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三好学生的转变

 

 

 

文/俞而慷

 

 

 

小红:

已经是春天了,走在绿荫道上,想着该怎样向你细述这两年来的信仰路程。还记得一年前寄给你几本张晓风的散文,盼着你能从字里行间读出一位基督徒对这世间的人和物所怀的那份深挚的情爱。而你回信只说文章写得很优美。说心里话我真有点失望,不过这也在意料中,因为以前的环境,使我们很难去了解《圣经》,了解基督,光凭几本书,也实在难以对这信仰加以认同。

不知道你心里是否一直有这样的疑问:他为什么要去信基督教呢?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因为我心里空虚,要去皈依一个宗教当作精神庇护所,实在是神先来找我的。

那是在两年前的复活节,我刚到柏林不过一个多星期,碰到一个台湾留学生,给我一份柏林基督徒华人团契复活节聚会的邀请单,我想去看看,可是又怕会有什么政治背景。大概是那顿聚会后的晚餐吸引了我,结果还是去了。不过到那里,牧师讲道很快结束,我几乎什么也没有听清。第二天早上仍有聚会,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我到那里又晚了,只赶上牧师作结束祷告。虽然神的话一句也没有入耳,可是这个团契基督徒的真诚和爱心郤非常吸引我。

那时我刚到柏林,一切都没有着落,可是就在第一次聚会后,有一位基督徒为我四处打听工作,一有消息就带我去找,我既感动,又诧异,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不计回报地付出。我与她萍水相逢,而她在这里早已有了家,一切都安定下来了,我不论是生活上还是经济上,将来我都无以回报。那么为什么她还要这么做呢,是什么力量使她能够这样心甘情愿地付出,而又丝亳不让我心里产生欠 “债” 的感觉呢?第一次我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不能,从本性上说是不愿意像她这么做,可我又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啊。我想这就是有神和无神的差别,如果神真的存在,并且可以让我更诚挚而自然地去爱别人,接纳别人的话,我愿意相信。

小时候读过一本《生命的起源》,讲生物怎样从鱼进化到猿,最后到人。中学上生物课时教的进化论也是一脉相承,可是看团契里有基督徒是学生物遗传的,而且在攻博士学位,其他基督徒也差不多都受过大学教育,我心想或许科学和信仰并非那么不相容。就在那时我读了《给你,莹莹》,莹莹的疑问也是我的疑问, 作者对莹莹说:有些东西是比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更实际的,如爱、恨、信仰。真的,既然爱情不可能用科学来证明,也不需要科学来证明,那么为什么要断定,神非经科学的证明便不能存在呢?圣经说: “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 “我们生存在三重空间,便无法想像四重空间是怎样的,同样,我们凭人肉体的感官或一切物质的东西也难以去证实灵的存在。但如果神真的按祂的形象去创造了人,且我们是有灵的活人,那么我们一定可以用心去认识,以灵魂去触摸那位造我们的父。神说: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这以后我几乎每星期天都去团契,希望自己能寻见神的面。不过我当时心里还有极大的阻拦:圣经上说人是有罪的; “世人都犯了罪,亏欠了神的荣耀。” 这么说我也有罪了,简直太过分了!我怎么会有罪呢?从小到大差不多年年当三好学生,即使不是每件事都做得很好,但人谁能无过呢,那小小的过错和罪根本扯不上关系。心想:你基督教不说人是有罪的,我还早点信你,你越说,我越不信!

那时我在一家日本餐馆当跑堂,还有个做寿司的,小费由我俩平分。一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后来听其他在中国餐馆当跑堂的同学说,他们小费都自己拿,这一来我便感觉自己吃亏了。特别有一次,一位顾客额外拿出20马克作为小费给做寿司的,他居然不声不响放进口袋,我一看:好嘛,你既有例在先,可别怪我 “如法泡制” 。打那以后如果碰到顾客付的小费远超过5%,我便顺理成章抽出一部分为己有,不让那日本人看见。我一面跟自己争辩说:是他先拿的,错不在我,我只是跟他学而已,一面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做了亏心事。特别是后来,做寿司的对我越来越和善,特别把别人给他的小费都拿出来平分的时候,我还是不改初衷。钱对我的诱惑竟是这么大,我简直不敢相信。

不久,我又找到一份工作,在超级市场整理货物,贴标签。看到仓库里百货堆积而警戒松懈,我觉得内心的贪欲几近不可遏制,心底老有个声音说:人家都拿了没事,你不拿才傻呢,超级市场这么大,也不缺这一件……。当时心里的挣扎无法形容,对自己真是越来越害怕,自问受了那么多年的教育,一直被教导要大公无私,遵纪守法等等,可在这时候好像都不起作用。就像在黄河边筑堤防,年年增高,但还是无法避免河水泛滥。我想如果诱惑再大一些,终会冲垮内心用理智筑起的堤防。

记得保罗在新约罗马书中写道: “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这时候我才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罪,那本性中的自私、嫉妒、贪念竟是与生俱来,就是学更多的知识也没法把这罪性从我内心里清除掉。我需要一位拯救者!

近圣诞节,我对神的话已是越听越觉蕴含着极大的能力。是在那个平安的圣诞夜,神踏入了我的生命,让我看到祂是何等的真实、慈爱。在往后三天的聚会,大家在一起的生活极其甘甜,因着同有一位生命的主,大家相处比手足更亲,像诗歌中唱的: “在地如在天” ,是神的慈爱把我们紧紧系连。

圣诞节过后,团契开了一个受洗班,为了弄明白救恩的真理,我预备参加,却没想过要受洗。因为我心里还存着一个疑惑:我已经相信有神,也知道自己的罪,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基督两千年前流的血,能赎我今天的罪呢?当时心里很着急:我很想相信,可是信不来。有位姊妹知道了,说她愿意为我祷告,建议我自己回去读圣经。这之前圣经我只翻过两次。感觉不知所云,味同嚼腊。而搁了大半年,等重新打开来看,却一切都不同了,耶稣讲的每句话都吸引着我,令我不忍释卷,一口气看好几小时。

第二天接着念,读到马太福音第九章,写一个患血漏病的女子,来到耶稣身后,摸祂的衣裳繸子,心里说: “我只摸祂的衣裳,就必痊愈。” 耶稣转过来看见她,就说: “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 我定睛在这句话上,心里久久回响着的是主慈爱的声音,清晰、柔和而又极有力:”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 我的感动无法言喻。原来神深知我心,祂知我信祂,只是靠着我有限的智慧,无法明了神永世的计划,所以神藉着圣灵告诉我:只要信。我既然相信神是全能的,且祂爱我们,要救赎我们脱离罪恶,那么如果这是神按者祂丰盛的恩典和智慧所预定的,让我们藉着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并祂从死里后活,战胜了罪和死的权势,使我们成圣称义的话,我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心头的重担落下,随之漾起的是无边的喜乐。从此我就是神的儿女了,基督的生命在我里面,自那刻起,无论经历什么事,主常与我同在,就像一首诗歌中唱的:祂与我谈,祂伴我走,生命窄路同过。主活!主活!救主今天活着!

受洗后不到一星期,我打工的餐馆那个做寿司的去了另一家餐馆,新来的厨师不会用收银机,老板说由我负责最后结账并分摊小费。当时我已不再私下拿小费放进口袋,那种念头自信主后自然而然就断绝了。可是有一次碰到一个难题,小费整数部分平摊后,还剩下1.5马克,大家都没有更小的硬币了。以前遇到这情况,总是那做寿司的自己拿五毛,给我一块。这回轮到我来分,却让我心里交战了很久:是给他五毛,还是我自己拿。从多得50芬尼到多给人,像有一道极高的门槛,难以跨过。就在我挣扎的时候,仿佛主正以祂理解并怜恤的眼光看着我,我一咬牙:好吧,给他!出了店门,竟因为少了50芬尼,整个人都感觉轻省起来。以前会把钱看得很重,一个人在外留学,总觉得有钱就有了安全感,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学生拚命打工而很少上课。可是当我以神为全部的倚靠,知道祂必眷顾,也必预备的时候,世上的钱财便越来越显得无足轻重了。藉着餐馆的工作,神让我学习到很多的功课。

有一年的时间,我都固定每周有两个晚上在那儿做跑堂,虽然都不是周末,但常常顾客盈门,甚至比节假日的生意还要好,做寿司的特别写了 “守护神” 三个字给我看,说他觉得我背后有神。可是就在受洗后不过一个月,一天晚上老板忽然对我说:做跑堂的必须多和顾客攀谈,而我的性格太安静了,不适合干餐馆。他给两个星期的时间,让我另外找工作。我一时无言以答。回到家只有切切地向神求问:我该怎么办呢?如果这份工作没有了,以后生活费必成问题。神啊,求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求你为我须备一条出路。祷告之后我翻开圣经,正好是诗篇二十七篇,有行字跳入眼帘: “要等候耶和华,当壮胆,坚固你的心!我再说,要等候耶和华!” 我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感到一种从来未经历过的平安和踏实:这便是神要给我的答案,让我等候祂。

果然就在两星期期限快到的某一天晚上,我在餐馆,原先做寿司的进店里来,刚坐下就问我是不是想找新的工作。我答,是。他说,他会帮我询问,让我等他电话。这一等又有两个星期过去了,到了星期天,我去团契之前,还在犹豫要不要把我最后一笔收入的十分之一拿去奉献。如果不能马上找到工作,这些钱对我而言也挺宝贵的,再说,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什么电话也没接着,恐怕神已经忘了我要找工作的事了,我还是留下这点钱以防万一吧。但想到神这一年来对我的眷顾及赐给我的恩典,甚至在我认识祂以先,祂早已爱我了,我又怎能把神所赏赐我的,全部归为己有呢?于是决定取出十分之一作为奉献。当我礼拜结束回到家,刚坐下不过几分钟,电话铃响,我的工作有着落了!我的心除了感谢便只有赞美,我信靠的是何等样真而活的神!虽然周围的环境,这世界在变化,但主的慈爱及信实永不改变!

记得圣经上写着: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其实每一位接受基督作生命之主的人,都会经历到祂里面那重生的新人是怎样吸吮着主的话语而天天成长的。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不能作什么,但是在我们里面有基督生命的新人能够做到。印象最深的是主怎样教我经历饶恕人这一课。

我刚到柏林那半年是和另一个留学生合租了两间一套的房子,后来又搬进来一个留学生,讲好住三个月。一开始大家相处还算和睦。过了一个多月,他说有个同学要从国内出来,一时找不到房子,一定要住进来。我说,不行,当初房东出租房子的时候规定只能住两个人,现在变成四个人,一旦被房东发现,谁也住不成。可是跟他讲理根本讲不通,他硬说,不行也得行。那天便谈崩了,结果他同学还是住了进来。打这以后他更是肆无忌惮;反正我门上没锁,他想进就进,甚至不敲门,害我除非有第三者在场,否则不敢回家。有好几次我想打电话给警察局,又怕他进去没几小时就放出来,那我就更惨了。当时真恨自己没生作一个昂藏五尺的汉子,要不然非让他在我面前服服贴贴不可。更可气的是,他看到我桌上搁着一本圣经,还冷嘲热讽说: “你也读圣经啊,读圣经的人是像你这样的吗?” 我立刻以牙还牙: “那又怎么啦,我还没信呢,若是我信了,你就更没好结果。神知道祂的儿女被欺负,非足足报应你不可。”

那三个月简直是恶梦一场,直到最后一天他还赖着不肯走,说找不到房子。我下决心要打电话报警,这一下把他激得又拍桌子又摔椅子,最后还是他同学好歹拖着他走了。当时我想,这种人我这辈子再也不要看他一眼。他甚至不值得我去恨,只能令人厌恶。如果说这辈子有谁不能叫我原谅,那就是他了。后来我在学生食堂碰到他,总是立刻条件反射似地掉转头不看他。可是很奇怪,等信主以后那份厌恶渐渐就淡了,我常常想起那件事,一开始仍然觉得自己没错,但渐渐地发现自己也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固然世界上是有无理的人,但如果我当时已经相信主耶稣,我里面有神的生命的话,我对他的态度一定是完全不同的。如果我不去激怒他,恐怕不会闹得那么僵。他说得一点不错,那时的我一看就知道不像是在读圣经的。

就这样过了半年,有一次我遇到他,本想走开去,但不知怎么心里有个声音在催促我,我走到他跟前,心里很平静,开口说: “对不起,以前的事我想我一定有做错的地方,否则我们不会产生那么大的争执,只可惜自己当初还没信主,所以才会那样子。你看到的那本圣经,我现正在用心地读,相信换作今天的我,一切都会不同的,所以请你原谅。” 他忙道: “不,不,是我的错,我后来觉得很惭愧,一直想来和你道歉。” 这个芥蒂从此不存在了,我好高兴呵。特别是后来他来我们团契,我见到他,更是由衷地欢喜。只有神,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使人完全改变。

有位姊妹曾对我说:与神同行,人生是很精彩的。真的很希望你也能够来经历。相信神能够满足你,并吸引你以心去追随祂。

愿神祝福你!

 

而慷

17.05. 92

 

本文作者来自上海,现就读于柏林工业大学工程材料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