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昂贵的学费

 

 

 

文/高鲁冀

 

 

 

教会庆生会上,寿星佬儿们纷纷见证。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说,她一生处处顺利,求学、求职、寻房、找教会……很多事顺利得出乎意料。我真愿沾上她的祥气,因为我一生中,痛苦与挫折太多,事事不顺利。

挑大事说,我经历过抗日战争与国共内战。四九年以后经历了所有的运动,且每次都有家人遭殃。

三反、五反运动中,母亲作为“特大老虎”被打。她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白天在单位挨了整,晚上回家却“哈利路亚,感谢主”。

反右斗争中,表哥被打成右派。女朋友与他分手,他被下放劳改,因他住在我家,我们也受波及。

文化大革命中,我和太太的两个家,都被抄家,压缩住房,我家16口人挤在一间10平方米的斗室之中。家中两樟木箱的珍贵字画付之一炬。

1960年至1962年的三年自然灾害,吃不饱,饿得脸浮肿。那时候,每逢假期返家,母亲总是从自己口粮中省出一口,叫我们吃。

1978年唐山大地震,我正在北京郊区农村下放劳动。天津家里的房子震坏了,全家住在地震棚里。

1980年来美,仍然不顺利。1986年,许多打击更接踵而至。我失去了一个中国人在美国所能拥有的一切,甚至被送进旧金山总医院精神病房达一周之久。

信主之初,尝到了一些顺利的喜悦,有事祷告,问题便得到解决。但随着我灵命的成长,不顺利、挫折、痛苦又如影随形。

每年都有一两起大的噩运降临,随手拈来就有:94年为人寿保险,与保险公司对簿公堂;95年的“房事风波”,与人合买的房子,竟被银行拍卖,我还蒙在鼓里。最后紧急筹出4万5千元,才保不露宿街头;96年两次车祸,医疗保险不仅不为我付医疗检查费,反把我开除;医院本来说检查费一千美元,我付了现金,又被追讨两千元,至今问题未得解决……一些不信主的朋友说,你的主不保佑你,你得请中国风水大师给你改改运了。

主啊,你为什么给我这么多的苦难?我经受不起了!我向主发出了哀鸣。正如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马太福音27:46)

我的主不保佑我吗?不!患难不仅没有隔离我和主,反而使我更靠近主。在患难时,我们家庭更加团结、齐声祷告,求主助我们脱离苦难。

“忧怨强如喜笑,因为面带愁容,终必使心喜乐。”(传道书7:3)。凡被神大用的人,都受过忧患,因为神若不将他擘开,就不能用他。我们的主就吃了很多苦,经上称他为“忧患之子”。主所重用的仆人约伯及保罗,也受了许多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从哥林多后书十一章廿三节起,至卅三节,我们看到保罗肉体上、精神上受的痛苦。主对保罗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11:9)。保罗明白了这个道理,他说“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为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哥林多后书12:10)

“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雅各书1:2~3)。“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使徒行传14:22)。人生最佳美的东西,都是从苦难中得来的,人生最甜蜜的欢乐,都是忧伤的果子。我们在经历苦难之后,才会安慰别人。从我信主第一天起,主就把向大陆同胞传福音的重担放在我的心中。我若渴望成为一个安慰使者,必须付一笔昂贵的学费——像主那样受苦。

主说“你在苦难的炉中,我拣选你”(以赛亚书48:10)。任何患难临到我时,我知道主已经拣选了我。“我虽使你受苦,却不再使你受苦”(那鸿书1:12)。神使我们受苦,要我们在受苦中靠恩典荣耀祂。信徒受试炼,证明我们在主面前是宝贵的,不然主不会花这么多时间、力气和心机在我们身上,烈火炼真金。“亲爱的弟兄啊,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彼得前书4:12~13)。如果我们多明白属灵的奥秘,我们就不惧怕在前面等待我们的苦难,因为有许多宝贵的功课,是必须在苦难中方能学到的。

“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祂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约伯记23:10)。尽管有痛苦,但也有医治;有眼泪,也有眷顾;有试炼,也有胜利,然而靠着主的爱,在这一切事上,已得胜有余了。属灵的伟人不是欢乐造成的,乃是苦难造成的。

保罗也说:“我们受患难呢,是为叫你们得安慰……这安慰能叫你们忍受我们所受的那样苦楚。我们为你们所存的盼望是确定的。因为知道你们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哥林多后书1:6~7)。苦难固然难以忍受,但底下却藏着宝贵的教育  教导我们怎样帮助别人。在苦难中,不要忿怒,不要切齿,把它看成这是主对你的训练,你必心甘情愿在主里忍受。

回首我受洗十年以来,我虽然经受了许多苦难,但这些苦难使我从不爱读经,到亲近神的话;从只能讲个人得救见证,到现在可到大学和大陆学人团契中去传讲福音;从信心动摇、怀疑,到逐渐坚定。这一切都是主在苦难中给我的功课。很多人名叫保罗,但若叫他们经受保罗那么多的苦难,他们中很多人一定会马上改名。虽然我也经受了一些苦难,但与保罗相比,还差得太远。但愿在我晚年时,也能像保罗一样说:“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摩太后书4:6~7)。到那日,神不会到你身上寻找属世的一切荣光,祂却会寻找因事奉而受到的伤痕。

对前边的路,我并不是看得很清楚,但我却愿意谦卑地俯伏在主的脚前说:“主啊,我愿意。”我愿照主的意愿,由祂把我擘开,揉碎,做成合祂用的器皿。我知道,前面的路是充满了荆棘,但是当我们疲乏安歇时,主会在我们耳边轻唤:“起来吃罢,因为你当走的路甚远”(列王记上19:7)。这声音是何等的甘甜,它会伴随着我,直走到天家。

 

作者来自北京,曾任报章、通讯社特派员,现于美国加州北部工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