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然有爱

 

 

 

文/宁爱华

 

 

 

我属于中国大陆最生不逢时那一代人:出生在提倡“光荣妈妈”的五十年代(多余出生的人),长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受教育于“文化大革命”之中,正当青春年华十七八岁时被卷进“上山下乡”的洪流,临近三十而立之际,却又坐进了本不属于我们的大学教室……

尽管如此,多年来我却一直努力奋斗。从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直到后来加入中国共产党,作行政干部。虽然每一个中国人的成长道路上都布满坎坷,但我毕竟在艰难中求得生存,算是“混得不错”。并且从小受到的“无神论”教育在我头脑里根深蒂固。虽然曾经坚信的“共产主义理想”已经摇摇欲坠,但要我接受“有神”、“耶稣基督是救主”和“我是罪人”的思想简直是不可能。然而六年前发生的婚变改变了我。

1988年7月,我作为陪读来到美国。由于语言不通,又不会开车,发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废人,有嘴不会说,有耳不会听,有腿不会走,所能做的事只是看小孩和在餐馆打工,心里极不平衡。并且正当我辛辛苦苦拼命打工的时候,由于第三者插足,我的婚姻于91年初破裂了。我在美国没有一个亲戚,加上语言障碍,没有经济来源,孤独无助的悲哀和对前途的茫然,使我心里充满了恐惧,内心的疼、痛、苦、恨和生活的艰难,使我几次想到死,甚至走到了死亡的边缘。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主耶稣一直都在关注着我,而且也是神的手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只是我当时没有意识到。

与丈夫分手后,我面临的第一个困难是要从留学生宿舍搬出来。当时并非学生放假、毕业时期,找房子比较困难。但神奇的是,我搬进一位与我只有一面之交的美国人Frisbey太太家里,并且住了将近一年。Frisbey太太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她在经济上给我很大支援,从未收过我一分房租,在语言上我更是受益匪浅。我们从陌生、蹩扭到熟悉、了解,以至成为异国母女。我从心底里感谢她给我的无私帮助,更感谢她把我带到神的面前。我也不得不相信这是主耶稣奇妙的安排。

Frisbey太太要我每周日与她一起去教会。开始我很不情愿,但由于白住在她家,不去教会不好意思。而且因我当时的情况,我也希望从教会求得一些帮助,因为听说教会的人很友善。另外我明白我要在美国待下去,就必须学习英语,而到美国人教会,对英语能力的提高一定有很大帮助。我就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和心情去教会的。

刚开始,我对教会的一切都感到不自在和蹩扭。但慢慢地,我喜欢去教会了。因为只有在教会里,我的心里会有一种意想不到的平静,尤其是大家一起唱赞美诗的时候,什么样的痛苦都会离我而去。

在家里,我则每天耳闻目睹Mrs.Frisbey读经、祷告的基督徒生活。针对我当时的情况,Frisbey太太有目的地带领我读一些相关的经文,带着我一起祷告,并常给我讲一些神迹见证。慢慢地,我心中的不平、怨恨、茫然开始一点点消失。Frisbey太太的言传身教和爱心,使我无法在有神无神的问题上纠缠不清。我觉得像她这样的基督徒远远好于很多共产党员。如果每个人都能成为有爱心的基督徒,那个充满主爱的社会一定是只有共产主义空洞理想的社会所不能相比的。我与其信其无,不如信其有;或者说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

我不是从科学或理论的角度弄清弄懂有神后才信神,而是亲身感受到神的大爱后相信神的。尤其是当我对“什么是罪”、“世人都犯了罪”有了较清楚的理解后,就更觉得需要信上帝。“罪”就是离开神的标准、不按神的要求去行事,因而亏欠了神的荣耀。在《罗马书》第一章,上帝不喜欢的事情列举得清清楚楚,可是世人背离神的教导,偏要做那些神不喜悦的事,以致于今天世界沉沦,社会堕落。世间许许多多悲剧不正是人的罪性造成的吗?当我承认自己是个罪人,也清楚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凭着耶稣的宝血和藉着信,罪才能得到赦免时,我就更希望成为神的儿女。

信主以后,我遇到的一些事情则更坚定了我信主的信念。

我读硕士学位时,由于英语底子差,课程多,读得很苦。奇怪的是,在三个学期里有三个不同的同学帮助我。第一学期结束,帮助我的同学转学了,来了第二个同学。第二个学期后他毕业了,又来了一位新同学。由于他们接连不断的帮助,我不仅顺利地完成了学业,还得到几乎全A的成绩。我相信他们是上帝特意派来帮助我的。

由于我读书都是自费,我来美国后打工积攒下的钱不够支撑到我毕业,必须利用暑期打工。92年夏天,我从宾州到纽约中国城的职业介绍所找工时,有一个人告诉我,在北卡州有一家新开的餐馆生意很好,如果愿意可以到那里去。我不知为什么会相信,开车九个小时到北卡,找到那家餐馆。我在那里做了两个多月,赚了一笔钱正好支持到我毕业。

我毕业后面临找工作的问题。几乎每一天,我的美国妈妈都和我一起祷告。先后三个月,我有六次面谈,结果得到三个录用通知。在当时求职市场不景气的时候,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这些事看似偶然,然而我从中看到其中的必然,就是主基督耶稣的爱,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在短短二年半的时间里,我的生活起了如此之大的变化,如果没有神的帮助,单靠我自己的力量是绝不可能走过来的。这一切事使我深深感受神对我的厚爱。每想到这些,我心中充满对主的感激之情,如果说我爱上帝,恰恰如圣经所说“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

信主之后,我不再感到孤立无援,性格上也有很大变化。以前我争强好胜,凡事总要争个高低。现在我基本上可以做到与世无争,把一切交给神安排,生活得很愉快。

圣经教导我们:“你们若不饶恕人,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可福音》11:26)这是主给我最大的一门功课。我试着去饶恕前夫。开始时很困难,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当我终于在心里饶恕了我的前夫和那位第三者时,我心里得到的是平安。现在我心中有的已不是痛苦、愤恨和悲哀,而是对主耶稣的感激之情。感谢主。

 

编后记:爱华姊妹于去年1月23日因头痛住院,发现脑部肿瘤,于29日作切除手术。手术前几天,她经历了震惊、恐惧、困惑和焦虑的痛苦。但是,当她进手术室前的一刻,她像变了一个人,脸上布满灿烂的笑容。她说她的感觉很好,心里很平安。在祷告中她说:“主啊,在这个时候,我要感谢你。”目前爱华已回国内治疗,愿弟兄姊妹们以祷告托住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