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战士

 

 

 

文/段永辉

 

 

 

初看见“葡萄牙战士”(Portuguese Man-of-War)这个名字,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玩艺儿,但是在美国德州海岸久住的人就知道,它不是古董,也不是玩具兵,而是一种海蜇的名字,由加勒比海直到加拿大东北角都有它的踪迹,或漂在海上、或死在沙滩上,蓝蓝紫紫的像个变了形的大肥皂泡。遇见了可千万别去碰它,因为这是海蜇里最毒的一种,毒液的强度几乎和蛇毒相当,也是神经性毒液,不小心碰到了,轻则又红又肿,像骨头里有火烧,严重的可以致人于死。据说它们成群漂在海上的时候,远看就像一队战船似的,所以得了这个怪名字。

它的生理构造很有趣,有一个专门分泌一氧化碳的腺体,把自己吹得鼓鼓的,就可以在海面上乘风而行。肚皮底下则是一大把像老公公胡子似的“钓鱼线”(有的据说可以伸到几十尺深),线上满布无数的螯伤细胞(sting cells),遇见食物它马上就释放毒液,六吋以下的小鱼立即毙命,再像收网似的把它捞上“胃”(其实是一群橘红色的腺体)里消化掉。

最妙的是另有一种鱼,名叫Nomeus,小巧玲珑,专与葡萄牙战士共生,它每天飞快地绕着海蜇的白胡子转,有上当的鱼想吃它,就舍命穷追,它往胡子里一躲,追兵就不知不觉丧了命,海蜇收网的时候,小鱼就得一顿饱餐。人至今没能研究出来这小鱼为什么不怕葡萄牙战士的毒,它与大海龟是我们所知免疫的惟一海洋动物。

您认为,这些奇妙生物的背后有一位设计者吗?此外,万一您与葡萄牙战士交了锋,用酒精洗可以减轻一点痛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