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回来啦

 

 

 

 

文/一 翔

 

 

 

俗语讲,甜言蜜语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语言的力量不可小视。一声问候,一个赞美,一句鼓励,都能给人带来温暖。

移民久了,我发现洋人家庭里最爱讲的一句话是:“我爱你。”他们一天到晚把这句“我爱你”挂在嘴边,不光是夫妻之间,上对父母,下对儿女,都一样!他们说时毫不吝啬,毫不犹豫,眼望眼那份真诚,心心相通那份神情,让你感觉高尚、文明。

我就享受过一个非亲非故的洋人说爱我(注意,不是爱情的爱)。故事是这样的:

我因心脏故障住进澳大利亚布里斯本皇家医院。开始时我住在心脏急救室,后来转到普通病房。我被送往普通病房时,是一位女护士推去的。一天后心脏又出了危险(每分钟跳二百次不停),所以又将我退回急诊室。

次日一早,我见两天前送我去普通病房的护士小姐,路过我的床前去拉窗帘。按说她和我对望时应该问一声:“哟,你怎又回来啦?”可是她一点儿没有说的意思。我想,病人整天那么多,换来换去的,她记不得那么清,就主动向她打招呼说:“嗨!我又回来啦!”

她一扭头,看了看我,微笑着说:“哦,是吗?你喜欢这里?”我摇了摇头,心说谁会喜欢这里,住这儿说明病重,难道我还不懂?我说:“我昨天很危险哪!”“哦,是吗?”她好像一点儿也回忆不起来是她送走的我。算了,我也不必费唇舌了,就互相笑了笑做罢。

到了晚上,我听一堆护士在轻声议论,我的床位离她们办公桌很近,听明白些意思。原来,因为外国鼻子、外国眼的女护士都很像,我竟把当天值班的护士Sue,当成前天的Lin,弄得Sue听我没头没尾的一席话,不知怎么回事。

Sue并不明白我是看错了人,反而觉得这个中国人讲话很滑稽可爱。所以她向同事模仿了我说的话之后,随着人们的笑声,下定语似的说了一句:“我爱她!”

这句话印在我心里至今难忘。“爱”字的威力叫人刻骨铭心!

我们华人很少用“我爱你”这句话。甭说父母儿女,即使夫妻(新婚燕尔除外),每天能说声我爱你的,有,但恐怕不多。我们美其名曰:我们东方人含蓄,不把爱挂在口头。这意思是把爱放在心里了。问题是干嘛非放在心里呢?放在心里对方知道吗?想知道还得猜?莫非我们不大喜欢听那句我爱你?不会吧!反正我老伴儿何时一说“我真爱你”,我就从心眼儿里高兴。

前几天听一位著名传道人讲道,说他的太太发火时,他可以用“爱的诀窍”缓解,即紧紧地拥抱太太。他说:“一开始她可能拒绝反抗,心说别来这套。可是你接着搂她,别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一会儿她就笑了。”

这个例子很生动。不用一言一语,用内心真诚的爱,用紧紧的搂抱,将爱传给对方。恨是扭不过爱的,恨遇到爱会冰释,爱的力量可以化解一切!

是啊,做妻子的恐怕都有这体会,俩口子闹别扭时,就盼着丈夫过来哄哄。哄哄不就是爱的表现吗?

中国人常说求福,其实求福不如求自己,求自己有一颗爱心。有了爱,就会有怜悯、宽恕、忍耐。“爱是恒久忍耐”,爱可以使人超凡脱俗,远离罪恶,摒弃妒忌、怨恨、暴怒,心中有喜乐,这喜乐就是帝赐给我们的福!

夫妻间常说我爱你,会使爱情青春永驻;向父母常说我爱你,是对父母的孝顺和报恩;对儿女常说我爱你,等于用慈爱浇灌幼苗心田。我们何不试着经常说:“我爱你”!

 

 

作者来自中国,为跳伞、滑翔、飞行运动健将兼教练。1987年移居澳洲,现住Brisban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