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神迹

 

 

 

文/何明治

 

 

 

当你走在校园,也许会看到一些古老雄伟的建筑物。你相信每栋建筑物的背后,必定有张设计蓝图,也必定有一位聪明的建筑工程师。可是当你看到宇宙银河系以及太阳行星的运转,今天和几千年前一样不差一秒,你能够不惊讶赞叹而联想到这背后是否也有一位创造者的存在呢?

我是个毒理生化学家,我的博士论文所涉及的只是老鼠肝脏蛋白中的一种鋂。这鋂的功用在于氧化异体化合物,使它易于排除,以达到解毒的果效。我花了几年的时间研究,也不过稍微了解这种鋂的一点功能而已。这宇宙所包含的知识与智慧真像海沙一样无数,是我们尽一生的努力也无法斗量的。我是个科学家,也是个基督徒。科学与信仰对我而言没有冲突,我反倒在大自然中观察到了许多的神迹。比如说,我们吸进氧气,吐出二氧化碳;植物却相对的,藉着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并放出宝贵的氧气。这个奇妙的组合,是碰巧的,或者是造物主奇妙的安排?

动物的呼吸作用首先必须捕捉空气中的氧气,并把氧气输送到体内各个组织。这个负责捕捉与输送氧气的大功臣就是红血球蛋白。每一滴血液之中,大约有一亿个这样的红血球蛋白。它是个巨大的分子,它的分子量是六万四千五百,共具有五百七十四个胺基酸,由两对相同的次单元,利用氢键与盐桥搭配在一起。这个结构非常妙:每当一个次单元捕捉到氧分子时,整个红血球蛋白结构就会起明显的变化,使另一次单元更容易与氧结合;当动物体内二氧化碳增加时,这些与氧分子结合的红血球蛋白也会产生结构变化,使氧分子比平常更快的速度被释放出来,供应生物体的须要。这个精致巧妙的结构必须倚靠二十六个特定的胺基酸各自安放在不同的指定空间,整个机关才能正常运作。如果其中一个胺基酸被取代成一种不同的胺基酸时,整个红血球蛋白就会变形而无法有效捕捉氧分子了。生命系统的准确性是高到无法用概率来碰运气的。

呼吸作用除了氧气的运输之外,最重要的是电子的传递。红血球蛋白把氧气输送到这电子传递瀑布的末端进行一个很重要的反应,那就是氢与氧的结合。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氢与氧的结合会产生爆炸。可是生物细胞却很“聪明”的利用粒腺体中一连串不同的蛋白质导电系统,不但使氢与氧的结合不致产生爆炸,反而能够很有效率的把这些能量储存起来,并且把这些能量转化成为生物体内能量的最基本单位—-三磷酸腺甘(A T P)。生物体的生存与活动,绝对须要A T P来维持。细胞在五分钟之内,若缺乏A T P的供应,就会立刻死亡。如果细胞是进化出来的,那么细胞的进化过程就必须在五分钟之内完成。换句话说,五分钟之内必须同时产生会制造A T P ,也同时会使用A T P的生命系统。因为一个再完全的细胞结构,若没有生命来维持,是很快就会崩溃瓦解的。再说,那些参与呼吸作用的蛋白质,包括细胞色素在内,都必须同时存在,缺一不可。如果其中任何一部分受到抑制或阻隔,造成电子传递的短路,细胞也会很快死亡。(许多化学毒品就是抑制粒腺体内的电子传递,而造成细胞死亡。)这一连串复杂的蛋白质导电系统、细胞色素、红血球蛋白、血红素以及制造血红素的鋂所形成的生命系统是偶然碰巧“同时”产生出来的,或者是造物主奇妙的设计?

当我们更进一步去观察这些蛋白质、细胞色素以及鋂本身的制造过程,我们会更加惊讶其中的奥秘。蛋白质是由大约二十种不同的胺基酸串连排列成功的。不同的蛋白质具有不同的胺基酸排列次序,也因此产生不同的结构与功能。而蛋白质的胺基酸排列次序又是根据细胞染色体内基因键的指令与资讯来决定的。基因键以四种不同的去氧核醣核酸(D N A)排列组合写成电脑语言一般的指令信息。不同的排列次序会产生不同的蛋白质。细胞染色体好像一部三度空间的巨形超级电脑,把千千万万数不清的思想、指令、资讯储存起来,谱成一本生命册子,这是我们今天电脑尖端科技所远远追不上的。而参与呼吸作用的蛋白质,不论是红血球蛋白、细胞色素或者是制造血红素的鋂,它们的结构蓝图都储存在细胞染色体内的基因键中。换句话说,远远在呼吸作用之前,早就有了这些设计蓝图存在细胞基因之内了。无可否认的,基因D A N的排列是一种思想与智慧的表达,是具有意义的。按照进化论偶然巧遇的概率要来排列这些D N A,就像叫一只猴子坐在打字机前,要它打出一篇有意义的文章一样,可能性几近于零。

与动物呼吸作用配合的是植物的光合作用。植物藉着叶绿体行使光合作用。叶绿体是结构非常巧妙的太阳能工厂。直到如今,人类仍然无法像这些小小植物那样有效的利用太阳能。叶绿体藉着一连串不同的蛋白质导电系统,利用太阳的蓝光与红光,把所引进来的水分解,释放出氧气,并且把所取得的二氧化碳固定下来,制造具有营养价值的醣类、胺基酸与脂肪酸等等的化合物。像这样奇妙的太阳能工厂是偶然进化出来的,还是智慧工程师巧妙的设计?这些行使光合作用的蛋白质、叶绿体以及合成叶绿素的鋂的结构蓝图也都记录在植物细胞的基因里面。植物细胞基因所记载的指令与资讯,与动物细胞基因内的内容是何等的不同。一个产生出一种生命系统行使光合作用,另一个却产生出另一种生命系统行使呼吸作用,两种作用配合的真是好。呼吸作用与光合作用本身都是很复杂的程序,牵涉到许多化学反应与电子传递。这一切是偶然的巧合,或者是智慧的结晶?是谁把呼吸作用与光合作用的蓝图分别摆在动物细胞与植物细胞的基因键中呢?

显然,生命的现象是有目的、有意义的。大自然本身就是一个神迹,只因我们司空见惯就习以为常。其实,我们若冷静观察思考,就不难发现大自然背后有一位充满智慧与大能的创造者。

圣经罗马书一章二十节说:“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如果大自然真有一位造物主,那么祂是谁呢?我们有没有可能和祂来往呢?约翰福音一章三节说:“万物是藉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祂造的。”这位创造宇宙万有的主,就是降世为人的耶稣基督。祂不只创造了我们,并且亲自成了肉身到这个世界来拯救人类。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十四章六节)。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舍身流血,要救赎我们,使我们与神和好。祂就是那个桥梁。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大自然是个神迹,人重生得救,生命改变也是个神迹。多少真心相信主耶稣的基督徒都作见证说:“我找到了!我看见了!我知道生命真实的意义与价值了。”这位创造呼吸作用与光合作用的主,也是创造你、我的主。祂何等爱你,此刻正向你敞开祂的双手,等候你的回应。

你愿意这刻钟就向祂祷告,接受祂的救恩,让这个千千万万基督徒所经历到的神迹也临到你身上吗?

 

作者在美国俄州的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获博士学位,现从事毒理生化学研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