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时人与新时代

 

“一代不如一代,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吗?”

 
 
 
 
文/晨远
 
 
 
 
我听我的美国邻居讲过一个故事:传说有个老太太出生时有九磅重。近百年前,九磅的婴儿是罕见的,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每个人都叫她九磅婴儿。婴儿长大,就叫她九磅女孩,结婚生子后,就叫她九磅妈妈,老了,大家还是叫她九磅老太。
自然,九磅老太也乐被别人这样称呼,这实在是她最得意的。
九磅老太生了个女儿,医生说:恭喜你,生了个八磅六盎司的大胖女孩。九磅妈妈一听,摇头叹息:“唉,一代不如一代。”摇得医生护士都莫名其妙。
九磅老太的女儿也生了个女儿,女儿将外孙女抱给外婆。“多重?”老太问,“四公斤半。”女儿答。
九磅老太听了,捶胸顿足:“哎呀,真正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女儿一听就不从了:“妈妈,四公斤半,比你出生时还重呢。”九磅老太年岁大了,对量词麻木了,敏感了数字,就一个劲儿在那里叹息:“一代不如一代,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于是,我就想起了我们自己。人到中年,欲与时代同脉跳动,实感力不从心。若放慢脚步悠着点,又不甘心就这么把个时代拱手交给在自己眼里总还没长大的年轻人。不甘心之外,还有不放心。不仅不放心,简直就是担心了。现在的年轻人不能和我们年轻时候比,现在的年轻人,唉!不能说,不能说,总之是一代不如一代就是了。
凭心而论,年轻时,我们也同样迫不及待地从我们的父辈手中抢夺他们的风光、他们的意气、他们的一切。在我们眼里,他们所拥有的都过时了,老套了。我们张开双臂拥抱着“这个属于我们的世界”,哪里正视过他们无奈又不满的目光,何曾倾听过他们哀叹与愤怒的埋怨?我们根本不在乎他们如九磅老太式的牢骚:“现在的年轻人哪,实在是一代不如一代!”
现在轮到我们了,和当年我们的父辈一样,看什么都不顺眼,看什么都不如我们年轻的时候。信息高科技更使得我们如同坐云霄车般,来不及喘气,就被飞快地带走。在良莠总是参差在一起出现的新时代中,年轻人的心太热,要的就是拥抱整个世界,好的坏的一起吞了下去。而我们中年,老年人的心似乎又太冷静了点,带着有色老花眼镜将社会上坏的放大,黑的加深,直至嚎出九磅老太的悲愤。
99年4月美国哥伦拜恩高中的枪杀案,震惊了全美。在迷茫的“为什么”中,我们寻不到答案,于是我们就把这一切归于这社会与时代。而我却听到了一个女孩,在被枪逼迫的时候,在生死一线间,那年轻柔弱却震撼人心的生命誓言:“我信上帝。”
我们总指责现在的年轻人对性过于随便,导致社会的不伦。未成年母亲处处皆是,爱滋病泛滥成灾。却忽略了事实上现在也有许多年轻人倡导并实施的节欲运动,将生命中最神圣的第一次保存至新婚夜。前几日,在德州一项为爱滋病募捐的骑车活动中,那风餐露宿,顶着德州烤人骄阳,为救治爱滋病病人及爱滋病研究,而骑车上千哩的募捐人,绝大多数都是掌握这世界的年轻人。
在总也不顺眼的外表下,蕴藏的是一颗火热的心。在随心随意不羁中,负承的是神圣的责任感--这就是永远属于时代的年轻人吧。然而年轻人终是太年轻了,不能抵御伴随时代同来的刺激、诱惑。在扛起社会时代时,他们也会做出种种损害社会,害人害己的事来。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了。我们不能因时代将我们挤出了主导地位,不能因为年轻人从我们手中接过--不!是抢走我们的地位、权柄,就有了站在一旁冷言冷语,哀声叹气,高呼一代不如一代的资格。总在想,在年轻人太过冲动时,在年轻人不辨好坏时,在年轻人不明是非……,若我们没有居高临下的威严,没有过来人的自以为是,更没有幸灾乐祸的虚假。真诚地融入到他们中,对他们说,不要这样,我们曾经也犯过同样的错,我们也付出过很大的代价,我们也尝过受伤后的苦痛。
我们只是想说,有些代价我们根本就付不起。
新时代会不会因为有我们这些过时人的积极与真诚的参与,变得更好些?
 
作者来自上海,现在美国德州农工大学工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