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

 

 

 

文/王露秋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我最喜欢这个“斯”字。且不说本义之精美,这个字本身的音质就已经有一种逝的感言;仿佛是眼见着太阳从东边升起,一点一点地燃烧,越来越热灼,到中午已经快化了;时值黄昏,只余下一些些热度,犹如一团温红的炭了,渐渐下沉,下沉,下沉到大海上面了。怎么只一眨眼工夫,那辉煌了一天的太阳就已经掉入大海里,“嘶”  地一声,还冒着水汽呢!

这个“斯”字,还让我想起取暖生火时的火柴;夹在两指之间,往磷片上一擦,“嘶”的一声,小小的火苗就诞生了,跳跃在火柴头上,且一直烧下去,从外烧到里面,最后什么也没了,只从余棒上冒出一股青烟,息了,冷了!

青春的繁盛也只是一时之间,转眼苍老、消逝;天地何其深广,也免不了在一“斯”之间成为过去,何况乎人?若生命的结局也只是一“斯”(死)了之,岂不是一场虚空!人啊!人!“逝者如斯,不舍昼夜”,谁能逃避!难道那有限的生命注定要失落在时间的长河中而不能达于永生吗?

 

作者来自北京,现住美国洛杉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