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到底多真确

 

 

 

文/梁斐生

 

 

 

1974年12月30日出版的《时代周刊》,曾以相当大的篇幅讨论“圣经到底多真确?”。这个问题能出现于这份销路大、并且以报导国际新闻时事著称的周刊里面,表示这不单是一些古今圣经学者喜欢研究的课题,亦是现今太空时代里,每一位关心国际时事,与人类前途的有学之士,所愿意思想、讨论与寻根究底的问题。

十九世纪的学者对圣经有几点看法:

第一,圣经中包含许多难以用理性解释的神迹奇事。

第二,圣经记载太多十九世纪史地学者从未听过或看过的国家、民族及难以置信的传奇性人物。

第三,当时最古老的圣经是公元一千年所抄写的。因此,十九世纪学者几乎一致公认,圣经里面从创世记列王记的记述,完全是由口传的方式,传到后来的世代的。在这一二千年的传递过程中一定渗进了许多戏剧性的民间故事或神话故事。

可是,圣经却宣称“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马太五18)

许多考古学家、史地学家在过去的七、八十年用尽了毕生劳苦,冀求找出证据,证明圣经到底是神所默示的抑或是古代犹太人所传流下来的神话故事。

举个例:十九世纪末叶至二十世纪初(1881至1914年),英国一位极力反对圣经的学者威廉蓝赛爵士(Sir William Ramsay)认为圣经是第一世纪野心勃勃的僧侣编写而成的。所以他立志要找出证据,证明圣经的错误。根据圣经,路加医生亲自撰写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路加医生既然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是……从起初亲眼看见,……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使你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路加一2~4)为着要拆毁路加医生所说的可靠性,他带领一庞大考察队到巴勒斯坦详细研究。按着使徒行传所写的次序出发考察,要在程序上与现实环境上,找出反对圣经的客观证据。他带着前所未有的设备,用了十五年漫长的时间到处考察,结果1896年出版了《罗马公民与旅游者保罗》这本书。他坦白承认多年来的发掘与考证,使他无法否认路加的描述与细节的准确性。他在另一本书提到:“路加对事实的描述,不但完全可靠,甚至应该列为历史上第一流的史学家。而使徒行传,可说是地志学、与亚细亚社会与古制学的权威。”

由于威廉蓝赛爵士所作的贡献,《时代杂志》引用新约权威美特皆(Bruce Metzger)所说:“使徒行传的一些历史细节,曾经被指控为错误,但却已经被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们证实为正确。”

 

 

不可思议的发现——死海古卷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有许多学者振振有词的攻击圣经,他们认为摩西五经既然是公元前一千五百年所写成,而当时最古老的圣经是公元一千年的马素列古手抄经卷,我们怎能确知这圣经在二千五百年漫长的传递过程中,没有渗进千万个有意与无意的错误?

1947年的一个春日,一位名叫穆罕默德的牧羊人,在荒凉的关林(Qumran)废谷附近,因追寻一迷路的山羊而偶然察觉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山洞。他因着好奇心,无聊地将一小石块抛入山洞,岂知远远传来瓦瓶打碎之声。他匆忙找另一位牧羊人同往洞穴。在黑暗的摸索中,他们竟然找到几个高达二尺的古旧瓦瓶。原来瓶内收藏有形如小木乃伊的卷形物。

这两位牧羊人辗转将寻获的皮卷带到伯利恒城,准备用二十英镑卖给一位古董商,但却受到拒绝。

后来,他们得到一位鈙利亚商人的指引,将其中四卷卖给马可寺院的撒母耳主教,另外三卷卖给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苏勤尼(Sukenik)教授。当时正值巴勒斯坦爆发以色列独立战争。撒母耳主教拖延至1948年2月才找到耶路撒冷美国东方研究学院的特勒费(Trever)代理院长。后者说服主教让他将全部古卷摄影,把照片寄给举世闻名的考古学家威廉奥伯莱(Albright)博士。他很快就认定瓦瓶里原来收藏有历史上最古老的圣经书卷。这些书卷是在主前二百年至主后六十八年由死海岸边的一班古修士手抄的希伯来文经卷。

1953至56年间,考古学家继续在关林十一废谷中找到了五百多份希伯来文古卷。除了以斯帖记外,所有旧约圣经古手抄本都被发现了。

死海古卷的发现,不但使我们知道今日我们所拥有的圣经,与耶稣出生前所用的圣经完全一样,更确定了圣经在过去三千五百年的传递过程中,没有参插任何人为的错误与删改。

 

 

摩西五经

 

二十世纪之前,学术界曾认为以色列人在摩西的时代,根本未曾发明文字,不可能有精美完善的律法条文与经典。这些学者因此认定摩西五经必定是摩西之后数百年,甚至一千年,被人冒充摩西名义而完成的经典。

但1901年,有人在伊朗之苏珊城,发现了最少比摩西五经早二百年的“哈莫拉比”经典。该法典的二百八十条律法条文,被精细的雕刻在八英尺高的石碑上。目前仍完整的保留在法国巴黎的罗浮宫博物院里。

此外,考古学家所发现的奴及(Nuzi)与伊斯奴拿(Eshnunna)的古代文物,以及在埃及发现的亚美拿(Amarna)石版里,不但证明摩西时代已有精细的律法条文与制度,连五经里许多时代背景、王朝名称以及风俗习惯(包括婚姻契约、买卖田产、长子名分、继承产业等),都不断被考古学家发掘的出土文物证实为正确。

 

 

亚伯拉罕的吾珥城

 

十八、十九世纪许多反对圣经的欧美学者最喜欢攻击旧约圣经第一卷书创世记。圣经清楚记载创世记的主要人物亚伯拉罕,原名亚伯兰,他出生于迦勒底的吾珥城。但这些怀疑派学者,除了圣经之外,从来未曾发现任何有关吾珥城的史地记录,或出土文物。因此,他们曾经大大讥笑圣经说:“创世记中的一切记载,是一些思想幼稚、生活简单的牧羊人,夜间在营火堆旁边聊天时,编造出来的神话故事,连其中的城市、人物都是凭空幻想出来的。”根据一些学者的评论,亚伯拉罕既然是四千多年前在米所波大米亚世界文化发源地的居民,圣经所描述的时代背景与社会环境比应有的史实过于进步八百年。因此,许多专家学者曾经认为,圣经故事的可信程度有如中国的“牛郎织女”及“嫦娥奔月”。

但公元1918年到1934年间,两位考古学家合尔(H.R.Hall)与吾里爵士(C.L. Wooley)从吾珥城遗址掘出原来的吾珥城。吾里爵士成功地将属乎亚伯拉罕时代四平方英里的遗址发掘出来。他惊奇的发现许多两层的民房、商业楼房、宽阔的街道、以及贯穿全城的运河和水沟。

 

 

圣经预言与耶稣基督

 

耶稣基督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心,我们应平心静气,仔细思考一下有关耶稣基督的旧约圣经预言。这一方面,旧约一共有三百三十三项预言,全部应验在耶稣基督身上。

首先大约在公元前七百五十年,弥迦书五章2节提到:“伯利恒以法他阿,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祂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先知弥迦清楚指明犹大诸城中之一小城伯利恒,将出现一位在万古之先,在太初就有的掌权者。若要用人的眼光向以色列诸城发预言,应该说:“耶路撒冷,你在诸城中为大,将来必有一位尊贵掌大权的君王从你那里出来。”因为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国境内最大的城市,而且所有的贵族、显要都住在那里。但圣经却向伯利恒小城发预言。

现在让我们集中查验耶稣基督诞生前七百年,另一位以赛亚先知所作关乎耶稣基督身分与事迹的预言。

以赛亚书第七章14节讲到:“因此,主自己要给你们一个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给祂起名叫以马内利。”七百年后,这个预言真的应验在耶稣基督身上,正如马太福音一章18节所记载说:“马利亚已经许配约瑟,还没有迎娶,马利亚就从圣灵怀了孕。”提到耶稣的身分,以赛亚先知这样说:“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祂的肩头上。祂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九章16节)以赛亚先知清楚指出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祂的身份是全能的神、永在的父。这一位神并非突然从天降下,而是用婴孩诞生的途径来到世间上。

以赛亚另外很清楚的描写到耶稣基督一生的经历:“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祂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祂。”(五十三章3节)照人的理性推测,世上若有一个伟人出现,他必定英勇善战,面貌出众,被人敬仰,受人崇敬。但圣经却相反地指出这弥赛亚会被人厌弃,常受痛苦和忧患,以赛亚又进一步说:“祂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祂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那知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五十三章5节)同章的第7节,以赛亚先知更预言到耶稣基督怎样面临死刑的审判:“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普遍来讲,作为一位救主,最低限度应该先保全自己的性命,但以赛亚却清楚提到祂受死刑的审判。最后,以赛亚更预言(第9节):“祂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祂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

耶稣虽然与两位恶人同钉十字架,祂又身无分文,但一位名叫约瑟的财主却将耶稣的身体取下,并将祂埋葬在自己的新坟里。不论你信不信以赛亚书五十三章的预言,这些预言已经很贴切的应验在耶稣基督的身上。事实上,在人类历史里,除了耶稣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应验以赛亚书五十三章的预言。

 

 

结论

 

耶鲁大学著名的考古学教授伯罗(Burrow)说:“整体来说,考古学的工作,诚然坚定了圣经记载的可靠性,许多考古学家在巴勒斯坦做过发掘工作后,对圣经更为崇敬。”近代考古学权威沙伊斯博士(A.H.Sayce)曾宣称:“今日若有人对圣经仍持有怀疑,此人若非愚妄无知,他必在学识上是个‘半桶水’。现在大多数知名的科学家已恢复历代以来对圣经历史记载的信赖。”正如1974年12月30日出版的《时代周刊》,对考古学家的考证作的结论:“在以色列国境内,一百多个注册的考古学区域里不断掘出新的证据,证明圣经的历史记载十分准确,远超上一代学者的推测。只要将圣经的一些记录,与掘出来的物件比较,便可以看出圣经的可靠性。”

 

作者原籍福建,加拿大阿伯达大学电机工程博士,现任加拿大国防总部高级科技主管;曾以加拿大首席代表参予西方国家高科技产品管制委员会(COCOM),及北大西洋公约国(NATO)四个科技发展委员会的工作。

本文经作者同意摘录自福音证主协会出版的《真金不怕洪炉火》一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