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麻烦的女人

 

 

 

 

文/王馨仪

 

 

 

水深火热的日子

 

“很高兴看到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很乐意担任你们的主婚人。可是,记清楚,离婚就不要来找我……”这是二十年前,当我跟未婚夫文海请求父亲同意我们结婚时,父亲的回答。在父亲面前,文海恭恭敬敬、一脸庄重地说:“我绝不会跟馨仪离婚的!”然而幽默的父亲还是不忘再次提醒他:“我一定要跟你讲清楚,我认识的几个世上最麻烦的女人都在我家,第一是我的太太,再来是馨仪。我一点都没有隐瞒,以后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原因来跟我抱怨,怪我没有事先告诉你。”傻傻的文海还一个劲地辩说:“不会,不会,她真的很好,真的很好……”从此以后,这个女婿就掉进他岳父的“坏女儿”的手中,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婚后,我上我的班,他做他的事。家居生活无大事,小事全交给太太,就这样开始了女权至上的日子。一同买家具,当销售员拿着计算器按下最后数字的关键时刻,他要上厕所,因为他把讨价还价的重责大任交给我。买了房子,同事问他房子多大,不知道;一坪多少钱,不清楚;地址呢,不记得──他是真不知道,因为这都是我去做的事。见了他的上级主管,贤慧的太太努力公关之际,扭头一看,他老兄早已不知去向,事后还落得个“无此必要”之评,言下之意,太太多事。孩子要吃了,要拉了,要哭了,只管叫太太。一丢给我,孩子就饱了、干净了、笑了。看吧,这该是太太的事!

说来轻松,但是如此的发展,终于产生了不良后果。

工作了一天,已经筋疲力竭,回家的途中,还得接孩子,顺便到杂货店买点东西,大包小包地提到门口。他欢喜地开门迎接我:“嘿,太太,我来拿,我来拿!”可是我却冷然从他身旁掠过,迳自进了厨房,因为有大堆的事要做:弄饭,给孩子洗澡,看功课……我成了劳碌的妻子和母亲,心中压抑的怨怒与自怜日积月累,越来越掩藏不住。他觉得一定有些什么事我不高兴,可是他也弄不清楚:日子不是天天都这么过?为何突然就不高兴了?

渐渐,当他眉飞色舞地谈他的工作时,我没空听,也露不出崇拜嘉许的眼神了。当他讨好地洗菜、叠被、晾衣服时,我无心留意,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了。情绪失控时,我更顾不得起码的礼貌,变得苛刻又挑剔,未等他把话说完,就急急地打岔。我心中只是气恼:这种忘了把垃圾拿出去丢的人,还得与他同桌吃饭,还得与他同床共枕!

接着是,不再倾谈,互相回避,家中的欢笑,被我的尖叫斥责声取代。他心烦意乱,我疲劳暴躁,忘记了“同甘共苦、长相厮守”的诺言。终于有一天,引爆了火山,双方都使出全力,斗得体无完肤。我把他当成仇人,觉得这个家已成空壳,不是他离开,就是我走人。

我难过得躲在厕所里哭了好几个小时,思索怎么突然间变成这光景。结婚才几年呀,我成了没有丈夫痛惜的傻老婆,他竟然不怜惜我眼眶中的泪水,也不在乎我插腰跺脚了!我茫然惊恐,不知所措,我怎能忍受自己失去这些?我将脸深埋在手中,但愿这一切都停下来。神,帮助我,我要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无人疼的傻老婆

 

我打开圣经,泪眼婆娑地读着。仿佛有闪电划过心的旷野,我看到自己的问题了!

做个尽责、守份、勤勉的妻子,岂不是好事吗?可是为什么忿恨、抱怨的情绪,却与这些值得称赞的表现连在一起?因为信任及肯定,他给我更大的权利及空间,怎么反倒成为我要胁及否定他的工具?怎么海枯石烂都不能动摇的爱情,却只因我多承担了些家务,他少说了几句体贴赞美的话,就闹到兵戎相见?

我可曾真正留心过他对家庭的热爱──宁肯将大堆公文从办公室抬回家中处理,只为了能与妻子儿女同在一个屋檐下,偶尔踏出书房找杯水喝之际,瞥见老婆孩子围坐一起或言谈或戏耍,这丁点的幸福温暖就足以抚慰他疲倦的身心。可是满心积怨的我,不但不给他任何支持与肯定,还将他的形像扭曲成“弃我们母女于不顾,终日埋首在事业中”的大男人!

我可曾真正珍惜过他对我的娇宠──他一件夹克穿三年五年,一套西装除非穿不下,否则都仍然是衣橱中的行当。而我换季换衫换皮包,去年校友会“秀过”(展示过)的服饰,今年哪能让同学再看到?会要命的!非再添新的不可!于是他顶着酷暑高温,陪太太踏遍街头,只为了寻找一双合适的鞋,好搭配太太特别中意的裙装,漂漂亮亮地出席校友会。哪怕是湿透了衣衫、磨损了鞋跟,也没有一丝的不耐或不悦。他岂不是那个把最好的给妻子的丈夫?可是不知足的我,想的却是:“如果有大把钞票,又何需如此这般挑挑拣拣、费时费力?”

我可曾真正体会过他对我的尊重──正当我奋战于锅碗瓢盘之际,电话那头传来他焦急的声音,只为了告诉我因临时有事,必须延后几十分钟回家。他百忙之中趁隙打回家的电话,说明他怕我担心他的迟归,可是不知体恤的我,往往冲他这么一句:“你就是藉故拖延时间,只想等我把一切弄妥后回来吃现成的!”

是什么使我双眼蒙蔽,看不到他百般的好?呵,是我的自满与骄傲,使我无视于他眼中的感激与赞赏,是我的自义与自怜,使我忽略了他对家庭的忠心及勤奋。

 

 

浇熄跋扈的气焰

 

圣经上说:“你们也不要发怨言,像他们有发怨言的,就被灭命的所灭。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10:10-11)。这是在讲以色列人出埃及后在旷野漂流的四十年。以色列人离开为奴之地,日间云柱,夜间火柱,过红海,吃吗哪,却仍旧抱怨神的供应不够好、不够多。

照说,发点小牢骚,抱怨几句生活中的不满,只不过是我们人类性格上的小缺点罢了,顶多是对别人的要求多了些而已,怎么神就将这小缺点定个“灭命”的罪呢?真这么严重吗?抱怨之罪真的大到该死的地步吗?是的,圣经上明明这么说,而且是当鉴戒来告诉我们的。因为这抱怨里有对神直接的侵犯,有对他的能力、旨意、恩典与护佑的不信和抗拒,也有因抱怨生出的贪婪和忘恩负义。这些最终使他们失去神的祝福。

那我岂不是将我的婚姻也带到旷野?忿恨抱怨加深了我对他的不满,不满驱逐了尊重与感激,自卑自怜趁隙而入。我在心里大声告诉自己:我配得更好的东西,更多的幸福,更多的关注,更多的接纳,更多的……贪得无餍,使我觉得丈夫给我的永远不够,他亏待了我,家埋没了我。出埃及的那些以色列人,抱怨神的恩典不够,竟然说宁可回埃及继续为奴,以致他们最后死在旷野,进不了应许之地。如果我再抱怨下去,与出埃及的那些人没什么两样,破裂的婚姻将会是我的结局。

回想当年结婚时,实在不明白父亲的一番话,以为只是父亲的幽默。直到信主后才知道,天上的父与地上的父,对儿女的婚姻有同样的心意──二人成为一体,不可分开。这当中有多少的功课要学习。想我平常与朋友相处,发生意见冲突时,心中再怎么不悦,总会设法克制自己,避免一时冲动说出气话来。但是对这个经常在身旁、小心翼翼陪不是的男人,我却毫不顾惜,恣意地泼洒喜怒哀乐。每每理直气壮地要求丈夫爱妻子,其实,这个一点也不可爱的妻子正显出骄纵跋扈的气焰,还外带一张乖戾的嘴。婚姻生活是真正的操练,我需要努力克服我习以为常的抱怨心态,靠主得力量,免得像那浪子一样,直到连猪吃的豆荚也没得充饥时才知道懊悔!

从此,一步一步地,我改变了,文海也改变了。仍然是两个不完全的人,虽然仍有很多弱点,却愿意选择彼此恩待,不细数对方的不是,不以批判的态度来要求对方,彼此尊重且受尊重。希望有一天,那个世界上最麻烦的女人行列中不再有我的名字。当然,假如文海肯说“你真的很好”,那就更美了。

 

 

作者现居加拿大温哥华,本文由加拿大温哥华信友堂提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