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医生的寻觅

 

 

 

文/舟青

 

 

 

生命从哪里来

 

在国内,我是个医生。在美国,我从事分子生物学的研究,每天面对的都是生命。我首先想弄明白的问题就是  生命从哪里来?

按照进化论的观点,生命是从茫茫亘古由偶然的碰撞而诞生的,而《圣经》则告诉人们,生命是由神创造的。

 

 

孰是孰非?

 

生命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青青的小草,忙碌的蚂蚁,婉啭的鸟儿,缤纷的蝴蝶……也许因为太常见,早期的人就把生命的来源看得很简单。以为一块腐肉,就会生出蛆来;一件臭衬衣,加上几把麦子,几个星期后就变成了一窝小老鼠。岂止是十七世纪的人有这类幼稚的想法,我小时候也这样认为。家里常有亲戚从乡下捎来黄豆、蚕豆,一时吃不完,妈妈就会贮藏在罐子里。当家里有小虫飞舞的时候,我就知道准是那些豆子生出虫来了。这就是我最初对“腐肉生蛆论”的见习。我的结论是只要放上几个月,好好的豆子就会生出虫来。后来我才知道,“腐肉生蛆”是因为苍蝇下了卵;豆子出虫是因为植物在开花时,虫就在花朵里下了卵,果实也就含了虫卵。

长大后虽读完了医科,在某些认识程度上却仍停留在童年阶段。

按进化论的观点来看,宇宙已有三百亿年的年龄(其实另有证据证明宇宙是年轻的),那么悠长的年代对于终其一生也不过几十岁的人来说,实在是长得让人难以想像。于是我们就容易把这漫长的岁月看作魔术师的大布袋,以为生命就在其中偶然的碰撞成功,接下来就慢慢进化,由低级向高级发展,最后成为人类。

为了考证这种可能性有多大,我作了些简单的计算,并给“碰撞成功论”许多优惠的假设。

我们知道生命的基本构成是蛋白质。一个具有生命基本特征的蛋白质必须由400个氨基酸组成,少于400个就太小,构不成生命。这些氨基酸必须按一定的规律排列,位置一个也不能错。每个氨基酸有四、五种元素以特定的方式合成。

下面我们开始推算:

假设这些氨基酸在原始的海洋中是现成的,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假设只需合成一个具有200个氨基酸的蛋白质。

那么成功的机率就应该比需要400个氨基酸的蛋白质大得多了,这个大得多的机率究竟是多少呢?

是1/10的375次方。

假设宇宙从一开始就在进行碰撞试验,把300亿年化成秒是10的18次方,假设在一秒内可以试验10亿次,同时又有10的18次方台仪器在工作,最后算出在300亿年间共进行了10的107次方次试验,在这些试验里蛋白质碰撞成功的机率是1/10的265次方。这个机率的成功可能等于零。

假设第一个蛋白质已经出人意外地碰撞成功了,但接下去的问题似乎更麻烦,这个蛋白质怎样复制自己呢?怎样一变二,二变四地繁衍下去?若要复制,还需要DNA,DNA携带了生物的遗传信息。所以,第一个蛋白质出人意外地合成还不够,并且还需要伴有第一个DNA让人意外地合成。DNA的偶然碰撞成功的随机率更是微乎其微。既使有了第一个蛋白质,第一个DNA,也还是不够,因为DNA的复制是十分复杂的,必须有许多 参与其中。人们知道得比较清楚的就有廿多种 ,这些 从结构上看又多是蛋白质。显而易见,这就形成一个共存互依的圈,缺一不可。因此可知,生命偶然产生是绝无可能的。

前面的计算显示,用去了300亿年时间尚且无法偶然诞生生命,更莫谈生命的进化了。

生命若要进化,需要遗传物质DNA的突变。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不变的自然律。千百年来生物经过了无数代的繁衍,却始终保持生物特性的稳定。因为生物内部有一系列防止突变的机制。首先是遗传物质DNA的理化特性保持自身的稳定。DNA很细很长,其长宽比例是:10的7次方:1,DNA的双股螺旋中间通过咸基氢键相连的结构是这一情况下最稳定的结构。DNA的核糖  磷酸的主架又是十分稳定的,糖中的碳键可以抵抗在所有条件下的化学作用,甚至高温下的强酸作用。DNA中的咸基堆积在一起,使得中心有疏水作用,有害物质无法进入关键的中心,因大多数有害物质先溶于水,然后再起损害作用。另外还有些 具有双重的校读和切除功能。 在前进中若发现DNA的顺序有错,便激活其切除功能,将错误的核甘酸切除。生物通过切除、重组、交联等功能修复DNA中的前突变和突变。生物的免疫抗体、免疫细胞等都有效地起着监视和去除突变细胞的作用。

万一突变偷偷地溜过这些机制而未被清除,这给生物带来的后果决不是进化而是灾难,癌肿就是一例。

地球上有100万种的生物,每一生物都是智慧和爱的结晶,除此,再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耶稣是谁?

 

耶稣究竟是人还是神?为什么祂影响了人类已将近2000年?为了弄清耶稣是谁,我把注意的重点放在祂的门徒身上,通过细察门徒在耶稣受难前前后后的表现,来判断耶稣到底是谁。

十二个门徒出身不同,有渔夫,有税吏等。他们跟从耶稣三年,朝夕相处。他们亲见了耶稣所行的各种神迹奇事。彼得称耶稣:“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太16:16)可是,当耶稣被兵丁抓走时,跟从祂的人就逃散了。彼得虽胆大一点,躲躲闪闪地跟在后面,可是当被人指证是同耶稣一起时,竟然三次不承认与耶稣有任何关系。那么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使得这些胆小的门徒骤然改变,宁死不悔地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是复活。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死,埋葬,三天后从死里复活并且多次向人显现,门徒心中的疑惧这才消失殆尽。

三次不认主的彼得在耶稣被钉十字架50天后,在五旬节的集会上首次传讲耶稣基督的道,一开讲就有三千人信主。彼得最后是被倒钉十字架。那多疑的多马,最后为传讲福音,被人剁去手脚,割去舌头,可他一无所惧,视死如归。

耶稣如果仅仅是一个人,在祂被钉死后,门徒还肯为祂殉道吗?祂的十二门徒除了犹大外几乎全部为主殉道,正是从这些门徒身上,我看到了耶稣是神的证据。

 

 

 “洪水”的记载是确有其事吗?

 

《圣经》中对洪水的记载是惊心动魄的。这是人类历史上确实发生过的事,还是神话般的虚构?我们不妨作番考证。

洪水前,挪亚按神的吩咐花了一百二十年造了方舟,这方舟相当于569节运载羊的火车车厢。《圣经》说,洪水时“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创7:11),“水势在地上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创7:19)。洪水泛滥了五个月,生活在陆地上的生物除了方舟内的都死了。

最有权力证明这记载真实与否的是什么?是化石,大量的化石,含化石的地层遍及全球。

化石形成的基本要求是动植物被迅速地包埋覆盖。否则很快会被细菌腐化,被其他动物吞食或自行分解而消失,那就无法形成化石了。科学家曾发现被群葬的动物,如在加州发现有超过十亿条鲱鱼的岩区;在比利时发现恐龙化石范围纵断面深达一百尺以上。

挟着大量泥沙及其他有形成份的洪水将动植物快速地埋葬,这为化石的形成奠定了基础。想像一下那将十亿条鲱鱼,整个恐龙群包埋的带着泥沙的洪水是何等的迅猛。其时,一些活动在相关区域的动物因活动力、体形、重量等因素的不同就会被埋葬在相应的地层中,如水生无脊椎生物,因其本来就生活在海底,体形为圆形或流线形,在水中阻力小,又活动力极弱,因此易于沉淀,这种动物的化石就在地质年代掘的最低层被发现。

煤和石油的发现也是“洪水”的有力佐证。

专家告诉我们,煤是由植物碳化,石油是海洋生物转变而成的。地球上的煤和石油的蕴藏量是丰富的,令人感兴趣的是那些茂密的森林,巨量的海洋生物怎么会成为我们今天的能源?合理的解释是一场突发的全球性的洪水卷带着泥沙将树木和海洋生物覆盖包埋,在高温高压下经过一系列的变化这些被埋之物变成了黑色的金子。

《圣经》也记录了洪水前后人的寿命。洪水前人的寿命稳定在九百岁左右,洪水发生后迅速下降。洪水时挪亚是六百岁,洪水后又活了三百五十年。挪亚的儿子闪,洪水时一百岁,洪水后活了五百年。到了挪亚的第五代子孙,寿命已降至二百多岁。《圣经》的记载是可信和合理的。

第一,记载寿命的下降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与洪水的大灾难紧密相关。第二,记载寿命下降尽管迅速,但还是阶梯形下降,和人体生理状态的改变有关。

《圣经》说:“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创7:11-12)。那些下降的雨水,本是空气以上的水,那是形成大气层的水气,这些大气中的水即保持整个地球有温室效应,又有效地阻挡来自太空的有害射线。洪水后,地球由于失去水气的遮挡,太空中的有害射线大幅度地照射地球。不知是照射后人的脑中有关寿命的生物钟受到损伤而使寿命下降,还是人体重要的器官受损,已不堪负担九百多年工作重担,或是两者兼而有之。人的寿命下降了,这是那场“洪水”的影响。

从这一系列的寻求中我看到了《圣经》的真实性和真理性,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到此时,我已顺理成章地愿意接受耶稣作为我生命的救主。

耶稣说“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38-39),挪亚在造方舟的一百二十年里一直在向他那个世代的人呐喊,可没人理睬。

朋友呵,儆醒,当耶稣真来的日子,你要做那被冲去的人,还是像挪亚那样进入生命的方舟?

 

作者来自上海,现于美国马里兰州立大学作分子生物学博士后研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