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华斌

 

 

 

有一天在办公室,盯着电脑愣了半天。脑海里一片空白。突然从抽屉里掏出圣经,忍不住在扉页上写道:希望有一天,能像像样样地回家……

 

泪水,就那么地溢满眼眶

回家 一个最平凡的心愿

竟哆哆嗦嗦地揣在怀中

像怕惊飞一只小白鸽

只有远远地端详沉默

 

此刻的家呀

是喉间热烘烘的哽咽

 

 

(一)

 

家是漫长找工路上

在别人庭院里十分解渴的自来水

 

家是捧着父母来信时

默默流淌的热泪

 

家是随垃圾车沿街四处拣瓶子时

拾到的黄皮肤黑头发的目光

 

家是在重工厂里被冲床挖去一块血肉后

留下的缝了几十针的伤痕

 

家是在Boral砖厂流水线上

卖命搬砖时咬破的嘴唇和砸黑的手指

 

家是餐馆里洗碗切菜挨骂时的

无言、麻木和嘴角的笑

 

 

家是又坐在电脑前编程式时

涌起的自信和不服

 

 

(二)

 

时常 凝望看不见的故国

夜晚 常挣扎欲回于梦中

笑里 泪里一切的一切里

都有你

 

可——我——却不愿此刻踏上归程

这——不是我的错

这——不是历史的误会

这是让屈原投江的梦

这是五千年生生不息的自强

这是几万炎黄子孙归乡路的起点

家——我的中国!

 

作者来自福建省,现于澳洲一家电脑公司任职,并于皇家墨尔本理工学院攻读电脑硕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