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云上的诗句/宁子

 

 

 

文/宁子

 

 

 

小时候,有过一个早晨,太阳朗朗地照着,我去后院的井边打水。一 阵悠悠的笛声远远飘来,淡淡的云雾从天边飘过,站在井边,我被那 美丽的晨色融化了。世界悄然远去,悠婉的笛声,不知飘向何处的流 云和悄立井边的我,凝固在那片静谥的晨色里;很诗意,很美丽,也很惆怅……

我想,我可以写诗了。

后来,有过很多美丽的时刻,当我独自走在晨光或暮雾中,当我独对一朵流云,一片落叶,一缕炊烟亦或一弯晓月的时候,我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立在井边的早晨,回到那悠婉的笛声里,我的心就流出淡淡的忧郁。

我渴望有一颗心与我分享那晨光暮雾的美丽,分享那支竹笛,那缕炊烟,那弯晓月,也分享那如诗如画的感觉。

当我站在井边听笛的时候,我还不知道爱情,可是,我却挥不去那失恋般的惆怅。那美丽的晨色把我带进了诗的世界,可是我的心却无法停泊在那朗朗的阳光,淡淡的流云,悠悠的笛声里。

许久许久以后,我有了初熟的爱情。也是一个早晨,我和他去了郊外。那是我们难得相聚的日子,我想与他分享晨色中的诗意。

我们坐在高高的山坡上,没有朗朗的太阳,没有淡淡的流云,没有晓 月,也没有笛声……山脚下是萧瑟的芦苇,如絮的芦花在晓风中摇曳 。那是一幅令人惆怅的晨景,可是,我的心却像只快乐的小鹿在晓风 里追逐。我极力想回味那个站在井边的早晨,回味那笛声里的忧郁, 我想捉回流云下的那个小故事,为的是向他证实,许久许久以前,一个站在井边的小女孩对他的等待。

可是,我捕捉不到儿时那个早晨的感觉,即使我再次回到那口井边,再次面对那朵流云,再次听到那悠婉的笛声。

我明白了,当心有了依傍的时候,惆怅的诗就变成了饶舌。

我不再刻意地为自然涂抹忧郁的色彩,我只让自己的心静泊在爱的港湾里。我想,在那样一个时刻,我已经领受了人与自然间最美丽的意境。

其实,我依旧没有领略晨光晓风中最深层的意境,我依旧没有读懂上 帝在流云晓风,晨光暮雾中写下的诗句;在上帝的爱面前,我就像一 个不懂爱情的小女孩,呆呆地站在井边,听到了那悠婉的笛声,却不 明白那吹笛人的心思。

后来,我随他到了北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一个大男孩看云的故事。那男孩曾有过一个美丽的时刻,几年前在台湾服兵役时,他常常 在一个山坡上独对一幅美丽的风景。那时他常想,将来有一天,他要 和一个可爱的女孩牵着手,一起来看山那边的流云。大男孩讲这故事 的时候,还没有遇到一个和他一起看云的女孩。可是,就在那天,在 那个平淡的黄昏,当他疲倦地从实验室出来,独自走在校园寂寞的小径上的时候,他看到一朵美丽的云从天边飘过,流云下一阵轻柔的晚 风向他扑来,宛如一双轻柔的手把他的心扉悄悄打开。清清的风顷刻 间拂净了他心中的尘埃,他悄不自禁地张开了双臂——哦,在那样一 个温馨的时刻,他的灵从疲倦中苏醒,他走进了人与自然间最美丽的 境界。尽管身边依旧没有一个可以牵手的女孩,可是,他的心却领受了爱的抚慰。他明白那朵流云,那阵晚风从那里来,他读懂了上帝写给他的诗。他知道在那白云飘处有一只眼睛正同他一道欣赏这美丽的黄昏。

大男孩的故事让我想到已死的诗人顾城,那个喜欢在大地上画许多窗户的孩子。诗人的心是醒着的,所以,他从大地的窗口捕捉了许多美丽的风景。可是,他可以把心停泊窗口上么?

在纽西兰的那个孤岛上,诗人的心虽有依傍而灵却仍在海上漂泊。所以,他在窗口写了许多甜美的诗句,而最后一句却变得苦涩。当爱的小舟在那孤岛上搁浅的时候,他的心就从窗口跌落了。

窗外的风景依旧美丽,诗人去了那里呢?

当一个人的心沉睡时,美丽的自然或许可娱眼目;当“心”苏醒而“灵”沉睡时,晓风流云或许亦可孕出诗情;但那都不是人与自然间最美的境界。就像不懂爱情却在井边吹笛的女孩;就像把“心”挂在窗口而让”灵”在海上漂泊的男孩;那都不是诗的真实境界。

只有身、心、灵全然苏醒的人,才能在自然的怀抱里,听懂上帝为他吹的那支竹笛,才读懂流云上的诗句,才能从窗口欣赏上帝创造的艺术,并且静泊着自己的心,默默地领受那从爱里来的祝福……

 

作者来自南京,曾任江苏省报社记者及编辑,现住美国德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