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棵树

 

 

 

文/宁子

 

 

 

到海外许多年后一段沉郁的日子,我对这世界的许多人与事感到失望,我像儿时惧怕夜啾啾呼啸的风一样惧怕这世界的人。在心无处徜徉的夜晚,我怀念儿时的黄杨树,我渴望听到熟悉的哗哗声,我期待那树下有位宽厚的倾听者。

早晨,阳光透过窗扉照进我的屋子,我读到罗勃.舒的《快快乐乐过一生》,他描写了一段与流行歌曲作家奥兰多歌曲中的橡树有关的故事:

三个孩子在美国新泽西州上火车,车上有个衣裳褴褛的老人,他沉默地坐在后面。到了下一站,大家都要下车,走在最后的孩子对老人说,“来吧,我们一道下车,至少你可以活动一下筋骨。”老人下了车,孩子们邀请他共进午餐。一个孩子告诉老人,他们要去弗罗里达州度周末,听说那儿的天气很好。

老人说“是啊。”

“你去过那里?”

“我以前住过弗州。”

“你那里还有家和家人吗?”

老人犹豫了一下,嗫嚅道:“我不知道。”

很多年前,他进了监狱,他告诉妻子,永远不要给他写信,写了他也永远不会回信。他要求她不要让孩子们知道他在坐牢,如果她愿意,找一个可以作孩子们好父亲的男人。

一星期前,他接到出狱通知,这才写信到 Jacksonville从前的家里。他在信上说:“如果你住在那里,也收到这封信,如果你还没有找到另一个男人,如果你还能接纳我,那么,请你剪块白布系在城外的老橡树上。这样,火车经过那里的时候,我可以远远地看见。”

火车快进城了,三个孩子和老人一道扑向窗口。一棵老橡树赫然挺立在那里,橡树上挂着的不只是一块白布,而是一条白床单,一个白枕套,一件白洋装和一件小男孩的白长裤,整棵橡树都被白布裹着!

哦,我被这幅风景震慑了,我看见了这幅作品的灵魂。我想起诗人纪伯伦的话:“一个伟大的人有两颗心,一颗心流血,一颗心宽恕。”

我把老橡树的故事抄在手边的一张白色纸巾中,我保留着那张纸巾。我相信这是上帝在遥远的岁月中为我保留的一个小故事,它等待我读到它;并且,他期待我发现这棵老橡树在我生命中的位置!他知道,那个在夜里怕风呜咽的女孩,有一天要走出老宅的后院。在远行的路上会有许多气质与她不同的人与她相遇,会有许多不顺心的事让她受伤;会有几列小火车载着一些令她痛苦的人进入她的小城。儿时的黄杨树已经不能为她遮挡这世界的惊扰。所以,他为她在小城外栽种了一棵老橡树,他在橡树下等她……

经过许多痛苦的挣扎,我终于走出紧锁的小屋,我要在风的呼啸中去找他为我保留的那棵老橡树。遥远地,我看见他站在寒冷的夜里,他的眼睛带着忧伤……

我扑倒在他的脚前,他撕下白色的衣襟缠裹我的伤口。我看到了他手上的钉痕,我哭了。

他撕下又一片衣襟抹去我的眼泪,然后递给我,带着慈爱的眼神轻轻对我说:

“把它系到老橡树上去罢!”

从此,老橡树上的白丝巾成为我生命的一处风景。在我人生的画布上,有两棵树;一棵树以柔韧的生命为我遮挡风的凛冽,一棵树却让我在凛冽的风中以柔韧的生命遮挡世界的寒冷。当我发现这两棵树之间的意义关联时,我知道我已经开始欣赏上帝在我生命中的伟大创作。于是,我乐于接受他为我安排的每一个细节。无论是欢乐还是痛苦,我只要从上帝的手中接受,我就进入了他的伟大构思之中;并且透过他选择的每一个细节,我才能阅读他在我生命中所赋予的深刻主题。

 

作者来自南京,现住美国洛杉矶。

《“两棵树”》 有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