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了大地,得了天空

 

 

 

文/远志明

 

 

 

从马克斯主义的信徒,到追求自由民主,成为马克斯的批评者,再进而成为基督徒,是我人生的两大转捩点。两年前,我根本无法想像自己会成为基督徒,因为当时只有一腔热血,为国家民族的民主而奋斗,而今天却思想更多更广的问题。

 

 

从逃亡说起

 

谈到我信主的心路历程,得先从逃亡说起。从一到香港,就有很深的失落感,仿佛被父母赶出家门的孩子,再也回不去了。有好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虽然“得了天空,却失了大地”;虽像鸟一样自由,却失去了祖国和故乡;没有根、没有支点;没有理想的支点,甚至也没有生活的支点,去那里要看人家要不要。

到巴黎后,白天忙着民阵的成立,起草文件,但一安静下来,失落感又袭上心硕,总觉心灵少了什么,以乎有些东西没有得到。在巴黎难民营中,曾和一位台湾去的牧师长谈,问了许多也是今天我常需要回答慕道朋友的问题,但是并没有相信,因为时机未到。

 

 

有一种失落感

 

1990年3月,我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做访问学者,4月间父亲去世。他不到六十岁去世,与我的逃亡有关。他的离世在我失落的心头又加了一个极重的法码,我突然觉得人生也有一种失落感,乃开始思考生命的问题。我发现人生是很匆忙短暂的,从小开始追求学业、事业、家庭,往往没有时间停下来,喘口气、回头看看自己活得如何,因为我们太忙,关心贪婪的事太多。感谢神给我一段空闲的时间,安静下来反省生命的意义。越反省就发现自己心灵空虚、缺乏支点,但不知道缺乏什么。就好像一个人出门坐车,总觉忘了什么,可是怎么想也记不起来,直到办公室要用时,才发现少了张纸,少了枝笔。那段时间,我就是有这种失落感。

 

 

真诚的气氛

 

后来普林斯顿一个查经班邀我们去参加他们的活动,第一次其他流亡人士也去了,以后就不再去,因为不喜欢他们的形式,总觉像当年学毛语录。我虽不喜欢,但仍坚持去。开始二个月,我就坐在屋中的一角,一言不发。因当时家人没出来,一个人很孤独,一星期去一次,很向往那种气氛。

那个查经班只有十几个人,祷告分享时,都带着对上帝的真诚,人与人间也真诚相爱,对我也十分真诚。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真诚,特别是经过六四屠杀、逃亡、经过生死边界,看透了人间的罪性丑恶、尔虞我诈,听惯了两面的、口是心非、虚假的宣传,一下子接触到查经班的爱心,我就被吸引住了。我当时想:不管上帝是不是真的,就凭这种真诚相爱,就值得寻索崇拜。而且,假如世上有任何人或东西,能把人内心深处最彻底的真诚唤发出来,这个东西太伟大了。在大陆,我从没有这种经验,但这些人一见面就把心掏出来,彼此没有隔阂,说他们傻也好、纯也好,他们就是如此真诚相待。因此每个星期五我都去,那是我心怀最觉温暖的晚上。

 

 

这不是人能说的话

 

为了寻找这个真诚爱的源头,我就开始认真读圣经,一读到耶稣的话,给我极大的震撼和感动。我是念哲学的,我喜欢哲学,特别崇拜一些大哲学家,像苏格拉底、柏拉图、康德、黑格尔、尼采等,觉得他们的智慧很深刻深奥,令我赞叹。但当我读到耶稣的话时,发现这才是真智慧。耶稣的话是那么简单,大部分用比喻,可是其中的道理却是那么深刻高超。哲学家们谈道理、道德,都是人的智慧,但耶稣的智慧是超过人的智慧,祂是站在对全宇宙的关怀来看人类的事物。我当时就感觉:这不是人说的话,这一定是神说的,因为人说不出这种话。从来没有一个哲学家、思想家能像耶稣说的话那么简单,通俗到文盲能懂,深奥到大哲学家都折服惊叹。

约翰福福音十章,耶稣用比喻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另外提到“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这个比喻太贴切了,当我相信耶稣、接受圣灵的那一瞬间,就好像羊听到它牧者的声音,你根本来不及判断和证明,甚至不想去证明,这不是一般的常理。通常人对一些道理,总是要经过验证才能相信,但我一下子就相信,似乎一见如故,就好像回到了心灵的故乡,街道、房子、摆设,甚至乡音都是那么熟悉。

住过牧区的人都能体会这个比喻,全世界几十亿人口,羊只认得它主人的声音。耶稣的这段话只能用心灵去读,只有当心灵与神接通后,才能体会到这话的深刻。耶稣的每句话都说到我的心灵去,我一下子就折服了,因此如饥似渴地去读祂的话。但我读不快,因为每句话都让我想起许多道理和问题,祂的话太伟大了。从祂所说的话,就可证明祂是神。

哥德曾说过:“自古以来没有一个人,将来也不会有一个人,能达到耶稣那样的道德高峰。”耶稣传道只有三年多,祂的行为是洁白无瑕的,祂说出的话语是洁无瑕的话语。直到祂死,祂还说要饶恕那些钉死祂的人,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人说不出来的话。苏格拉底、康德都很聪明、有智慧,但是读他们的东西,一眼就知道那是人的智慧,可是耶稣的话一读起来,就知道这是神的智慧,它能把我们的胸怀,超脱出世俗的一切,提升到天空。

 

 

宝物越久越发光

 

此外从耶稣在历史上的影响力也可看出祂是真的。耶稣当年只有十一个门徒,信祂的人也不多,经过不到二千年,世上成千上万的人都信祂,从以色列传到全世界,时间越长就越显出祂的真实性。宝物是放的越久越发光。世界上许多的大思想家,他们都有过时的时候,像浮云流水般。亚里斯多德的物理学,后来让牛顿代替,牛顿的物理学,又让爱因斯坦给纠正,这么真实的东西都会过时,但耶稣的话语,不仅不过时,且越来越兴旺,越来越有能力。

当耶稣宣布祂就是世上的光、生命的粮、活水时,不信的人觉得太武断、太不可一世、太骄傲了,但当你一旦读进去,你就会发现耶稣的每句话都是真实的。马太福音七音22节后半句提及:“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我信基督之后,心里一下就被照亮了。我的心就像一间房子,原是黑的,凭着所读过的教条道理,如儒家学说、马克斯主义、西方民主理论等,知道心中那些是好的,那些不好,我可以背诵这些条文。但耶稣的真光一来,房子的每个角落都被照得清清楚楚,就能分辨是非、善恶、美丑,不再需要背诵那些教条了,也不再需要记得那个角落有脏东西,不可以碰,那里有好东西可以用,完完全全认识自己是怎样的人。

当我读耶稣的话,一读下去就着了迷,观察思考事物,无法不想到神。就像你看到远处的东西,不可能再只看近处;看到旷野一百米处的美景,无法再把眼光缩回近处的十米;发现了一个整体,不可能只顾部分;发现了好的东西,就不会想要假的或不好的;更进一步发现了更好的东西,就不会要好的东西。有个比喻说:“更好是好的敌人”,许多哲学家的思想固然高超,但一认识了耶稣,这些哲学家都黯然失色,这也是为什么世俗的东西那么反对、排斥神的道理。

 

 

理智不起作用

 

因此,当查经班的弟兄姊妹问我:相不相信有神?愿不愿意成为基督徒?愿不愿意受洗?我很轻易地答应了,理智根本不起作用。1991年4月28日,也是我父亲离世周年的忌日,我受洗成为基督徒。一年前我失去了地上的父亲,而今却回到天父的怀抱。

信主后,我所有的思想都被神的道理笼罩住,我没有办法再研究康德、沙特等世俗的哲学,一研读他们的思想总想到神,如圣经所说昼夜思想,总离不开神。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不选择读神学,无法研究别的东西,研究什么都觉不彻底,不是最好的。有人说我读神学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其实一点也不。留在普林斯顿,生活研究都很方便,何必到南部偏远的Jackson去受苦,生活没保障。但这是神的旨意,我无法选择。当一个东西控制了你的心思意念,你只有顺服,就像当初信主一样,的确身不由己。

 

 

一生中最大的一件事

 

成为基督徒后,心中有无限的喜乐,读经祷告时更觉喜乐,是以前所没有的,对这个决定也就从不后悔,反而想为什么不早点信,早点信,前面一段冤路就不会走了。话说回来,这也有神的美意,若不走那段冤路,可能就找不到神了。过去两年流亡在西方这种受苦受难的生活中,能遇见神,真是这一生中最大的一件事。是神的呼召,把我从大陆召出来认识祂,并装备我来事奉祂,这全是神的恩典。

(本文讲于1992年9月6日南湾乡音团契,由苏郑期英整理,经作者过目。)

 

编注:自从远志明 “得了天空” 后,常有教会、查经班或营会邀请他分享 “俯瞰大地” 的心得。本刊将辟一个“思与言”专栏,刊登他在各处演讲的精华。请拭目以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