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不受洗?

 

 

 

文/刘厦

 

 

 

我91年开始在日本读书,那年圣诞前夕,当地教会有活动,我先生问我要不要去看看。我刚出来,对国外宗教一无所知,也没兴趣。在国内,我一向以为只有没文化或心理不健全的人才会去教会。我活得很好,不需要去那里找安慰,更不需要谁来拯救我。我先生说,看看教会活动可以了解国外生活的一个方面。我想,既然这样,看看也无妨,反正我对神不感兴趣,我的兴趣只在人。

那天在教会初遇基督徒,虽素不相识,但大家都对我微笑,个个笑得很明媚,我一下子就感动了。在国内,很难看到这样的笑,我就笑不出那种境界。出国后,只要看到涩涩的笑,我就料定是大陆出来的。

那时,“六四”过去才两年,我心情仍然沉重,从这些明媚的笑脸中,我就看到了他们和我不一样。这点不一样,突然间让我想到大学时的一位老师,他曾经留学美国,身上有种与众不同的特质,在国内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的环境中,他那种特质令我敬重。当时,在国内极难看到那样一种宽容、大度、博爱的品格。可是,在这些基督徒的身上,我一下子就看到了那种令我敬重的品格。自那以后,我就常去查经班参加活动。

本来,我去教会只是为了人而不是为了找神,我不喜欢听人讲神。可是,从《圣经》里我确实读到许多以前不曾听过的知识,这使得我看人、看自己、看世界的角度与过去不一样了。至少我知道了人是不完全的,人是生来平等的,没有人可以成为他人的标准。我还知道了这世界上除了人与人,人与自然两层关系以外,还有人与神的关系。我对耶稣的行事为人十分敬佩,祂的许多教导都是人说不出来的。祂在被钉十字架时还求父神赦免那些刽子手的罪,这件事给我印象特别深刻。耶稣的爱与宽容是人难以想像的。所以,在一次布道会上,讲员问有谁愿意接受耶稣做生命的救主时,我举了手。

可是,我虽然表示过愿意接受耶稣,却不愿意受洗,因为在受洗时必须回答几个问题,其中有三个问题我理性上通不过:

1.耶和华是宇宙的创造者,是真神。

2.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

3.主耶稣复活。

依照我的经历和学过的知识,我怎么也想不通这三个问题。特别是耶稣复活这件事,我想不明白。若说这是历史上发生过的事,那么有什么凭据呢?我们说有过秦始皇,至少有万里长城为证;说有过古埃及法老,至少有座金字塔在那里。

我们以前在国内常说,“首先要思想上入党,然后组织上才能入党。”受洗也是一样,思想上都没认识清楚就受洗,那是假的。

现在,我把自己与过去认同的世俗隔离了,我按自己的本来面目生活,因为我知道神给了人自由意志。可是,我又进不到教会里来,我不愿意过基督徒的生活,我不喜欢那么多的祷告,我星期日要打工,不能去做礼拜。最主要的,我对受洗没有紧迫感,这不像留学考学校,考不上,Visa就没有了,非进去不可,非作选择不行。

所以,我不急着受洗,等上面的问题想通了再洗也不晚。

 

(本文根据今年四月间的访问录音整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