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加倍(AGAPE) 与爱若失(EROS)——基督教爱观与古典爱观之比较

 

 

 

 

文/黄玉燕

 

 

 

“罗马建国753年的时候,朱利阿斯.凯撒.奥大维.奥古斯都,住在皇宫里,正在忙着统治帝国的工作。

在遥远的叙利亚的一个小乡村里,木匠约瑟的妻子马利亚正在照料着她出生在伯利恒马槽里的小男孩。

这是一个奇怪的世界。

不久,这个宫殿和这个马棚会公开争斗。而马棚会得到绝对的胜利。”

这是亨德里克.威廉.房龙所著《人类的故事》中片断的记述。

那马槽里的婴孩,在地上生活大约有三十三年半的时间,遭他自己所属的犹太民族宗教领袖控告,以令人费解的罪名,被当时罗马政府统治者代表,驻巴勒斯坦的巡抚彼拉多,处以十字架的极刑。

人认为耶稣对这个世界的判断错了,那个勇敢的加利利人是没有丝毫成就的,他徒然地舍弃他的生命了。曾经,他在那些困苦穷乏、受压的平民中,行了明显的神迹,激起人生光明的火焰;曾经,他所口述的伦理道德的生活准则,带着一种惊人的震撼,大有别于人类历史传统的教条、法律;曾经,他让那个饱受忧患、创伤的民族,以为复兴、雪耻,就在眼前。如今,他被人看为失败者,甚至骗徒,因为他在传说一个有能力、荣耀的国度之后,自己毫无抵抗地死在十字架上。他救不了自己,而那位天上的父也没有救他。

一切的光荣却成为难以忍受的耻辱,而青天与浮云继续演绎着古今的幻变。

犹太人的宗教以两千年敬虔的传统傲临人间。

希腊人创造美与智慧的思想。

罗马人夸耀着权力与法律的威严。

拿撒勒人耶稣的成就是什么?

瑞典有一位神学家虞格仁瑞典有一位神学家(Anders-Nygren),写了一部论《基督教会观》的书,取材自圣经和希腊的古典,论古希腊哲学思想中的爱与圣经中神的爱;它们初遇的冲突,一千多年来如何消长、混淆,直写到欧洲文艺复兴时,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再度澄清。作者的论析,被形容为“击中了含金的矿脉”,因为“爱”,正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读完这本八百多页三十二开的书(包括很详细的出处注明),我对自己信仰做了一次仔细的检验。

第一世纪的中期,当巴勒斯坦(耶稣的出生地)的基督徒开始把福音带入欧洲时,他们所面对的问题是,要在希腊文化的背景里解释基督教。初代教会的教父多半是有名的希腊学者,他们毕生致力于这一场激烈的思想战,以保护教会信仰的纯正。而更早的,还有伟大的使徒保罗,他是非常优秀的旧约犹太教学者,又熟谙希腊文化哲学思想与当时的神秘宗教;他本身戏剧性的改变,以及后来写的书信著作,也是探讨“爱”这个主题时,最有意义的材料。

在古代,哲学与宗教几乎是不分的,它们的目的同样是为人寻找得救的消息。人想在哲学中获得规范伦理与救恩途径的可靠指示。

希腊哲学对于神与人之间的交往,是植根于柏拉图的Eros观念(Eros是希腊文,英译为love)。Eros是一种对于美与善的爱;人在事物中窥见理想与美,立刻唤起他灵魂中的Eros,这种动力使一个人的灵魂起来做天国的旅行,灵魂追忆他真的渊源,脱离本体,走向纯洁的理想宇宙,追寻神,以满足他精神上的渴望;人不贪恋低级世界,而渴慕与仰望一个较高的居所,参与神性的生活。 Eros 用灿烂的彩色,描写灵魂上升得“明见神”的福乐!柏拉图之后500年有一位学者说:“当我从肉身的懒散中醒悟,经过外在的世界而进入自己的意识,我看到一种奇异的美,因此完全确信乃属于那比较高的宇宙。其后我自觉有一种极光荣的生命,因而我与属神的成为一体……在神性中安憩之后,我从理性的明见降至通常的思维,我自问再度降下的经过如何,我的灵魂怎样进入这肉身,灵魂从未在身体内,却仍自洁自好,而不失为高超之物。”

柏拉图主义的基本假定,是人有天然能力。可以上达于神而能明见神。世上其他宗教的神秘主义和哲学的理想主义,是归根于这种Eros观念的。那样的神,其实就是人类抽象的理智。

按照希腊人的见解,一个人最内部的精神自我是完善和完全的,罪恶是由于肉体与感官界发生了接触,因此贬损了和玷污了精神的自我,所以精神(灵魂)力求脱离感官之道。他们认为降到低的水平是很不情愿的,是懦弱无能的结果,神的实体永不可能真的下降。所以当他们遇见十字架的救恩时,就不能接受。神如何能从天下降,一变而为人类生活盛衰变迁的参与者?十字架是荒谬的,在那里没有知识、美和幸福,基督徒是癫狂、卑鄙的,他们的神观毫无价值!讲基督是“道”,他们能了解;说道成肉身,他们无法接受。而罗马人对于柔顺无力等候灭亡的人,也是无从尊敬的。

然而,圣经说,真正的罪恶是生于人最内部的实在意志,它不顺服造他的神,它曲解神的意思。它是人自我中心,不理会神的态度。罪恶并非只在肉身、物质中呈现,而归正之意也不是灵魂转向较高的理想,乃是心意的彻底改变,由自我中心转变(其实是恢复)成以神为中心。

因此,基督教的救恩不是以人为中心的上升运动。人无法上升于神,站在祂的属灵地位上与祂亲近,惟有神自己降临,站在人身的地位和人接近;人没有路走向神,惟一的路是神预备的,祂降临人间的路。神的爱就是Agape的爱(Agape是希腊文,英译为Love)Agape与Eros的宗教理想直接冲突,其本质也完全不同。这冲突的核心即是:以神为中心还是以人为中心?是人上升还是神下降?

这种观念可以把一个人从心底根本搅乱。

与Agape首先对上的,应是犹太传统的律法主义。前面曾说到保罗是优秀的犹太律法师,他所信的宗教以敬虔为主,神“理所当然”爱敬虔的人,不爱不义的人、罪人;而耶稣说他来召罪人,不是义人。耶稣说他是神的儿子,也被认为是亵渎的,神如何成为人!直到有一天,复活的基督向他显现,他过去的基础整个遭到严重的摧毁。以前,他用另一种方法寻求神,就是严格地遵守律法和公义,他的希望是那么理想、崇高,他牺牲奉献的热情是那么纯洁,但是关于神与人之间的事,他毫无所知地“错”了!说他离神多远就有多远。而当神Agape的爱临到他,逼迫者变成使徒,他整个心被搅乱了,所以后来他也成为一个“搅乱天下”的人。他说:“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在被誉为“圣经之圣经”的罗马书里,他清楚地阐明救恩如何废掉人的义,让神的义成就。一切过去认为有价值的,都在新的光辉内改变(啊!你真读过保罗所写的书信吗?那里有世上任何哲学、文学名著所没有的内涵与光辉,使人无法避开那种惊人的生命力的干扰,它们的来源是耶稣本身、神的本身。)

Agape与Eros是两个完全相反的人生观,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宗教与伦理典型,它代表整个宗教史上流下来的两条河流,即自我中心论与唯神中心论。

耶稣若降生在你心里,仍在历史长廊回响的 Agape足音,将开始在你的生命中响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