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甸聊天:冬奥会、格莱美、同性恋

基甸聊天:冬奥会、格莱美、同性恋

[audioplayer file=”http://godoor.net/whjdt/dongaohui.mp3″ titles=”冬奥会、格莱美、同性恋“]

基甸聊天  2014年2 月11日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马瑞

音频:http://godoor.net/whjdt/dongaohui.mp3

sochi

 

大家好,我是基甸,今天是2014年2月11号。

 

这两天正在俄罗斯开冬奥会。对索契冬奥会,我在国内的报道看到的是开幕式上五环变四环的问题,有好多人讲到俄罗斯奥运会的条件好像比较差一些。不过,在欧美媒体里面,报道比较多的是跟同性恋有关系的,他们说普京好像是在打压同性恋的权益。

 

实际上,普京只是说他反对向孩子宣传同性恋。不过,欧美今天的“政治正确”觉得同性恋是最基本的人权,所以他们把这个看成一个人权的问题。所以很多欧美国家也对普京这样的做法、对俄罗斯有很多的批评。当然,普京自己是比较专制,俄罗斯在人权方面也是有些问题,但是西方这次主要注重的是同性恋的问题。在开幕式上,德国队穿上彩虹的衣服,Google当天也用五彩的图标来放在他们的搜索引擎上,这些都被认为是向普京、向俄罗斯抗议他们打压同性恋的权益。

 

无独有偶,在今年的格莱美奖上,同性恋也成为一个主要的主题。在颁奖仪式上,有一个集体的婚礼,他们唱了一首现在的同性恋者的”国歌”,叫做《Same Love》,”一样的爱”。在那个音乐下面,有同性恋的、异性恋的、不同种族的等等的人一起来举行婚礼。我本来是要跟大家介绍他们的这首歌和这场婚礼,但我看到王星然弟兄已经写了一篇文章,叫做《上帝的Same Love——也谈格莱美奖的婚礼》,所以我把这篇文章放在我的博客上面,大家应该能在网上搜到这篇文章,我就不多讲了。这首歌也是很有意思的,这首歌里面抱怨基督徒谬解“三千五百年的古书”(指《圣经》),说基督徒在讲台上宣扬仇恨(指这些反对同性恋的基督徒)。《Same Love》这首歌结束的时候居然引用了《圣经》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最后一句话说“从此,在主日,我不再哭泣”。

 

格莱美奖是一个流行文化的风向标,可见同性恋者高调宣扬他们的权益已经成为文化的很显要的部分,这个就是当今文化。不管基督徒怎么看这个问题,确实在当今文化里面,同性恋已经成为一个在他们看来,甚至是在一些教会的一些基督徒看来,可能跟当年的民权运动一样,现在演变成一个人权的议题。而且在美国可能就更明显,因为在文化里面,社会和文化对同性恋的接纳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我不知道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因为这样的缘故,或者说因为这样的结果,身边的同性恋者明显感觉越来越多,比如说我们的孩子在学校里面念书,他的同学、朋友、邻居的孩子、他的老师,很多都出柜了,你会觉得很诧异,好像比例已经是相当的大。当然,在教会里面,这也成为争议。慢慢地,有一些教会开始在这个议题上好像有很大的接纳度,甚至一些自由派的教会高调地“挺同”。

 

我今天也转载了陆尊恩弟兄的一篇文章,叫做《“有爱无类”——爱神,也当爱同性恋者》,这是讲说爱同性恋者。本来,我想这个是理所当然的,基督徒把同性恋看成罪,但基督徒是恨恶罪、爱罪人,所以爱罪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这在基督当中,我也承认有很大的争议。我转这篇文章也是马上要受到一些基督徒的批评,不过我觉得很多基督徒可能没有分清楚,对同性恋行为的态度和关爱同性恋者是不同的。我们要爱罪人,同性恋者是罪人,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圣经》里面也指责很多的罪——贪婪、撒谎等等,我们都有可能犯。那你要怎么样看这个事情?这个跟福音有什么关系?跟上帝的恩典有什么关系?我同意王星然跟陆尊恩的一些看法,我认同。

 

我们基督徒要怎样看待这个事情?首先我们要知道文化是在变的,不管我们喜不喜欢、接不接受,今天的文化对同性恋已经是这样的态度。那基督徒要怎样在这个里面活出我们的信仰?怎样跟人传福音?当然,我们不是说要跟世界妥协,认同世界的流行文化或者世界的价值观,但是基督徒也不能永远是怒气冲冲、怨声载道,天天在那儿抱怨。抱怨没有什么用,我们身边是有同性恋者,你说你爱罪人,那你要怎样关怀身边的同性恋者。我看很多基督徒就是把他们当成异类,而且只有本能的、生理的反感,然后就是觉得说这些人都是跟上帝敌对的。是的,没错,你可以说一切的罪都是跟上帝敌对的,但就像陆尊恩讲的,异性恋不能让人上天堂,一个异性恋者也是一个罪人,那我们怎么可以上天堂?当然是因为上帝的恩典,当然是人人都需要福音。所以我觉得与其在这边很苦毒的抱怨,不如想一想我们可以怎样正面的关心这些同性恋者、向他们传福音。

 

好莱坞的这些明星看上去都是很风光,可能也很高调,很炫耀,但是你知道他们需要福音。为什么?他们的心里面有他们的挣扎,他们有他们的需要。《Same Love》讲到爱,他们还是需要爱。虽然我们觉得他们找到的不是真爱,因为不管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他们在性的关系里面去寻找,那是找错了方向,找错了地方。但是我们有上帝的爱,我们领受了上帝的爱,要把上帝的爱带给他们。我们要知道,与其我们把它看成公然向上帝叫板、挑衅的行为,还不如说其实是反映他们内心的挣扎以及对爱的需要。我们要怎么样把爱带给这个世界,这是正面的。前段时间,我讲到比伯Justin Bieber,你看他的这种叛逆,我觉得他其实反映的是对爱的需要、对真爱的需要。前段时间也有新闻说Philip Seymour Hoffman,好莱坞的影星,才四十几岁,得过奥斯卡奖的、这么优秀的明星,因为吸毒过量死掉。还有这次格莱美奖爆黑马的Katy Perry,她从小是在教会的文化里面长大的,父母都是基督徒,很小就在教会,但是她很早就很叛逆,就偏离了基督教信仰,这个对教会来说也是值得反思的。所以,我想我们要怎么样看这个事情呢,这是对基督徒提出的一个挑战。

 

其实,文化跟我们的信仰、价值观冲突,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和我们的相悖,从来都是这样。但是在这个条件下,在这样的状况里面,基督徒要怎么样活出上帝的恩典、活出上帝的爱,把这个恩典和爱显给人、流露给人、传递给人,这是难的,这是一个挑战,但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不是说我们只是在那儿愤愤不平、愤世嫉俗。我想,我们需要温柔、需要恩典,需要上帝的爱!

 

好,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 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