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活到三十岁

 

时光在流逝,生命在老去,我对于人生感到迷惘。

 

 

 

文/麦 芽

 

 

 

我来美国将近十年了。从初到美国第一个星期就接触到耶稣基督的福音,直到上个星期才开始每晚主动认真地细读圣经,实在是不短的历程。这其间有读书时的艰辛和快乐,有求职时的苦恼和幸运,还有养孩子时的琐碎和幸福。

 

 

十岁的顽童

 

小时候过十岁生日,妈妈给我煮了一碗长寿面,然后告诉我,是大孩子了,以后要听父母话,好好念书,多学做家务。我心里在抗议,我不要长大,我不要做家务,我想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外面跳橡皮筋扔沙包。念书倒是没问题,最好放学以后没有作业,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在外面玩。

那一年刚好是河北省唐山市大地震,死伤无数。我所居住的城市也在震区之内,并接收了许多唐山伤病员。我们全家也撤离楼房住到临时搭建的防震棚。地震是在七月,学校教室楼需要加固,所以直到十一月份都没有上学。我开心极了,多希望一直这样下去,最好再来一次地震,这样就一直不用上学了。我真不想长大,不喜欢成人的世界。

 

 

二十岁的迷惘

 

记得过二十岁生日时很难过,那年我正要大学毕业。在风景如画的美丽燕园(位于北京大学内)度过了四年从成长到成人的阶段,心想即将步出校园并踏上奔向三十的人生旅程,实在是不想再往前走了。燕园的生活充实、简单、无忧无虑。直到毕业前夕,我唯一的烦恼是为什么我没有像某些同学一样有许多的烦恼。但是时间在走,我开始对踏出校园后的生活感到迷茫,对社会感到恐惧。对于我自己的选择,去一个军事研究院做研究生,感到懊丧和无能为力,因为无可挽回。

我当时认为三十岁以后的人生一定很无聊。没有了校园的单纯和浪漫,没有了青春的美好和热情,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存在?记得读研究生时,哲学课期末考试的要求,是完成一篇论文,即对安乐死的看法。我的论文里完全赞成安乐死。不仅如此,我当时只想活到三十岁,最多熬到四十岁,无论如何不能超过五十岁,就自己要求安乐死。因为那时的生命已无意义。虽然我只有二十岁,但我已明显地感到,时光在流逝,生命在老去,我对于人生感到迷惘。

 

 

三十岁的领悟

 

逝者如斯。十年光阴过去,三十岁了,是该喜还是该悲?实际上不喜也不悲。也许说“从容”更合适些。我不会为初生的白发、初起的皱纹而喜,也不会为正在逝去的青春而悲,因为我已经认识了生命的意义。

在美国这些年的生活中,风风雨雨,也体会了丰丰富富的恩典。我认识了上帝,我们还经历过不少神迹奇事。记得有一次先生开车从印第安那州来看我--当时我们两个在不同的城市读书。两个城市相隔八个小时的车程。在他独自返回的路上,车子出现问题。任凭他踩足油门,听着皮带齿轮嗤嗤作响,车子只能加速到三十多哩。他几次试着把车子停下来再重新启动,却仍然如故。这样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当时他距离目的地还很遥远,在阴翳的冬日,飘雪的高速公路上,显得格外孤独和无助。在绝望之际,他突然想起当时还将信将疑的上帝,于是在心中默念:“上帝哪,你若真的存在,请你帮助我。”话音未落地,车子奇迹般地加速到六七十哩,皮带齿轮摩擦声消失。他一路感恩回到学校,而且之后车子再没有出现同样问题。上帝就这样藉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让我们了解了他的存在。

在美国这些年的生活中,从求学到求职,从申请绿卡到生儿养子,没有一步缺少上帝的看顾和带领。多少次,靠着上帝的慰藉,我们走过生活中的低谷。在我们山穷水尽疑无路时,他带我们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时我才领会到,上帝给我们安排了很丰富的人生。过去因为没有认识他,我看不到生命的意义和延伸。如今,“最多熬到四十岁,无论如如何不能超过五十岁”的想法,再没有在脑海中出现过了。

 

 

作者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毕业于北京大学。现居美国维吉尼亚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