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之上

 

 

 

文/黎京

 

 

 

我生长在中国上海。由于中国的政治社会原因,使我在信主的道路上走得比较漫长。回想往事,我从内心深深感谢主耶稣,对我这么一个平凡弱小又有罪的世间俗人,倾注了一贯的爱,在这里我愿一一叙述出来与大家分享。

由于我父母在结婚后不久就响应中共的号召去了大西北新疆工作,所以我与一位哥哥一位姊姊分别由外祖父母及祖父母抚养大,他们给了我们父母无法给予的爱。但尽管如此,童年的很多时候还是须独处的,因为老人还有其他孩子,并有其他孙辈需关心照顾。

记得在中国文化大革命前,我还是个未满十岁的女孩,那样年龄的孩子个个是充满了好奇心与天真幻想的。由于自己直至四岁才第一次见到父亲,六岁才自出生后第一次对着母亲叫妈妈,所以父母所在地新疆,对当时的我而言似是另一个国度。于是,那时的我最爱做的事,就是在夏天的晚上与姊姊二人跑到晒台上,看那满天的繁星与明月了。因为听舅舅们讲,在我们所生活的地球上月亮只有一个,便相信父母也能望着同一个月亮。那闪烁的星斗更使我感到天地间的博大精深与神秘,让我忘却了自己生活的环境与周围孩子的不同。

现在想来必是天父早在天国注意到我,一直将爱播撒到我心中,使我从懂事起(甚至很幼年)一直懂得爱别人。夏夜的星空更让我想像思考:这神秘无比的天地是谁创造的?也许天地人间真有一位万能的神主宰着一切?一直盼望着自己早日长大,可以从书本上去弄明白这些疑问。

可是一九六六年我们失学了,因为毛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当时大人们(包括小学教师)全被迫忙着写大批判文章、开大会。一场前所未有的人整人的残酷政治运动开始了。一切都禁止、取缔、批判,甚至焚烧,更不用说宗教了。共产党要求每人每家天天唱颂扬毛是大救星的《东方红》。由于我外祖父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曾经在日本做过生意,所以文革中,外祖父家便被造反队红卫兵翻箱倒柜抄了三次家,我们也成了“反动资本家“的孩子。感谢神对我们的庇护与爱。在那场浩劫中,我们虽一贫如洗,但从未失去过对彼此的爱,更未失去善良与正直的秉性。外祖父被所工作的工厂隔离审查,外祖母被人击过巴掌,但总算平安地活了下来。舅舅再三嘱咐我们不要乱说话,不要与人交谈,不要读被禁的书,因为若不小心,我们“闯祸”,外祖父母会被当作教唆犯而进监狱,甚至丢性命!

漫漫长夜,直到1976年,毛去世,文革才告结束。而我们这一代早已结束少年时代成了年。光阴已逝,知识尚无。那时我已在一家纺织厂读完了二年技术(其实学问只一年,另一年则帮厂里挖防空洞或下车间劳动),被分配在厂里做工。工余时间,少年时代的好奇心重又萌生,我爱上了阅读。读得最多的自然也是文革期间被严加禁止的西方文学名著。

也在工厂做工的日子里,我接触了一位基督徒。那时厂里有好几起工伤事故发生,其中一起是机器卷走了一位26岁女工的右手。原先我与这位女青年互不认识,只是听说了她的不幸遭遇。半年多后,她重新来厂上班,被分配在厂图书馆当管理员。我当时在厂广播台搞广播工作,同属宣传部门,于是我们有了较多的接触。失去右手后的她仍是那么的乐观向上,朝气勃勃。我还听说她与原准备结婚的男朋友也分了手。我很纳闷是谁是什么力量,使她战胜与克服这人生巨大的不幸,重新扬起生活之帆的。

后来她告诉我,她的父母姐弟全是基督徒。即使在文革期间他们也没中断过向主祷告(当然是很偷偷地)。而在出事故前,全家只有她什么也不信,只相信自己。她说直到出事后在医院醒来时才猛然醒悟:主一直在等待她的归属,而且是那么耐心。她说在这次工伤事故中,是主救了她的身,更救了她的灵,(若不是主保佑她,也许她的整个胳膊也被机器卷走了,甚至性命也难保),使她真正认识,并信奉了这位真神、救主。当时她对我说,她现在感到十分幸福,因为她失去了右手却得到了永生。主收去了她的右手,可以时常提醒她不忘事奉主,这是世人难得的荣耀与幸运。当初我还颇年轻,且一心挂在自己热爱的文学写作上。我们交谈过多次,她劝我赶快信主又对我说,读读圣经吧,这真是一本奇书,无所不包无所不容,人间的智慧知识全在里边。可我一直没有听她的话,只是默念着“有了时间我一定读完它。”她有一次肯定地对我说:“你早晚会是基督徒的。”

受了她的影响,我有时就在星期天去教堂听讲道,并且,每当自己的人生遭遇挫折困难时,我总是情不自禁地闭上双眼向主祈祷,求主帮助我渡过难关。我那时是多么迷糊固执:并没有真正从信仰上接受主,而只是困难时求主帮助。可即使这样,主也没有遗弃我这么一个罪人与俗人。经过残酷的文化大革命,经过人生磨难,我被人歧视过被命运遗弃过,但主帮助我保持住了耐心、信心、恒心以及善心。

当时我在工厂做广播工作,思想行动很受限制,做得很不舒畅。有时有文学创作活动,请个假都很困难。我就向主祷告帮助我换个工作。我没有大学学历,而在中国换好工作,是要靠熟人或亲戚的关系才成的,可我就这样靠自己联系写信,最后一波三折终于调入了一所大学搞广播,有了很大的空闲,还拥有寒暑假可以读更多的书。

91年表弟介绍我与外国一基督教基金会下面的弱智、精神病患者教育康复中心联系上,他们邀请我去那里志愿工作一年。可在中国,一个普通老百姓想出国,手续关卡是很多的。我从办护照到办签证经历近一年时间,其间我一直向主祈祷。我对主说:“万能的在天之父,世人不知我不理我,只要你了解我就行了,我这次离家远行,是通往走向你的道路,求你保佑我。”终于我到了国外。一年的志愿工作是辛苦的,但我有了巨大的收获,尤其通过与异国基督徒们一起阅读圣经,参加每周六的圣经之夜,让我离主更近了。

人生是多么虚空与毫无意义,忙忙碌碌一生到头来即使你得享富贵荣华、功成名就、子孙满堂,死时不也是两腿一蹬、两手一垂而什么都没有了吗?更何况人类越来越为名利而互相倾轧残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神要将祂的亲生儿子遣送到人间,道成肉身,就是为了使我们能够真正认识祂。所以我们怎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认我们的救主与永恒的神呢?

我自从信了主,感到自己有了神奇的力量,来面对人生一切考验与困难了。无论我是多么贫穷、无能与微不足道,可内心始终感到满足快乐,因为感到自己有了可终身依靠的主,人生有了丰富的意义与丰盛的收获。

 

作者来自上海,曾在欧洲工作并到星加坡做访问学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