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兴起中国

 

 

 

文/远志明

 

 

 

一幅恢宏的历史图景

 

在神学院上课时我总是坐在前排,以助视听。有个教室的黑板旁挂着一张世界地图,英文不入耳时,我常常走神儿琢磨这地图。有一天突然琢磨出门道来了。我发现,自从基督福音降在中东,先是在欧洲地中海建立基地。一千多年后,福音的种子藉着成千上万的清教徒,沿着四十度纬度平行偏南穿过大西洋,播散到美洲大陆。此后美国逐渐取代欧洲成为福音的大本营。这是历史上福音的第一次大东移。

今天,我们看到基督福音又继续平行偏南地向东移动,跨越太平洋登陆亚洲。以韩国为桥头堡(日本好像是西方世界在亚洲下的一个蛋,关于它以及亚洲“四小龙”与基督教文明的渊源,请参考《心灵的权力》一文),在中国大陆广大地区迅速传开,这显然是福音的第二次大东移。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基督教的重心移到亚洲,那么离它的发祥地耶路撒冷就不远了。中间剩下印度教和回教的区域,上帝或许要用下一次福音的“东移”(包括南下越过印度洋?)来解决。那时,《圣经》的预言就达成了,此其一。

其二,我又看到,基督福音的重心在哪里,经济社会发展的强点也在哪里。当年英、德、法、意等国是基督福音的大本营,也是世界的强点。随着基督福音的第一次东移,欧洲渐渐失了它原来首屈一指的地位。当美国接替欧洲成为基督福音的大本营时,它同时也成为世界政治经济军事的头号强国。今天,美国在经济上和道德上都在走下坡路,我们便在亚洲看到了明天的希望。眼下福音的第二次大东移,也正是世界经济热点东跨太平洋之际。这就明显的再现了历史上福音第一次大东移时的基本特微。

在这张五彩斑烂的世界地图上,我仿佛看见神的手从欧洲、美洲到亚洲轻轻拂过,像春风吹临大地,像太阳行过晴空,播下一道福音的彩虹,撒下一路生命的种子,结出一累累自由和现代化的果实。

 

 

神迹正在中国发生

 

神的灵在哪里,哪里就有自由,就有祝福。

两千年了,福音终于临到了中国,富强终于临到了中国,自由终于临到了中国!

我们看到神迹正在中国发生;

第一,从唐朝开始,福音进入中国,但从来没有在中国扎下根。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强大阻力。“五四”以来,中国人自我批判,反省传统,后来引进马克思主义,搞彻底的文化大革命,终于将中国传统文化破坏了。奇妙的是,作为破坏者的马克思主义,在完成了它的破坏使命之后也被破坏了,无人问津了。现在中国人的心灵一片空白,正是神用大能的手预备的广大荒地,等待工人们去开垦、撒种,然后开镰收割。

第二,一千多年来,尤其是近现代以来,无数的西方传教士,为了福音献身中国,一九五零年代初他们全部被驱逐出境,那时大陆有近一百万基督徒,此后四十多年间,在中国共产党无神论的教育下,在政治高压、宗教迫害和身心摧残下,基督徒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发展到几千万,增长了二、三十倍;光是在政府控制的“三自教会”里登记的基督徒就有近一千万(或称七百万)。从沿海到内地,从乡村到城市,“家庭教会”像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基督信仰像燎原之火,势不可挡,这件事绝不可能是人为的。这样的奇迹只有神才能行出来,因为神的灵就是催生的春雨,就是焚烧的烈火,无人能够阻挡!

第三,在“文化清理”和“教会增长”的同时,中国的经济也快速发展,十几年来每年增长十个百分点上下,着实令全世界吃惊。人们说中国不久将成为世界强国。果真如此的话,岂不正是前述那幅恢宏的历史图景在世界东方的继续展开吗?岂不正是“基督化”与“现代化”同步发展的历史事实在中国大地上的重现吗?有人会说,“基督化”若是神的作为,那么“现代化”应当是邓小平的功劳,不!若不是大势所趋,大道所迫和人心所向,会有改革开放吗?而大势,大道和人心的走向,莫不是神意?必然的事莫不是神意?至于神所使用者,可以是他,也可以是别的什么人,唯有神意必然成就!神可以用马克思主义,也可以废马克思主义,只是神意必须成就,谁也阻拦不了!看不到这一点的,说来说去也是瞎子;有违神意的,忙来忙去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没有牧人的羊群

 

神不仅展示了中国的前景,也下达了急迫的使命。

当年耶稣看见成群的人,像羊群没有牧人一般,就怜悯他们,开口宣讲天国的福音。

今天我们看到,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被油蒙了心,被钱遮了眼,灵魂迷失,心灵饥渴,却缺少(不准)牧人领他们到青草地,溪水边,倒是有许多(允许)瞎子领瞎子。

今天中国人的精神危机,表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意识形态的死亡。马克思主义是继儒家正统之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国家意识形态,国家意识形态的死亡不是坏事,但要有民间价值系统的接替。

二是价值系统的崩塌。历史流传下来的民间伦理和礼尚,长期以来(共产主义说教并没有从根本上动摇它)维系着中国最广大的农民和市民的心理秩序,现在被强大的物欲洪流冲垮了。

三是文化传统的断裂。从“五四”到“文革”到“开放”,中国的知识份子一步步地,自觉地遗弃自己的文化传统,直到他们发现自己飘泊在无垠的荒漠中,本能地想往那逝去的熟悉的遗产时,已经是太晚了。

四是道德良知的失丧。中国人的自私本性在长期被压抑后,突然膨胀、反弹,一下子把良知淹没了,道德既没有了儒家和共产主义的规范力,又没了良知作内在源泉,就不复存在了。

五是心灵世界的荒芜。在热气腾腾的物欲面前,思想已支离破碎,道德奄奄一息,那里还顾得上心灵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呢?于是心灵的地盘就让给了罪过、迷信、骗术和荒诞不经。

当今的领导人知道这个精神危机,却不能解决,因为自己也是心灵的瞎子,若他们自己黔驴计穷,举足无措,又硬是不让神的工人来牧养这些羊群,神就会发怒,让心里明亮的人来实现祂的恢宏旨意。因为神爱中国人,福音今天临到了中华民族。神要牧养自己的羊群,没有人能够阻拦。

 

 

一个合乎神意的中国

 

中国是下一个蒙神祝福的大国,神还要用中国去完成向印度和穆斯林国家传福音的大使命。就人种、历史、地理和智慧诸条件来说,世界上只有中国人适合承担这个大使命,所以,未来的中国,在一个相当长的年代里,必将是一个经济发达、政治民主、信仰坚实的国家。没有这三大要素,中国就不是一个合乎神意的国家,神就会继续磨炼它,直到它合乎神意。

于是,在通向未来的道路上,中国面临着经济腾飞、政治民主和心灵重建这样三个课题。

这三件事缺一不可,有了经济腾飞(市场化、私有化和中产阶级等),没有政治民主(多党制、议会制和言论自由等),中国社会早晚要发生动荡,一直动荡到有了民主制衡为止。同样,没有心灵的重建(以信仰为基石的文化更新、道德复兴和良知发现),中国人将沦为畸型,变得面目全非、狰狞可怕,中国社会将失去道德规范、伦理秩序和价值向心力,从而使所有的经济和政治努力变得毫无意义,人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啊!

 

这三件事也不能相互取代,有人说,经济发展了,别的事就好办了。但是,别的事也要认真去办才行啊!你若老是不办,神就要想办法去办了!

存心不搞民主的人,自以为高明,其实是愚笨。压制神儿女的人,自以为得意,实则有祸了!神要兴起中国,是要中国成为有信仰、行公义,与神同行的强国,这是神的美意,但若有人为了一党一派的私利,偏行己路,坏了神意,神必惩罚无疑,试想,得罪了人尚且要付出代价,与神过不去还会有好结果吗?神可以从石头中兴起亚伯拉罕的子孙,也可以从黄土兴起中华民族的脊梁,带领中国遵从神意。

 

 

福音将在中国复兴

 

神的儿女都知道,神让我们看见的,必带领我们成就。

凡是神让我们看见的,就是神让我们去行的,凡是神让我们去行的,神就一定亲自保守、加力、指引,直至成就,因为它是神!

的确,靠我们这些软弱无能的人,实在不能做什么,但是神能做到我们人做不到,甚至想不到的事。所以,若活在神的旨意中,便万事都有着落了。

 

一、今天福音在中国面临的头一件事,就是恢复正常化的地位。

现在的不正常,一方面表现政府对“三自教会”的控制,一方面表现在家庭教会一直处于地下状态,两方面都不能得到健康发展,难以完全发挥基督信仰拯救灵魂,净化人心,维护道德,稳定社会的正常功能。

福音的本性是属天的,不是属世的。耶稣说,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政府若不把属上帝的东西——荣耀、信仰和祂的教会——归给上帝,上帝就不把属于政府的东西——权威、秩序和它的人民——赐给政府。政府在人间不过像过眼烟云,上帝却永远看顾祂所造的人类。所以,只有蒙神悦纳的政府才能坚固,这正是我们所尊崇的祖先尧、舜、禹三代所持守之道。

福音的属天性,决定了教会的民间性、独立性、自发性。教会若越出本性,就是越出了信仰,后患无穷,如中世纪。政府若侵犯这本性,就是冒犯神明。

我相信,如果当权者自己不能明白这一点,那么,上帝一定帮助他们弄明白的。

 

二、福音在中国,还要取得中国化的形式。

福音在西方近两千年了,其间形成了繁杂的支派,沉闷的教条和骄傲的传统。近现代以来,受到理性主义、人本主义和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神学简直成了一种西方文化学术。

另一方面,福音在现代中国的传播,起步是在农村,至今还没有深入到文化层面,更没有像佛教那样与中国人独特的语言、历史、习俗、情感和个性相融合。

在这种情况下,福音中国化,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历史课题。福音中国化,实际包含着两步,即:福音在西方文化中的还原,和在中国文化中的再现、还原,就是从西方纷纭百态的教义还原到《圣经》,还原到耶稣,再现。就是以中国人的语言、心灵和真诚再现神对人的爱、神给人的道和人对神的信,使之融化在我们的历史、文化和现实生活中。

与西方人相比,传统中国人的悟性重于理性,灵气重于实证,会意重于逻辑,情感重于分析;这在科学研究上是弱点,在领受神的启示上就是强点了。《圣经》原本亦出自东方,更富有中国气息,所以,未来福音的大复兴将在东方,应是意料中事。

这就给了我们每一个如此看见的人一个大使命、大挑战,也是一个大鼓舞。

 

三、最后,福音在中国将结出普及化的果实。

超越西方宗派、遍及中国城乡的教会和团契,将成为维系整个社会之祥和气氛和道德伦理的民间自发力量,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人民对上帝的敬畏,对真善美的热爱和对执政者的顺从,也一齐增长,人们将重视他们的灵魂生活,更甚于他们的物质生活。

充满良知、忏悔、劝勉、祈祷精神和感激赞美情感的文学艺术,将在中国大地上兴起。

建立在基督精神上的平等、自由、民主和相互尊重,体现在中国宪政的统治中。

中国人历史的自豪与自省,现实的骄傲与期盼,都将与上帝的爱和公义,与上帝的承诺和信实,紧紧相连。

中国的科学和强盛,将一度成为世界和平的保障,成为仁爱的工具,把天国福音的种子传遍地球的东方,随后,当人类的败坏再接踵而至的时候,上帝在中国的儿女们,已在神圣的洗礼中获得了永生。他们的顾念,已不是所见的,乃是那所不见的了。

敬畏神的国和民是有福的。

神的国和神的民是永恒的。

 

作者来自北京,现于美国南部密州Jackson进修神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