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魏京生看了后到苏晓康那里去,跟苏晓康说,远志明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入了教门了?苏晓康说,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他可蒙了大福了。

 

 

 

文/远志明

 

 

 

 风言风语

 

我于1991年信了主。信主后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是人们的误解。因为我是民运份子中第一个信耶稣的,风言风语就传开了。我太太的一个朋友,跟我太太说,人家怎么议论远志明,你们知道吗?人家说远志明信耶稣无非是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他是逃避。民运他混不下去了,跑到教会里来混了。第二种可能,远志明意志力薄弱,受不了流亡的苦,找个心灵的寄托。第三种说法更可恶,远志明这个人就是爱出风头,当年入党光荣就入党,后来搞民运光荣就搞民运,现在信耶稣了,又在教会里出风头去了,说不定将来还信谁呢!

这些话听了好刺耳啊,我太太受不了。晚上就跟我叨叨,你看,你看,就知道人家对你没好印象,人家说的说不定是真的(因为那时候她也还没信)。

我听到这话以后,就跪下来祷告。我打开圣经,来到耶稣面前。我看到耶稣,他被人吐唾沫,拿鞭子抽,拿枪扎,被人侮辱,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人们嘲笑他,如果你真的是救主,你就从十字架上下来,你先救你自己吧。

他没犯过一宗罪,没做过一件坏事,没恨过一个人,他全是做善事,救人,他所教导的没有一样是让人学坏的。为什么人们这样对待他?因为人有罪。人间容不得天使。如果在我们有罪的人间突然来了一个圣洁无比的天使,我们受得了吗?受不了啊,因为我们每个人在他面前都显出我们的罪恶,更何况基督还超过天使呢。所以,人们要钉死他。但是钉死他,他还是爱人们。他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所以当我来到耶稣面前的时候,就觉得我一点委屈都没受。我觉得人们这样对待我已经够好的了,还没上十字架呢,还没人拿唾沫吐我呢,还没有人拿鞭抽我,没人拿枪扎我。啊,我真的感谢耶稣,他就是我们的底线。当我们受不了的时候,看看他,就受得了了。

后来我就跟我太太讲,他们这么想是很正常的。他们如果不这么看,那就不正常了。因为我信了主,我尝到了耶稣的滋味,可是他们没有信。他们没有走到这个院子里来,没有看到这里面是多么美好,当然发生误解啦。

他们只看见远志明悄悄地进了一个小门,却不知道门里面有什么。他们会觉得,哎哟,远志明为什么不走大路,却进小门?他们没想到一进这个门就不得了啦,里面海阔天空,丰丰富富啊。很多人没有进这个门,觉得这个门窄。基督教的门很窄,但是你进来试试,你会发现里面充满了慈爱,充满了光明,充满了真诚,是通天的。

 

 

无怨无怼

 

后来又发生一件事。美国的一家华人报纸登了一篇学者的文章,说当年《河殇》的作者们,数典忘祖,看不起自己的文化,崇洋媚外。现在更好,其中的一个作者竟然信了耶稣,完全投靠了西方。这位作者认为上帝是西方人的上帝,耶稣是洋人的耶稣,基督教是洋教,认为我是彻底的投靠,连灵魂都交给了洋教。有一个编辑把这篇文章传真给我,问我要不要回应?要不要反驳?我祷告的结果,心平气和。我告诉他,我不需要回应。这件事,他怎么说是他的问题,我已经得着了我该得着的。

所以后来见了民运朋友们,见了过去的熟人,见了这些学者们,我都跟他们讲耶稣。我毫不客气,我不以福音为耻。有的人还不好开口啊,老熟人,你过去什么样谁不知道,你现在跟人家讲这个!我不怕,我见了面就讲,说你要信耶稣。我说你要救国救民,你得先救你自己。你自己没得救,怎么救国救民呢?

当时我写了几句诗:

 

我不受来自人的荣耀,

也不受来自人的责难,

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喝来自人的美酒,

也不喝来自人的苦杯,

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受来自人的产业,

也不负来自人的重担,

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爱来自人的福分,

也不恨来自人的诅咒,

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信来自人的真理,

也不受来自人的迷惑,

因为我有了神。

 

我不是来自人的生命,

也不受来自人的死亡,

因为我有了神。

 

我当时的心情就是这样,我到现在的心情还是这样。可以这么讲,自从我信了主以后,我没有恨过任何人,不管人怎么说,怎么看,怎么想,我都能够理解。

我去牛津大学开布道会,中午吃饭,有我在人民大学的两个同学。一个同学悄悄把我拉到一边说,远志明,现在身边没别人,你跟我说实话,你真信吗?我笑咪咪地说,你晚上来听吧。另外一个同学在饭桌上就跟我讲,远志明啊,你可真聪明啊,你比那些搞民运的都聪明,你可找到了好差事,走到哪都受欢迎。

他们不理解,但是没关系。到了晚上,这两个同学坐在最前排。我讲我的见证,讲完以后他们都说,呵,真的,你信是真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国内所受的教育,说基督教是洋教,是帝国主义的工具,是鸦片,是麻醉人们斗志的等等。可是我们并不真知道基督教。谁了解、谁读过圣经?我们常常误会、乱批判我们根本不了解的东西。现在一旦了解,就会被吸引住,因为神是真的。

 

 

潇洒一句

 

认识了这位神,天人合一啊。人一达到这个境界,会突然发现你自己是有根的,你的生命是有源头的,整个宇宙是有情有爱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你找到了家,你知道你有了个爹。以前我们认为人类没爹,是猴子变的。我们现在突然发现我们有个家,有个父亲这么爱着我们,用阳光,空气,雨水,土地,植物,动物,矿产资源,良辰美景,天天这么养着我们,我们一下子就不一样了。我不再是浪子,我不再是孤儿,我现在是有家,有爱,有温暖的一个宠儿。

这个时候再去搞什么哲学研究,我研究不下去;搞什么六四总结,我总结不下去了;再让我去搞什么斗争,你死我活,我搞不下去,我昼夜想的都是神。我想去读神学。

可当时有好多长者劝我不要去读,说,你看你刚信主,你太太还没信呢,不仅不信,还反对。这个时候你去读神学,会跌倒的。但是我没办法。我什么都干不下去。

这个时候神就开路,通过林慈信牧师,把我介绍到改革宗神学院。这个学院的教务主任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我太太在旁边给我递了个纸条,写了个英文单词:Scholarship,就是奖学金。因为我太太还没信主,她最关心的是生活问题。我当时英文特别差,不懂这个词,就跟教务主任在电话里面说Scholarship,Scholarship。结果那个教务主任就给我叽里咕碌地说了一大堆英文,我听不懂。但我听懂了两个字,OK,OK;我就说OK,OK.。我太太问我,怎么说的?我说OK。

我真的就去了这神学院。去了以后真的OK。学院跟我谈,说你们家有多少存款?我说有多少多少钱。又问我,你女儿要不要念书?我说:要念。你太太要不要念?我说:要念。学院没过几天,给我一个单子,免我的学费,免我的房租,每个月还给几百块钱零花。哎呀,我说这么好啊,神都安排了。学校说,你不用担心,神都安排了。

我特别喜欢圣经上的一句话,说亚伯拉罕蒙召出去的时候,还不知道往哪里去。这句话好潇洒。出了门还不知道往哪里去,这叫信心的生活。基督徒信的是神,神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你凭着信心相信,他创造了天地宇宙,他就有能力带领我们的生活。那个时候人们都说,你读了神学将来怎么混饭吃啊?我不知道明天的路如何,我就知道我今天必须走这条路。小船出了海,还不知道往哪里去。但是神带领。

 

 

苦战过关

 

到了神学院,这是又一关,好苦啊。我的英文不好,根本听不懂。第一堂课,老师讲的什么,我怎么也听不懂,就知道下课了跟大家走。有一次,刚坐下,哎,怎么又下课了?大家都走了,就跟大家走,突然才发现是换教室。我的英文就差到那个地步。有的美国同学特别好,把准备好的那些答案给我复印一份,我只要回来背就好了。背都背不完。怎么办呢?祷告。

信了主的人最大的福分就是,遇到任何事情,你可以祷告,你可以转向神。你的人生如果没有神,遇到困难你转向谁啊?转向老婆,老婆转向你,两个人面对面,愁眉苦脸。现在好了,我们转向神。当有人误解、攻击我的时候,我转向神。当我遇到难处的时候,我向神祷告。我说,神啊,你看怎么办?明天就考试了,今天单词还没背完呢,怎么办?我不念了,太苦了。因为我英文太差。人家学校招我去是因为我是个特殊学生,说是天安门广场下来的。

但是感谢主,我在神学院里边,每次神都帮助我度过考试的难关。要么第二天说,这个不考了。要么说,这个写篇文章就好了。写文章我不怕,我先用中文写好了,让我太太帮我翻译。所以我毕业的时候,我太太就深有感叹地说了一句话,你呀,你能在神学院毕业,都是神的恩典啊。我说,你说得真好。

耶稣说,到我这里来,就可以得安息。我真的就开始每天读经,每天祷告。密西西比那地方比较荒凉,我常常夜里到星空下去祷告。心里面好得安静啊,好得平安啊。去念神学就不怕了。神学院教你好多知识,可是你的生命,要靠你亲近耶稣。如果你亲近了耶稣以后,有了生命,那些知识都发光,都有用。

那两年半当中,我祷告的时间特别多。感谢神啊,让我读美国神学院,对它大概有个了解。像我这种人,让我读中文,中文每个字我都认识,那就累死我了。真的感谢神,让我好多字都不认识,马虎过去了。但是我认识耶稣,我到耶稣这里来,耶稣的每一句话都进入我的灵中,每一句话都扎我的心,每一个字我都认识。我觉得耶稣的面孔我都知道,跟他心贴心。

 

 

太太逆反

 

那时候,我太太不信主。我白天读书累得一塌糊涂,晚上回家还得跟我太太闹别扭。密西西比又热又荒凉,我太太老闹着要回纽约打工去。这还不算,她不信主,可是个大问题。因为好多人都说过,你将来会跌倒的。你太太还没信主,你就去读神学院,哪有这种事啊?

我们神学院创立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神学生太太不信主。我太太成了稀有动物。我们神学课里有一门宣教学,要找不信的人去座谈,人人都来找她。弄得她很忙、很累。

那个时候,我又来到神的面前,跟神祷告:神啊,你也得让我太太信主。你如果光让我信,不让她信,我等于才有一半信了。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如果这女人不信,这男人还有一半没信,好苦!我太太也是个脾气很强的人。她十八岁就入了共产党,十九岁当妇联主任。她说,没出息的人才去教会,有出息的都靠自己。她还说全世界都信了,她也不信。

弄得我好头痛啊。因为我想做传道人,可太太还不信呢,你跟人传道有什么说服力啊?人家会说,医生啊,先医治你自己吧,先把你家里的那一位弄信了再来跟我讲。

我没有办法,只好转向神。我说,神啊,这事你要管,你要不管,我没办法。而且我跟我太太一讲福音,她就反感。我说一,她说二,逆反心理。越是亲人越难讲,何况我以前得罪过她,所以我就觉得我理不直气不壮。虽然我尽量做一个好丈夫,但是时间还短,她要观察我两年才行。

每天晚上,她跟我女儿睡着了以后,我就一个人到楼下,跪下来祷告。在黑暗中,我知道神就在我身边。因为耶稣说,你们的父在暗中听到你祷告,必然报答你。我跟神说这是火烧眉毛的事,你快点让她信主,我一点都等不了。

祷告真有力量。不要以为祷告是对空气说话。祷告是灵与灵沟通。你的心灵只要一动,圣灵就有感应。人跟人都有心灵感应,何况神呢。所以我们说话,我们祷告,我们的心灵和诚实神都知道。

真是神奇,后来我太太真的一点一点地变了。神安排我英文不好,我就请我太太帮我听神学课,听四福音。我觉得哪门课最重要,对我太太也最有帮助,我就让她帮我听。她帮我听的时候做笔记,做了笔记回来以后再给我一点点解释。她也很高兴,藉机练习她的英文,好下一个学期上她的学校。第一个学期她帮听,听着听着就入门了。

 

 

终于是真

 

还有很多别的因素起作用。后来有一天,我出去讲道回来,有人跟我说,你太太信主了。我说是真的是假的?他们说真的呀。

我为什么问呢?因为她在普林斯顿假信了好几次。弟兄姐妹跟她谈,说你信吧,谈到最后她烦了,说,哎,你说怎么办吧。弟兄姐妹就说,要不要做个决志祷告?她说,好啊,做吧。人家说一句她说一句,也阿们。

于是人家就告诉我,恭喜你啊,你太太信主了。我很高兴。回家一问她,她说,哪来的事啊,他们老缠着我没完没了,最后做了祷告就没事了。

所以这次,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回家不敢问,就在旁边观察。哎,我发现真的变了。结果,等了好几天,她自己憋不住了,开口问我,你说,在哪儿受洗好啊?她意思是,要不要回普林斯顿去啊?因为在普林斯顿她得罪过好多人。

当时我真高兴啊,这回她是真信了,因为要受洗嘛。我说就在这吧。在受洗的时候,原定我讲几分钟,她讲几分钟。哎呀,她讲起来没完了。我就捅她一下,结果她一拨落我说,你别管我,我已经三天没睡好觉了。她很激动。啊,神真是神啊。当你抗拒神,说你不信神,永远不会信的时候,你知道吗,他已在做你的工作。有一天,他把你的心,一转过来,你会变得火热。

我太太真的一下子变得好火热。信了主之后,传福音,带团契,给她家里人打国际长途电话传福音,我看着帐单都心疼了。她去年回国探亲,临上飞机,带着她哥哥嫂嫂做决志祷告。她妈妈信了主,我母亲来了,也信了主,真的高兴得不得了。

这个信仰啊,是这么甜蜜,你没有尝过你不知道,等你尝到了甜以后,你见了谁想给谁嘴里抹一点,让他尝尝。毛主席都说过,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要亲口尝一尝。我们很多人没尝就说好苦啊。这是什么道理啊?

 

 

变了脸色

 

信仰的路上,总会遇到难处。别人的误解是难处,对你的攻击是难处;神学院里有难处,老婆有老婆的难处……但是你靠着耶稣,一个一个都能克服,都化作祝福,就是神给你的好处。妒忌来了,仇恨来了,误解来了,你靠着耶稣,不但不生气,反而更平安,更喜乐,可见生命得到了多大的进步,心胸变得多么宽广。

有人恨你是坏事,见了你向你吐唾沫,是坏事。可是如果你不但不生气,靠着耶稣,反而更爱他。你拥抱他,亲他,给他送礼物,为他祷告。结果他感动了,你得了一个永远不会离弃你的朋友。为什么?你是用爱得来的。而且你的因此变得更大了,更宽广了,又上了一层楼。

魏京生到了美国以后,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要采访他。那个记者是个基督徒,但是他不懂中文,就跟我要基督教的中文资料,说要转给魏京生。我就给他一大叠。魏京生看了后到苏晓康那里去,跟苏晓康说,远志明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入了教门了?苏晓康说,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他可蒙了大福了。

我们这些民运朋友都看到了一件事实,自从我们全家都信了主之后,变得不一样了。虽然没有发大财,但是我们不打架了。我们的脸色放光,孩子听话,夫妻相爱,一家和睦。

在电视片《十五的月亮》里面,有我在普林斯顿的时候的一些画面。那个时候我比现在年轻十多岁,但是那时我的脸色,不如现在好。脸色铁青,没有笑模样,好像谁欠我的债,我欠谁的债似的。但现在我不是这样了。

 

 

走过肝癌

 

前几年,我太太验血的时候突然发现有肝癌。那个时候,我已经搬到北加州,准备拍《神州》电视系列片,我太太还在南加州的洛杉矶。她打电话告诉我的那天下午,我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

所以那天下午四点多听到电话后,我就跪在那里祷告,痛哭认自己的罪,认我太太的罪。我说,神啊,我一开始信耶稣,我就出来传扬耶稣。我刚一受洗就出来作见证,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停过,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因为神是我的父亲,我可以跟他发怨言,我心中有什么就跟他讲什么。

那时我就庆幸自己有神,因为没有出路的时候,我可以转向神。如果我不信神,我太太得了癌症,我向谁祷告啊?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除你以外,在地上也没有可眷恋的。虽然我的肉体一天天地衰朽,但是神啊,你是我的力量,直到永远……

我不停地祷告,一直祷告了八个小时。人如果能跪在一个地方不停地哭,真诚地祷告八小时,一定能听到神的声音。真的,神就向我说话。神说,我爱你们,我爱她胜过你爱她。

就是这样一个意念,在我里面出现了。我知道这个意念不是我的。我高兴得不得了,就站起来,给我太太打电话。我知道她一定还没睡觉,她一定在祷告。我问她你祷告的结果是什么?她说,噢,好奇妙。今天我祷告时,圣经里的一句话老在我脑子里出现,就是那句话,耶稣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我听了好高兴,说:好,我们两边的祷告都得到了印证。不要再害怕,神已经医治了你。

过两天我太太去照X光,超声波,没有发现肝上有癌的?象。然后又去照CT扫描,也没有发现。但是再去验血的时候,血里面还是有肝癌的指标。

那段日子,我们夫妇俩个天天祷告。到第三次化验血的时候,指标就下降。到第四次,竟然完全正常了。到现在,几年过去了,一直正常。这也是个神迹,她连药都没有吃过,神把她的癌连根去掉了。

通过这件事,我们更加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要过去,一切都靠不住,唯有靠主。当时我们刚买了一个新的Townhouse,可是我每次拿钥匙开门的时候,我就流着眼泪想,神啊,我不要这房子,把我的太太给我留下。

我太太那个时候正好拿到会计师的执照,那是她梦寐以求的。结果这个执照寄到家里的时候,我太太一点都不高兴。如果是以前啊,她会高兴得请我吃一顿。可是那天,她把它锁在抽屉里,我都不知道。过了好几天,她才告诉我说:那个东西已经收到了。

我们突然发现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宝贵,没有什么吸引力,世界上的一切都像粪土一样。唯有我们的神,唯有上帝,是我们的宝贝。我们可以向他祷告,他可以拯救我们,给我们力量,在我们无依靠的时候可以依靠,在我们没有出路的时候是我们的出路,在我们软弱的时候是我们的力量,在我们痛苦的时候是我们的安慰,在我们面对死亡的时候,是我们的生命。

 

 

结语

 

有一句话说:心中有神的人,当黑暗来临的时候,他里面的灯就亮了。心中没有神的人,当黑暗来临的时候,他的灯就灭了。这句话非常好,很多人平时都看不出基督徒有什么好:你们挣钱,我也挣,挣得比你们还多呢。你有房子,我也有,比你的还大呢。你有孩子我也有,而且是一儿一女。看不出你蒙什么福?

但是你知道吗?当黑暗来临的时候,基督徒里面的灯就亮了。而未信的人需要灯的时候,恰恰没有灯。谁说人生没有黑暗的时候?人生老病死,忧愁烦恼,无妄之灾多到你想像不到。但是你有没有准备?当你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有没有出路?有没有光?

 

 

作者为《神州》、《十字架》电视系列片的总编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