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新冠2年记

 

【编者按】

自2019年12月始新冠疫情(COVID-19)爆发,至今已过去了两年多时间。这场突如其来的困境,几乎搅动了整个世界,也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轨迹。

2022年春季,中国上海又一次经历了疫情带来的封锁与阵痛。很多心灵在其中挣扎、痛苦、呼求……

我们在“有盏灯”网站(https://yzd.oc.org/),特别创建了“疫情大家谈”专题,分享家人们在疫情期间的心路历程。其中,有反思,有真实的内心独白,有疫情下生活方式的更新,也有生命离别的怅然与盼望。

是的,生命总有求生的本能,哪怕只是为能更好地呼吸。正如墙缝中,冒出的那朵茁壮小花,仿佛在说:我们得活着,而且要向着太阳好好活着。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所有疼痛都会过去,因为彼此生命中的支点,来自那个不被震动的国。

扫描/点击此二维码,阅读“疫情大家谈”专题文章

 

我们该如何对待身边的密接者、次密接者,甚至是阳性病患?耶稣在面对那位行淫时被拿妇人时的反应可作为我们的借鉴。他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参《约翰福音》8:1-11)行淫被发现,在当时的人们看来是极为羞耻的一件事,众人把她带到耶稣跟前是想让她“社死”(社死,即“社会性死亡”,是网络流行语;主要指在大众面前出丑,也泛指在社交圈中做了很丢人的事情,抬不起头,没有办法再正常地进行社会交往。——编注)并且希望耶稣也跟着他们一起落井下石。耶稣的回答却反其道而行,他指出每个人都有罪性、有局限性的事实。

面对歧视与被歧视,耶稣做到了既不违背律法(没有直说不该用石头打死她),又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怜悯和恩慈(“我也不定你的罪”)。而在这个“谈阳色变”、冷漠弥漫的社会,作为基督徒,面对身边的这类群体,更应心存爱心,通过言语上的鼓励和安慰,甚至经济上的资助来践行“爱人如己”的教导。

——《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我们》/陈恩加

 

疫情下的生活,感觉像一堵密不透风的高墙,挡住了阳光、雨露、和风以及自由,甚至空气都是被禁锢起来的,令人窒息。疫情下的生活,又像一个瘫痪的人,被挖走了心、肝、肺,不能正常行走,不能畅通呼吸。于是,周围乱象丛生,一片喧嚣和哗然。

无论如何,疫情终将散去。当日常生活秩序被按下暂停键时,我们仍然可以选择属于自己的方式,认真过好每一天。用信心和仰望的重锤,在高墙上凿开一条裂缝,让光照进来,让风吹进来,空气也可以流动起来……

——《疫情下的生活,裂缝中有美丽的新生》/张赞美

 

托尔斯泰在《人靠什么而活》中指出:“人们以为他们靠自己对自己的关心活着,其实他们活着完全是因为爱。”

有一次,我正为工作忙得焦头烂额,再加上呈现出来的结果不尽如人意。我感到很挫败,觉得空虚又烦躁,想要即刻消失,想要大吼一声就一跃而下。临近崩溃之际,忽然想起一个人,和他对我说过的温柔的话。瞬间,像寒冷发颤的身体一下子被晒过太阳的棉被包裹,厚重的温暖在那一刹那,使悬浮在空中的烦躁全都掉落在地。我竟然如此被爱了……

原来,人是靠“被爱”活着啊!

——《在马来西亚,我有什么理由好好活下去?》/椰子

 

我所以为上帝的拯救是什么?让疫情立马消失?让我的父亲即刻康复?让我的心平静如水?如果他对我的现时旨意是要我预备走上十架的路,我真的愿意吗?我还完全看不到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完整计划,我还在苦苦挣扎着,一边试图用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一边又在无力地呼求;一边难以描述和消化自己的感受,一边又试着在祷告中向上帝倾诉。这样的光景,如此混乱,却真实得难以抵挡。

写下来,在写作中向天父敞露自己。这是未完待续的当下,唯一能把握的当下。想到这里,写到这里,心中逐渐生出一种踏实和笃定。我的情绪,慢慢有了着落,一点点沉淀,一点点落在那坚固的磐石上,不至动摇。知道这一点,抓住这一点,足慰当下。这样的时刻,我能闻到狭小内室里,有芳香四溢。

——《撕扯中不至动摇——写在香港疫情中》/舞子蜀

 

2020年疫情初始,这是我和梅的最后一次面对面相处。记得梅来我家聊天时告诉我她最近一直有些咳嗽,但并不严重,也没有引起我的足够重视,只是提醒她去看看医生。后来我飞回上海,梅很长时间也没在微信中提及她咳嗽的事,我也差不多忘了。

……

2022年4月,上海进入封城状态,我的身心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一度患上应激性抑郁症,但梅却在病痛中常常安慰我,要我学会全然交托,因为每件事上都有天父的美意。

如今,梅已离我而去,她就像一阵风后的落花,灿烂而又如此静美。教会中一位弟兄说:“梅歇了世上的工”;另一位姐妹说:“梅是有福的人,她今日与天父同在乐园里了。”

是的,梅已安睡主怀,这是何等甘美!

——《一阵风后的落花——纪念我的姐妹梅》/一莎

 

早几年,我曾建议一位焦虑的会友多祷告多读经,但对他没有多大帮助。读经祷告没有问题,问题是许多时候我们缺少与人同行的能力。我渐渐明白,与人同行,愿意花时间陪伴他们,是基督徒非常美好的生命品格。

在疫情风暴中,让我更多思考如何爱我的家人和身边具体的人。比如,我会跟哥哥嫂子分享一些信仰方面的信息,并为他们祷告,鼓励他们不要害怕。此外,几乎每天我都会问询他们的状态以及遇到的环境。即便问题没有解决,但许多时候,在我们的交谈中,很多问题不再是问题。这使我认识到,我不是要做问题的解决者,而是更多地与他们在一起。即便在幽暗逼仄的隔离室,也能帮助他们感受到有光照进来。

我也意识到,战胜焦虑不是想象没有焦虑的生活,而是能把忧虑与上帝的话语以及他的应许联系起来。当我们面对考验、困难、焦虑、抑郁和不确定的未来时,需要通过所知道的关于上帝的真理来处理这些风暴。当这样做的时候,通常会把我们引向上帝所赐的平安。

——《疫情中,我那被困在上海的哥哥一家》/ 古墨

 

《“专题·新冠2年记”》 有 1 条评论

  1. […] ▸【专题·新冠两年记】/陈恩加、古墨、夏娃、舞子蜀……等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