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出国

 

 

 

文/薛兰

 

 

 

想到美国来留学,这个梦我已做了十多年了,可是到现在才实现,并且同我儿子一块儿来--我F-1(学生签证),我儿子F-2(学生家属签证),同时签下来,大家都说真是不可思议。

 

 

只身留学俄国

 

在国内,同我们这辈人一样,我经历了“十年文革”,恢复考高中,下农村,进工厂,考大学,学外语,出国留学热等。我一直就想去国外留学,想去看看世界。我最喜欢看“外国”电影、文学作品,喜欢看西方的建筑艺术、自然风光,也喜欢接触西方人,因为他们看上去是那样的有礼貌有教养、和善、友好、气质好。1989年“六.四”以后,我更是万念俱灰,认为中国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这辈子死也要到国外去生活。

1993年9月,我有机会去了俄罗斯“圣彼得堡赫尔岭国立师大”留学。一出国门,我就处在兴奋中。俄罗斯的大自然给了我深刻印象,那一望无际的原野树林,金黄的落叶,那火烧云红透半边天的天空……常使我感到心灵的震颤。

我也喜欢去各种博物馆,喜欢去看博物馆中的珍藏。那些以圣经故事为题材的人物、天使,是那样美。特别是达芬奇所画的《圣母》,还有名画《最后的晚餐》,拉斐尔的《圣母子》,使我知道了什么叫作完美。米开郎基罗的《创世记》天顶画及壁画《最后的审判》、雕塑《圣母哀子》、《摩西》、《大卫》,都是举世之作。

我也喜欢去看芭蕾、听音乐。我常常被那美妙的弦律感动得泪流满面。管风琴里奏出的巴赫的圣乐,无伴奏合唱唱出的“清唱曲”,使我感到圣洁、静谧、美妙,好像那声音从天上传下来。特别是韩德尔的“弥赛亚”、巴赫的“马太受难曲”、海顿的“创世记”,这些伟大音乐家的伟大作品,全是颂赞上帝的。

我还喜欢去参观各个教堂,看这些美丽的建筑。我认为教堂是西方建筑中最美的建筑。当我走进去时,常感到庄严、神圣、圣洁、亲切、美好。它的气氛和管风琴中传出的圣乐使我感到心灵得到安息。

1994年4 月,美国大使命中心、王永信牧师等一行来俄罗斯开荒传教,使我有机会听到福音。到了1994年8 月,在彼得堡的“夏令退修会”中,通过听牧师们的讲道,特别是唐崇荣牧师,解答了我所有的疑问之后,我

的心门轰然中开,感觉心灵找到了故乡,宇宙万物找到了源头。多好啊,在主的怀抱中,从未感觉过的平安、欢喜、快乐。多好啊,圣经上的教导,可以解决我们人类所遇的全部问题。

我要上神学院,我要彻底研读圣经,进行全面、正规的神学装备,为地球上还不认识神的人,为我的同胞,为祖国传讲耶稣的真道,天国的福音。所以,我申请了1995年的“莫斯科韩国神学院”。

 

 

走与留:家中的挣扎

 

在神学院开学之前,我回国探亲。这时,家里乱成一团。丈夫经常出差,小孩也经常寄放在别人家,家里已不能没有女主人了。儿子见到我一步也不肯离开。当1995年8 月份接到传真,要我9月5日之前赶到“莫斯科韩国神学院”报到时,全家人都反对,说我不能再扔下丈夫、孩子及年老父母不管,弃家而去。再这样下去,家里人的日子都没法过,我总得让他们也能活得下去吧!

一听说我又要走,我儿子就哭。有时候,看他玩得好好的,一转过头,却看见他在擦眼泪。我犹豫了。我不忍心看到孩子心灵再受到长期离开母亲的伤害。我儿子是我一手带大的,对我特别有感情,当我给他读圣经时,他听得很认真,若我有一个字不认识,想混过去时,他都会将那个字提出来问我,那是什么意思。还认真地问我,为什么耶稣说:如果爱父母、爱儿女胜过爱他的,不配作他的门徒呢?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是最爱他的。当我告诉他耶稣是我们的救世主时,他说:“妈妈,你就是我的救世主啊!”我知道,我在外这二年,对他心灵的伤害是多么大。记得我在北京临走前给他打电话时,他哭喊着说:妈妈,你不要去了,把火车票退了吧。我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嘛!我睡不着觉,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我想你,我白天晚上都想你啊,妈妈……那撕裂人心的哭喊,我忘不了。

可是,我没法不去,没法不去啊!当我决定不再走了,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家人时,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整天发呆,心里没有平安。心灵苦苦追求的东西,一下全放弃,生命没有了意义。我看见我的祖国、我的同胞,虽然经济上改革开放,大家整天忙着挣钱和各样的事,但是他们还不认识神,还不知道主耶稣基督,他们仍然在黑暗中奔忙。我能安下心来照顾我的家人、孩子吗?

经过挣扎,我还是决定去读神学,可我的返俄签证日期已过了,我必须去北京俄罗斯使馆重新签证。正好,我丈夫出差去北京,我便让他带去帮我延签。结果,出奇的顺利,延了一个月。然后,丈夫又帮我在北京订好票。我知道,这是神在助我,是他要我去的,我便去了。

在国际列车上,四个人一包厢,我向同车的人传福音。开始,他们与我辩,后来又说:你看你自己,把孩子、丈夫扔家里,妻离子散,好惨嘛,还给我们传福音呢。你们的主耶稣也不会赞成这样的家庭分离吧?

后来到了神学院,中国学生的班上只有我和另一位女同学,而她是一家人都在那儿,并做些生意。她说要是换了她,专门从那么远的中国来读神学,并且弃下孩子、丈夫,她做不到,她一为我祷告就哭……我说,我们的主、我们的神是听祷告的,是顾念我们的。他不要我们家庭分离,他会让我们家庭团聚。他只是考验我们:是否有放下一切、跟随他背十字架的心。

 

 

母子携手赴美

 

当我读完一学期时,我家里来电话,说专程来成都帮我们照看孩子的爷爷病故了,要我马上返家。这时,我们的韩语翻译回国后得不到返回签证。这样,仅几个人的中国人班便解散了。在牧师的帮助下,我便申请了美国的神学院。

回国后,当我拿神学院的入学证明书去成都市公安局帮我儿子办护照时,出人意料地顺利,没有任何麻烦。过了廿多天,就电话通知家里去取护照。接着在3月4日去签证,也很顺利。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签证官,很严厉,几乎没见人从她那行签下来。当她看过我的所有资料,问我要去美国念神学的经过,她的表情由严肃转为微笑,最后哈哈大笑,给我签了F-1,我儿子F-2,大厅里整个气氛全变了。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神的作为,只要神要成全的事,就一定会成功。神垂听了我们的祷告,他知道我们的心愿,他知道我们心灵深处所受的创伤,他看见我的孩子枕边的泪水,神听见他撕裂心肺的哭喊,神看见他经常在教室中呆坐、发木,神知道他的承受力已到了极点。神也让我的儿子亲身经历了他,我的儿子知道他得到的一切,都是出自神的怜悯神的恩典。要不是因为神,他不可能来美国。我们全身心地感谢神拯救了我们,让我们全家归主,神给了我们最好的应许。

在海外,我看见有许多像我当初一样的人,为了心中的理想、人生的幸福、盼望的学业、追求着、奋斗着、寻找着,我多么希望他们也能够求到、寻着啊!那就是神啊!

 

作者来自中国成都,现在美国洛杉矶“国际神学院”学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