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的男孩不再“阳光”

divorce-619195__480

 

肉体的情欲还是占了上风。三年之久,我没有再去教会……

 

文/在心

 

 

和每个大陆人一样,我在学校里学到的,当然都是无神论。

高中时,我非常向往入党。原因是,我身边有个很好的榜样——爸爸。我经常和爸爸交流思想,我知道,爸爸之所以可以那样努力工作,不为诱惑所动,不向坏人低头,都是因为他的信仰,“共产党员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以及“为人民服务”。我感动了,愿意接纳爸爸的信仰。

高中生入党并非易事。到了大学,一些有目的的学生,削尖了脑袋,钻到预备党员课程中去。照顾我的老师也拉着我入流。然而,这种功利的做法,打破我对精神支柱的美好向往,我采取的行动是:避而远之。就此,初期的信仰追求告一段落。

刚上大学的茫然感,很多人都经历过。以前我唯一的生存目的就是考大学,现在,我不知道该把自己定位在何处,不知道自己的实际目标在哪里,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随着改革开放,人的观念也随之开放了。我这一代人,正是处于思想交替的当口。过去的道德理论不成立了,新的道德理念也建立不起来。说的简单点儿,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我总是对自己的良心说:“我也很无奈啊!我就是要先满足我自己的欲望啊!伤害了别人我也没办法,我以前也被人伤害过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嘛!”

我没有人生的标尺,所有尺度都随着情况、个人感觉等摇摆不定。不论做什么,我总可以给自己找到一个很合理的解释,安慰自己快要泯灭的良心。

带着这种“时髦的中国思想”,我始终觉得,自己虽然有些做法是怕见光的,但并没有什么严重的。

 

 

到了德国留学,认识了一位无所不谈的朋友。他的阅历比较丰富,见识也比较深刻。只是,在我看来不过有点儿愧疚的事情,在他看来,却是极度的道德败坏,是不可原谅的。

我像在睡梦中被打醒了,心情非常沉重。我再也没法说服、安慰自己,说自己所做的事情是符合道德的。

我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我内心开始有一个声音,数落着我过去一切道德败坏的行为,使我不得安宁。我开始觉得,人生白纸上的那些污点,会成为我一生的黑锅。每每想起我就会觉得很沉重,只好像阿Q一样,暂时不去想。

一次看了一场专门放给中国学生的免费电影《耶稣传》,我初识了耶稣。他的思想深邃,使我觉得他像个哲学家。他的话语,更带给我震撼、惊异。

震撼之余,我也觉得他的很多话难以接受,例如,你要爱你的仇敌……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被那样残忍对待,钉上十字架,他却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等等。

不懂,不懂,实在不懂!

几个月后,我发现两个好朋友参加了教会的圣经课程,一个德国人讲圣经,一个台湾女孩当翻译。朋友邀请我去,理由是我应该找个德国人定期练习德语,顺便了解一下基督教——这个影响整个欧美大陆的信仰、文化。这样的理由,对于一向追求目的、利益的我,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这样解释给父母听,也是非常显出我的理性和成熟的。

于是,我就参加了这个圣经课程。不过,将近半年的时间里,除了每周参加上一次课,我几乎没有读过圣经。有时周末去参加教会的某个活动,也都是因为有好吃的,反正也不白去。

 

 

圣经课程中,“生命的意义”、“怎样去生活”这样的话题,渐渐吸引了我(其实,我多年来,内心一直想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而我提出的每一个小的或大的问题,基本都可以得到合理的回答。这使我更愿意讨论圣经问题。

圣经课程中另一个吸引我的地方,是有一位长我7岁左右、为我们翻译的台湾姐姐。她和我一样,不经常发言,不是活泼的类型。但是,她内心的那种平稳,不论回答任何尖刻问题,都具有的平和、耐心的语气,是我长这么大从未遇见过的。

我向往有她那样的气质,有她那样可靠的圣经知识,有她那样温和的性格,和她从里到外流露出来的平静。她让我感到,她的精神世界中,有一棵参天大树,任何时候,都不会随着潮流弯曲或摇动。又像有一眼源源不断的泉水,不会枯竭……

我研究圣经的热情与日俱增。在其他人都开始忙于专业学习而不再参加圣经课程时,我便吃上了“单人小灶”,接受一对一的圣经教导。

半年过去了,我试着改变自己的观点,从有神论的角度去看圣经。于是,我明白了很多。

某天,我听到一句话“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死,我们的罪就得以赦免。”这句话正敲在我心口上,我问:“真的是所有的罪,包括我犯的一切罪吗?”我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天哪!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呢?我还以为,我的过去会是背上永远的黑锅。可是,在神,竟然是可以去除的!

我从内心发出感激,愿意接受这位爱我、帮我去除心灵重负的耶稣(虽然我对他还知之甚少)。

 

 

一个多月后的礼拜天,我坐在教会的第一排,决定开始一个新的人生,一个虔诚信赖上帝、遵守他的诫命的人生。

没有人看到我奇特快乐的表情,但上帝看到了我的心,很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第一,我感到所有的罪孽都离开我了,身心极其轻松。第二,以前一直怎么也搞不明白的圣灵,那一时刻竟然充满了我,许多跟圣灵有关、我以往看不懂的经文,那一瞬间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以旁观的眼光读圣经,是永远无法明了的,你必须先有信心

趁热打铁,不久,我便和另一个姊妹一起受洗了。

受洗前的课程,非常严肃,教会的长老和姊妹要我再考虑考虑。可是热血沸腾的我,已经无法等待了,天天盼着受洗,正式成为神的儿女。

因为教会比较小,受洗是在一个非常浅的小池子里进行。那是我至生难忘、隆重的一天。我邀请了我的姑姑,表妹和好友。所有的弟兄姊妹和朋友也都穿着很正式。

那样热闹而庄重的场面,本来足以使我紧张,但

从早上到达场地,到完成所有仪式、午餐结束,我的嘴都没有合上过,一直兴奋的笑着,是我自己都无法控制的。这对于一向表情严肃的我,实在太不同寻常了。过去,即使再高兴的场面,我一天也不会笑过一个钟头。现在却从早到晚合不拢嘴,不可思议!

这是我生命中唯一这样奇特的一天。大概是神特别赐给我的、喜悦难忘的一天。

 

 

洗礼过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认为,经过半年多系统的学习,我对基督教已经非常清楚了,没什么再需要学习的了。所以,受洗后,我反而很少研读圣经。我也很少祷告,因为我总觉得,神无所不知,我的一切愿望、愁苦,他都知晓,何需祷告呢?

受洗半个多月后,我开始进入专业课的学习。比起语言班来,一切都那么困难。老师布置的第一次作业,非常简单,我竟然还错误百出。我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对自己学习专业的能力越来越怀疑。

生活、学习是在孤军奋战,加上半年前父母吵闹离婚的阴影,我越来越觉得,信仰的力量也支撑不住我了。我不知道怎样把自己所信的神带到生活中来,成为力量……

偶然的机会,我和一个中国男孩碰头,讨论了一次作业,没想到合作非常愉快。

男孩儿的关心,充满阳光的笑脸,成为了我的安慰。我想到了天使,大概他就是神在我困难之际,送给我的天使吧?

一个月以后,我终于耐不住孤寂,和这位“阳光男孩”走到一起。

我所在的教会,对信徒要求算是比较严格的。信徒和非基督徒恋爱都不支持,更别说吃、住、学习都在一起了。

一次,我委婉地问一直辅导我的台湾女孩,如果弟兄姊妹陷在罪中,怎么办?她的回答是,想法帮助他(她),但也要保持距离,因为罪是会传染的……

我听了,很难受。一方面,我觉得自己太软弱,明知自己是错的,却无法改变。另一方面,我也不愿意离开教会、离开基督信仰。

肉体的情欲还是占了上风。三年之久,我没有再去教会,因为我不愿玷污那个圣洁的场所。我也不再和弟兄姊妹联络,免得影响他们的信仰生活。他们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突然不去教会了,只能默默、长期为我祷告。

三年,很长的三年,我心里仍然相信神,但是,却离神越来越远。我“掩耳盗铃”一样地躲避神,不要他来管我的生活,硬着颈项,按我自己的人生哲学、理由,过我自己舒服的生活。

 

 

我和“阳光男孩”的感情,并不一帆风顺。

起初,我以为,偶尔的闹别扭,以致我心情跌到极端低谷,只是性格不合造成的;又或许,生活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想用结婚来解决问题,结果也因为软弱,向他让步,而不了了之。

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到2004年初。我感到自己越来越脆弱,越来越容易走到极端的心灵黑暗。终于有一天,我痛苦、疲惫至极,在失眠的夜里,我写信给教会的姊妹,礼本。

她曾是我最知心的姐妹。离开教会的这几年,一想起她,我就很难过,因为圣诞节再也收不到她带有鼓励话语的礼物,再也没有和她一起唱赞美诗的喜悦,再也没有聆听上帝话语时的心灵平安……

在信中,我终于说了这些年的感情经历,一些年少时心灵上的伤痕,对爱、对家庭的美好向往,以及生活无助和迷茫……

写完信,好像心里轻松些了,带着泪痕,上床了。

第二天,礼本写了回信。没有想到一向冷静、严肃的她,写了非常温暖的一封信。她说她看了信,整夜不能眠,为我难受得哭泣。她说我受了太多的苦,想约我见面。我好像从黑暗中看到曙光一般,马上约了她。

几次见面后,我觉得她又把我重新拉回到神的面前,让神来看看我凌乱破碎的生活,让神来帮助我。她教我借着一本好书,学习跟神祷告。

但是,我还是没有足够的力量,脱离舒适却罪恶的生活。

二个月后,我决定和男友一起转学到乌尔姆大学,以便得到更多的打工实习的机会,以及毕业后更好的就业机会。礼本最后一次见我时,眼里含着泪水,紧紧拥抱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神要把你带到新环境,但我相信一定有他的美意。”

我明白,她是担心,我刚刚开始有追寻神的心思,却又要去一个新环境,会不会又远离神呢?

 

 

2004年4月底,我来到陌生的乌尔姆市。没有想到,我刚到,就接到教会打来的电话,问我要不要参加姊妹受洗和聚餐活动。我欣然而去。

我和男友来到乌尔姆后,一直住在他舅舅的家里。一个多月后,巧合之极,我在德国最好的女朋友,竟然成了他的舅妈。我们四个就这样,住在了一个屋檐下。

在一次的聚会中,一个年轻小姑娘直接问我住在哪里。在我支吾一番之后,她还是明白了,便一语中的地说:“基督徒,没有结婚是不可以住在一起的。”我惭愧,也无语。至此,再不跟乌尔姆查经班有任何瓜葛了。

而生活,就这样继续混乱下去。我不懂新专业的设置,学业不顺利。男友忙打工,和我缺乏交流,对我也再没一点儿温情。我空虚、寂寞,开始网聊,却被男友指责。偶尔看看《海外校园》,却日益增加我的罪恶感。

夏天,过生日了,我要的生日礼物,便是和男友一起去教堂,在神面前见证我们永不分离的愿望。我知道,他不愿意别人知道我们的状况,但我真的希望,在神眼里,我不再生活在罪中。

可是教堂里,他似乎在演儿童剧一样,说着搪塞的话语,那勉强的表情令我很失望。

二个星期后,我已经无法和他平安相处下去,索性单独回国了。因为要等很久飞机,倒使我有史以来读了最多的圣经。

一个月后回到德国,我已心灰意冷,决定分手。但是他却希望我再给他一次机会补救。我想,如果一次机会都不给,未免太绝情,就答应了。果然他对我重视多了。

我很满足,觉得我和他的未来仍然是有希望的。于是我开始重新去查经班,和弟兄姊妹们一起研读神的话语。

半年以后,我正式参加每周的查经班活动。跟我信仰程度差不多的弟兄姊妹们,互相扶持、一同成长,我感到自己的灵命也有所长进。终于明白当年礼本跟我说的话:受洗后,我们仍像个婴孩儿一样,需要灵里的不断喂养;而养料,就在那本奇妙的圣经里。

 

 

一年过去了,我和他在学习上渐渐适应,也都找到比较稳定的打工位置,住到一个很宽敞却很便宜的半地下的房子,和友好的德国邻居交往着。

我心灵深处的那个声音,一直提醒我,要过圣洁的生活。然而,几次跟他提到结婚,却最终发现,他以前说过完成大学基础课就结婚,找到工作就结婚等,其实都是搪塞之语。他从未真正考虑过。

我陷入极其的痛苦。但是神的话语“爱能遮掩一切过错”(《箴言》10:12),帮助和安慰了我。辅导我的牧师,鼓励我为了神,开始新的、圣洁的生活。我终于决定搬出去。

但是,男友此时却开始非常严肃、郑重的考虑结婚。我也担心,搬出去的话,我能去哪里住。最终,我们去领了结婚证。

一个从小就向往真爱的我,一个不在乎学业、事业发达的我,一个觉得女人没有婚姻生命就不完整的我,就这样懵懂地走入婚姻的殿堂中。没有求婚,没有亲朋的支持,没有钱买信物,吃几粒花生米,加上“汉堡王”的一顿快餐,就是所有的庆祝了。

对这些,我都不在乎,因为从此,我不会觉得对神很愧疚了。可是,和不信的人“共负一轭”,这样的补救,真的是神所喜悦的吗?

事实证明,这样的婚姻,并不是那么美好。和他在一起已经四年的我,婚后却好像不再认识他了。以前都很公平、谁有道理听谁的他,现在要求我一切都顺服;快结婚时积极听讲道、似乎就要踏入信仰之门的他,婚后也不再考虑任何信仰问题。

我每天在学习和做家务的时候,都向神祷告,求他使我做到凡事忍耐、凡事顺服。但丈夫似乎要求我和基督一样完美。我竭尽全力,却越来越无力,日益枯竭。终于,闹到很难收拾的地步。

恰好这个时候,五年没有见他的母亲,来探望他。

三天以后,我知道自己很多地方做的不够好,想重新开始。他却不再给我任何机会,两句话后便结束了我们在一起四年的日子,搬出去了。

 

 

那时正值圣诞前夕,雪下得很厚。偌大的房子,只剩我孤独一人。

感谢神,没有让我长久地沉浸在泪水中。因为早已跟邻居约好了,所以他离开后二个小时,我便去教堂,参加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庆祝礼拜。从那时,神安慰的大手,就不曾离开过我。牧师讲道时,我感到神开始对我说话,说他爱我,永不离开我……

我强忍着眼泪,我知道神在扶持我,不让我在困境中倒下去。

当天晚上,是我结婚后第一次可以自由决定晚间的时间安排,便很早来到查经班参加祷告会。一天没吃东西的我,一进门听到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主内姊妹热情的邀请:“还没吃饭吧?我们刚做了面条!”我心里真是有着无比的温暖!

我本想吃完后装做没事一样,平静地和姊妹弟兄一起活动。不料这时一个姊妹进来了,沿袭了查经班一贯的传统,热情地拥抱了我。我突然再也无法抑制,泪流满面。

在我唱诗哽咽的时候,这位刚刚知情的姐妹,用力捏着我的手,使我可以继续唱下去。查经后她和丈夫还绕路开车,把我送回家。我心中的愁苦驱散了很多,留下的是一颗被神、被弟兄姊妹温暖的心。

在这个最难度过的星期里,神每早都借着《荒漠甘泉》,用他有力的话语安慰我的心,加给我力量。我吃不下饭,神就每晚派给我不同的朋友,请我一起吃饭,没有一天让我挨饿。

当我哭泣、哽咽的时候,我就不停读圣经。神的话总是安慰我,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哥林多前书》10:13)

还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

神的话、朋友的分析,使我心中的不解、怨恨渐渐消除。几天以后,我开始为他和他的家人祝福祷告。“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5:44)以前心中充满仇恨、苦毒的我,如今借着神的爱,也可以原谅别人对我的不公平对待了。

并且,一直害怕寂寞孤单的我,却每晚睡得香甜,因为耶稣告诉我,我不是独自一人,“因为有父与我同在”(《约翰福音》16:32)。

我对教会姊妹说,这是我最蒙神恩的一个星期,那恩典就像水从头上灌下,并且溢到四处。如果让我再经历一次这样的苦难,我也愿意。

 

 

一个星期后,我的第二次绝望到来了。因为话语中的误会,他毅然提出马上离婚,并两次发电子邮件催促。

夜很深了,我痛苦地向神哭诉:我想守着这个房子,如果他累了,想要回到这个家,还有去处……我要等多久呢?两年吗?两年后他该毕业了。如果两年后他还是这样,不跟我说一句话呢?

我陷入绝望之中,前面似乎只有无尽的黑暗了。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愿望了,我把自己的生命交给时间了……

黎明,突然接到了辅导我的牧师的电话,问我现在好不好。我感谢神又派他的仆人,在我急难中救助我,不让我独自承受绝望的苦难。我的心渐渐安静下来。

圣诞节,邻居一家把我当自己女儿一样,一起过节,非常温馨。元旦,我则回到特里尔,和即将回台湾的姊妹等人过节。神使我的心平静,在读到《哥林多前书》7章15节,“倘若那不信的人要离去,就由他离去吧”,已经可以安定下来,能够接纳这样的安排了。

我心里满是感激,因为神没有把我丢弃在绝望中,而是救拔我,给我希望的曙光。我的生命不再是时间决定的,而是神赐予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弟兄姐妹愿意为主活,因为命本来就是神给的。

神也让“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我有个好朋友,一直挣扎在感情里,我无论怎样劝告她,都没有用。我也为她祷告了一年多了。然而,当她目睹我如何经历神的大能、大爱后,不论我说什么,她都听到心里;不论在查经班学到哪段圣经,她都相信、接纳。她不但脱离了穆斯林的男友,而且参加查经班几个星期后,便决志信主了。

我的喜悦、感谢、激动,简直无法言表!

 

十一

 

但是,我的困境还没有结束。丈夫走了,也带走了我2,000欧元的存款。我一次又一次相信他会归还,并把唯一的证据交到他的手中,希望他的良心帮助他做正确的选择。

然而,几个月过去了,他不再承认跟我有任何经济上的瓜葛了。我不敢跟我务实的母亲说,我把她供我上学的钱,拱手让给一个不负责任的前夫了。

我心里充满挣扎,然而主告诉我:“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马太福音》6:19-21)

在主一步一步的带领下,我不但不再追究那笔钱,而且半年多,每天都为他们一家祈祷,盼望他们也能够得到主的祝福。

神说:“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福音》6:33)这两年来,跟主同行,我所得的丰盛和喜悦是说不完的。圣灵感动我创作歌曲,在我软弱时给了我自己鼓励;向往学习钢琴的我,偶尔可以在查经班里司琴;以前身体不好的我,现在经常骑着自行车到处跑,和查经班的姊妹弟兄合一侍奉……健康,快乐,

我在光明中行走,有了一个新生命!

 

作者来自黑龙江,现为德国乌尔姆大学媒体计算器学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