   0 ( 0.0%)    23 ( 4.5%)
无记录   9 ( 3.5%)   4 ( 2.0%)   6 (10.2%)    19 ( 3.7%)

合 计  254 (100%)   199 (100%)  59 (100%)    512 (100%)
====================================================================

按出生划分,这些科学家最早出生于1835年,最晚出生于1950年。我把出生年分为四组,分别是1835-1880、1881-1905、1906-1925 和 1925-1950年,统计结果列在表二中。

表二、诺奖科学家的宗教归属(按出生年分组)
====================================================================
生于1835-1880 生于1881-1905 生于1906-1925 生于1925-1950
——————————————————————–
基督教   83 (63.8%)  71 (54.6%)  44 (33.8%)  33 (27.0%)
犹太教   22 (16.9%)  19 (14.6%)  34 (26.2%)  28 (23.0%)
其 他   2 ( 1.5%)   2 ( 1.5%)   2 ( 1.5%)   2 ( 1.6%)
小计  107 (82.3%)  92 (70.8%)  80 (61.5%)  63 (51.6%)

无宗教   6 ( 4.6%)  12 ( 9.2%)  19 (14.6%)  12 ( 9.8%)

可能有   14 (10.8%)  21 (16.2%)  22 (16.9%)  22 (18.0%)
宗教背景  3 ( 2.3%)   4 ( 3.1%)   5 ( 3.8%)  11 ( 9.0%)
无记录   0 ( 0.0%)   1 ( 0.8%)   4 ( 3.1%)  14 (11.5%)

合 计  130 (100%)  130 (100%)   130 (100%)  122 (100%)
=====================================================================

这个表有些好玩的地方。1880年以前出生的科学家,有明确宗教归属的很多,多达82%;而明确不信教的很少,不到5%。1881年以后,信教者较此前少而不信教者较此前多,这并不奇怪。好玩的是这以后的时间趋势。从1881到1950年,虽然有明确宗教归属的科学家比例,一路下降到52%,但明确不信教的科学家比例,却没有明显的上升趋势,1881-1905年为9.2%,到1925-1950年还是9.8%。那么,什么东西上升了呢?是宗教不明者的比例,从4%上升到20%,这大约反映了宗教越来越私人化的趋势,公开宣示自己宗教归属的科学家,趋于减少。

分地区统计,我还发现,1881年以后西欧地区出生的科学家,明确不信教的人所占比例,反而呈下降趋势,从1881-1905年的11%,下降到了1925-1950年的6% (表三)。

表三、诺奖科学家的宗教归属(西欧地区,按出生年分组)
====================================================================
生于1835-1880 生于1881-1905 生于1906-1925 生于1925-1950
——————————————————————–
基督教   47 (57.3%)  32 (58.2%)  11 (37.9%)  16 (48.5%)
犹太教   17 (20.7%)  11 (20.0%)   8 (27.6%)   3 ( 9.1%)
小计   64 (78.0%)  43 (78.2%)  19 (65.5%)  19 (57.6%)

无宗教   3 ( 3.7%)   6 (10.9%)   3 (10.3%)   2 ( 6.1%)

可能有   13 (15.9%)   5 ( 9.1%)   4 (13.8%)   7 (21.2%)
宗教背景  2 ( 2.4%)   1 ( 1.8%)   2 ( 6.9%)   2 ( 6.1%)
无记录   0 ( 0.0%)   0 ( 0.0%)   1 ( 3.4%)   3 ( 9.1%)

合 计   82 (100%)   55 (100%)   29 (100%)  33 (100%)
=====================================================================

小结一下: 自19世纪末期以来,诺奖科学家中明确不信教者的比例,并无明显上升趋势,但是有明确宗教者比例下降,而宗教不明者比例增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