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行——致孤独者

 
 
 
 
文/付明
 
 
 

(一)

 
一个生命降生于世,带着恩典和孤独。
恩典来自上帝创造的美意,而孤独是由于被创造的人对此一无所知。
他哇哇大哭着表达孤独,寻求安慰。母亲就把他拥入怀中,用肌肤触摸他,用声音安慰他,用乳汁喂养他。
他慢慢长大,学习人类的语言,与他周围的世界、其他的人息息相关,血肉相连。可是他仍然孤独。
在陌生的他乡异地,在笑语盈盈的欢宴上,在人群嚷嚷的街市中,在落幕后的舞台,那怅然的孤独突然袭来,挥之不去。
 
 

(二)

 
人是孤独的。因为没有任何两个生命的体验完全相同。
盲人摸象的故事给人的错觉是只要换换位置就可以了。但如果那象变得硕大无比,不仅有空间的大还有时间的长,“摸”将不仅是三围空间的一个动作,而成了图像、颜色、声音、味道、情感、想像、记忆等等全方位的体验和认知。这是一个有限的人去感知无限的过程。“摸”的结果就不止是争论不休。人内心中的争战,演化到人与人之间,人群与人群之间,那苦难是何等的大啊。
 
 

(三)

 
人时常孤独。人害怕孤独。
谁不盼望一个永远不散的宴席?谁不盼望那注视我们的目光再也不要转去?我们害怕死亡,认为那是一个永远的孤独。我们的眼睛和心啊,无时无刻不在寻找。
是什么图画,让我们伫立良久?
是什么乐曲,使我们潸然泪下?
那分明是一个敏感而孤独的灵魂,因着生的激情躁动不安,生命泼洒出来,凝成一个印记,等待着,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后,在另一个角落的另一颗心中回响。
 
 

(四)

 
生命中许多片段的感受或许可以表达出来,可生命本身谁能了解呢?
“谁能说得清溪流入海的故事呢?谁能描述一只箭射出弓,没有射中,消失了的那瞬间故事呢?”*
能够述说的孤独,不是孤独。
生命是一种表达。
有时这种表达的冲动太过强烈,而掩没了母亲安慰的柔声。
我就是我。我不能成为你。
一个孤独的表达只能回到孤独。
 
 

(五)

 
每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似乎注定了我们的孤独。但也正因为如此,每个生命在造物主眼中都爱若至宝。
那赐生命之恩者看到了我们的孤独,他也曾疲乏困倦,被嘲笑奚骂。最后当他走上十字架,那与父神从没有隔绝过的神子耶稣,在一瞬间,突然也体会到天父也离他而去的刻骨的孤独。他大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一个巨大的孤独悬挂在天地之间,为所有的孤独者而成就。
 
 

(六)

 
当一个孤独遇到另一个孤独时,奇妙的是,孤独就消失了。
我们的处境就是孤独。而从孤独解脱的唯一出路,就是让他的孤独触摸到我们的孤独。
你听到了他慈祥的安慰和呼唤了吗?
冲破那个禁闭着生命的自我的樊篱,溶入那其实无时无刻不环绕着我们的大爱中。这个爱以一个人的生命的形式--耶稣基督,向我们展示出来。跟从这个生命便和他一同行走在光明中了。
 
 

(七)

 
只有用心来叫唤心。
只有用忠诚来交换真诚。
也只有孤独才能触摸到孤独。人自身生命对孤独的体验,会对其他生命产生真正的同情和真实的爱。
正是看到了那打你左脸的人的孤独,就甘愿让他再打右脸。
正是看到了那夺你里衣的人的孤独,就甘愿让他把外衣也拿去。
正是看到了那强逼你走一里路的人的孤独,就甘愿陪他走二里路。
也正是看到那哀哭之人的孤独,就不会用苍白无力的语言试图安慰,而是进入他的孤独--与他一同哀哭。
 
 

(八)

 
我就是我啊,我不能成为你。
--所以我能爱你!
 
 

(九)

 
生命是一种表达,原来它可以成为一个爱的表达。
生命来自上帝,它本来就应该展示上帝爱的光辉。
感谢天父赐给我们孤独,所以我们能够去分享,去爱,去寻找另外的孤独。
生命因为付出爱而变得丰盈。当这个爱的表达在结束了地上的形式时,灵魂就永远地脱离了孤独,而回到天父那永恒的爱之光明中。
 
作者来自北京,现为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高能物理研究生。
 
*摘自张承志的《黑火焰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