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叫夫婿觅封侯

 

 

 

文/贾怡

 

 

 

夫妻分手后,最难面对的问题是自怜的感觉  觉得自己是被抛弃了,是没人要的。然而是不是走上离婚之途的就是弃妇或莽夫呢?并不见得。虽然大家都会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自己的配偶会被第三者迷上一定是对方比自己要好,更迷人,才会使得他(她)成为负心的人。事实上许多时候第三者的条件不如原配。可能表面上看来第三者确实有一些糖衣条件,然而那满足与吸引是短暂的。只不过当事人在热情无法抑止的时候,绝对看不清这层现实,反倒以为自己的爱情是旷世感人的故事。

除开表面糖衣的吸引,更深层的原因是第三者能满足当事人一些特殊的心理需求,是原配达不到的,所以他(她)就跟着第三者跑了。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心理需求都是健康的,也并不是所有的心理需求都得得到满足。在这个时候,要分辨得清楚,因第三者出现而分手,是因对方对婚姻的不尊重,还是因自己一无是处。笔者恐怕前者的因素是占绝大的成分。如果认清了提出分手是对方的问题,而对方也不肯寻求专业帮助,自己虽愿尽力挽救婚姻但因对方不愿意,只好无奈作罢。但盼这样的认识可以帮助自己在婚变的剧痛期时,减少自怜,日子要好过一些。

有些人面对第三者或婚姻结束的创伤时,仍能若无其事。他们多半是以“不变”来否定剧变的存在。这样的人在事过境迁时,可能会因芝麻绿豆的小事,勾起了记忆,而才开始有情绪上的反应。笔者以为表面上若无其事的人可能更需要周围朋友的关怀与帮助。通常人在面对剧变时,起初会感觉到震惊,总希望自己在做梦,深盼一觉起来一切如常;当日子渐渐过去,知道自己不是做恶梦时,接着而来的是困惑、迷惘的感觉,没法想通自己的配偶为何求去。夜阑人静时,寂寞孤单的感觉仿佛要把人给逼疯了,忧郁沮丧像是缠绵不绝的网罗把人给吞噬掉,同时交杂着愤怒与怨恨的感觉。这些情绪是蛮常见的,该怎么办呢?

黄维仁博士在《若天不蓝》这本书中的《又见青山》及《浅谈中国人现代婚姻所面临的挑战》两章中谈到离婚后的重建,见解精辟,并提供切实可行有效的建议。本文当不再重覆他的论点。笔者只想强调一些看法:分手之后,当事人会非常需要他人的精神支援,要经过一段时间,让他们可以尽量发抒心里的感受。这并不是表示安慰她(他)的人要与她(他)一起咒骂负心的人,而是要表明自己对她(他)的了解与接纳。当事人需要在理性上认清离婚虽然不幸,但并不是世界末日;诚然会痛苦,但是在婚姻关系中不是因一人的努力就可以挽回;配偶不愿意,奈何?既然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事,何来面子的问题?只不过当初,离国的风光,带着许多人的祝福与羡慕,如今凄凉痛苦,难以面对。

至于像小燕这样的情况,若能有一个环境可以让她有几个月的时间疗养心灵的创伤,而不需要忧心如何向别人交待,那会有助于她心灵的重建。回家不回家的考虑可能不如到那里可以有容身之地,得到精神支援来的重要。

小燕的故事令人心酸,但与其事后探讨要怎么办,还不如事先预防。最理想的作法是作“跟得夫人”或“跟得先生”。无论怎么调动,做最短时间全家能团聚一起的计划与打算。不然这种两地夫妻遥遥无期的等待,无法定期沟通,在中国人当中不晓得造成了多少的无奈,难道过去的教训还不能成为后辈的鉴戒吗?当然,也有许多的夫妻,分隔两地,并没有踏上分手的路,这可能与他们尊重婚姻,以了解与牺牲的态度来面对不在一起的孤寂有关。然而现代人有各式各样的诱惑,何苦把自己放在那些试探当中呢?

面对婚变后的重建,笔者建议阅读下列书目:

1.《若天不蓝》,张桂越编,台北耕者出版社。

2.《重织的梦》,狄加卫着,台北中国主日学协会。

3.《稳不住的舵》,史坦艾里生着,台北中国主日学协会。

4.《离婚与再婚》,陈若愚着,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

以上各书可向各地基督教书店或美国兵宾州使者书房订购。Tel 1-800-624-3504, Fax 1-717-687-8891

 

作者在美国获心理学博士,现于洛杉矶从事心理辅导专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