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

 

 

 

文/种籽

 

 

 

我母亲是个基督徒。但是她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没有去教会参加聚会。我只记得她有一本厚厚的袖珍本圣经收藏在衣柜里,有时拿出来看一看。我十几岁时曾经为了好奇把这本圣经创世记一直读到出埃及记故事不再有趣之处。箴言那卷也读了,觉得好多话挺有智慧的。虽然我认为母亲迷信,但我对上帝印象还不坏,暗想若真有神的话,那么祂对我还不错(我自小长大诸事大多一帆风顺)。那当然啦,从理性上我接受唯物主义,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我们国家是被公认为真理的。我父亲是个忠心耿耿的搞物理研究的知识分子。家庭环境的影响使我建立了这样的人生观:”人活着时应该努力地为使社会变得更美好而工作。如果大家都齐心努力,我们可以靠着自己的双手,建成一个越来越美好的社会。即使有许多人不努力,我也还是要努力多作贡献。” 这实在是很理想化,因为事实上社会风气越来越糟糕而不是越来越美好。中国的知识份子除了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之外,还受到从许多方面来的压力,根本谈不上作献。到了八十年代,我对共产主义理想已经基本上失掉信心。至于做人,我还是决定要努力做正直人。虽然这好像是蚍蜉撼大树一样,对端正社会风气亳不起作用,但总不想去有意地助长歪风邪气。

出国以后我有机会更多地了解了基督教。当有一个广东省来的女孩子告诉我信耶稣所拥有的平安喜乐时,我主要的感觉是自己不需要。我觉得自己虽然有缺点,但有自己的做人准则,没入必要去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再重新接受教育,那不会有什么新结果的。并且每当我回想自己的生活历程时,总觉得已经很满意了,想像不出还有什么更大的平安喜乐。后来我这个基督徒朋友向我挑战: “我描述半天还不如你自己进来看一看,就会知道我讲的平安喜乐是什么样子的。”  我一转念,想到一句名言,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就动了试一试的念头。考虑我的 “试验” ,无非有两种可能的结果:一、我接受了耶稣为主,可是实际上神并不存在。我口中祷告只是对空气说话,心中祷告无人知晓,我只得到原来该得的东西。二、我接受了耶稣为主,成为神的儿女,神时常看顾、帮助、指教我。如果是第一种结果,我仍是我,我可以告诉别人并没有神,并不失落什么。如果是第二种结果,我就真是很有福气的人。考虑再三,暗暗试一试没什么不妥。于是按照朋友的指示,诚心祷告接受了耶稣为我个人生命的救主。我还祷告说: “上帝啊,求你让我实实在在地认识你,别叫我一天到晚按着自己的想像力去想像你,那样的话恐怕我就不需要信了。我愿意经历你的同在。” 结果从那天开始,我天上的父神,因为我接受了主耶稣基督,又因为我愿意认识祂,就施大恩给我,每天垂听我的祷告,为我显明许多我原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真理知识。祂教我看见自己的渺小和欠缺,又教我去体谅同情别人的愁烦埋怨。凡我按照信心去行神要我行的,祂都回报我极大的平安喜乐,这些都是我当初决定信主时完全没有想到的。

每当我想到上帝赐下祂的爱子耶稣,把迷失的我领回神的家里,就极为感动.我虽渺小,神郤能使用我去传递祂的爱。我还有许多东西要学,正如圣经上说的, “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至于怎样能因我的存在而使社会变得更美好,这个问题总算有了答案:不能靠着自己的双手,要靠神的爱。我活在世上的价值不在乎发表了多少科学研究成果或创造了多少物质财富,重要的是我周围的人能从我接收到多少光和热。如果伤心的人能从我这里得安慰,软弱疲乏的人能从我这里得帮助,好学的人能从我这里得知识,那就是我的贡献了。如果人家还不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那就是我要学习的东西,并且这个学习要持续到永恒。这就是生活的意义。知道了这一点,即使遇到了困难和试炼,心里也是欢喜有盼望。我巴不得告诉所有的人:如果你珍惜生命并且热爱生活的话,你也应该赶快来认识这位又真又活的神,因祂是人心里的力量,心里的光!

 

本文作者来自中国东北,曾获电工程硕士学位,现于加拿大任计算机程序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