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是咸的

 

 

 

文/宁子

 

 

 

人到中年了,早已蹉跎了如梦的年华。可是,心底深处依旧存留着一方静谧的园子,月影婆娑,幽香四溢的往事如清朗的星空,年复一年,岁岁如新。

人生之旅已经走了几十年,经过了一个又一个驿站,从地球的东边走到西边,从不谙世事的少女到为家事世业劳碌的主妇。生活的陀螺一刻不停地旋转,时间和地域改变了每一个人的位置。

唯有心底那片园子春色依旧,走到天涯海角,只要园子不荒芜,我就依旧找得见自己,依旧拥有希望。

九年前,先生拎着两只皮箱登上了国际航班,那是他人生之旅的重要的一个驿站,他带着东方的梦闯进了西方,从此开始了天涯海角行。

于是,我和女儿守住那片园子,开始了数星星、盼月亮的日子。月亮圆了弯,弯了又圆,漫漫的等待,无尽的挂牵,迟到的家书,孤寂的黄昏,离情被岁月酿得又酸又甜……。

人生祇有单行道,而生活却有许多方向,每一个地上的行者都在寻找路标,择木而栖是每个人的权利。

先生选择了外面的世界,我选择了他,也就同时选择了我们共度的人生。

等待了三度仲秋,女儿在玄武湖放走了她第一只远航的纸船,她相信世界上的水都只有一个源头,因此毫不怀疑几天后的某个早晨,爸爸推开窗户就会看到从加勒比海飘去的小船。桂树飘香的时候,邮车把一笺金闪闪的桂花捎到了大洋的彼岸,先生开启信封的时候,落在掌心的是如星的花瓣,沁入心中的却是沉沉的思情。月亮不总是圆的,唯有悠悠的思念在我们的心幕上,凝聚成一只又大又圆的月亮。

好多次好多次地盼望,盼望我们三个人可以共有一个月亮。

终于,飞越了海洋,我们从地球的那一半绕到这一半。从此,不再为月圆月缺惆怅。

从来不曾做过”淘金梦”,也从来不曾迷恋过霓虹灯下的杯光觚影。先生是为了寻一个失落的梦而来,我则是为圆他的梦,也为女儿的梦不再失落而把自己的梦丢在大洋的那一端。

三个人的世界再一次拥有了一颗又大又圆的月亮,可是,我们失落了月下漫步的悠闲,失落了筹划下一个驿站的经验。生活的陀螺越转越快,我们无力控制它的方向。

在美国安下第一个家。在雨季,床下积了一湾湾的水洼,我用簸箕往外倒水的时候,不由得怀念玄武湖畔我们那间铺了红地毯的卧室。

第一次接听电话,除了一句“Hello”就说不出第二句话,情急窘迫之中不由得羡慕起在国内当记者时的那段潇洒生活。

一切的行囊,一切的骄傲,一切的优越感都远远地留在了我启程的地方。我选择了先生,选择了家庭,选择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情意,也选择了应付的代价。

先生选择了外面的世界,选择了家里这颗月亮,选择了创业者的梦,也选择了沉重的责任。

外面的风风雨雨,他默默地为我们遮挡,没日没夜地做实验,赶论文;一捆一捆的求职信,一次一次地搜寻报纸上的广告栏;一次又一次地品尝  失败,一次又一次地寻找希望…….

清贫的日子也酿得出醇醇的情感,我们知道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垦荒,彼此所付出的代价,我们经得起“失败”,可是我们经不起“沮丧”。

三个人的世界,有一轮圆圆的月亮,这是上帝的祝福,无论我们失落了什么,这轮月亮都会永远给我们带来新的希望。

也曾有过难眠的夜晚,为失落的一切流泪;也曾有过低低的叹息,为不可知的前途惆怅;也曾有过难言的苦衷,为不胜负荷的压力伤感;也曾有过心灰意冷的时刻,为这番挣扎感到不值。

在漂泊异乡的日子里,这些情感就像旅行途中的暴风雨,它不能帮助旅人早一点到达下一个驿站,只会把人困在泥泞中。

失落的既已失落,没有失落的为什么还让他失落呢?

没有人知道自己的下一个驿站,唯有那位至高的天父为我们计划了地上的路,他既把我们从黄土地上带到了这片蓝色的海岸上,他必指引我们前面的路。

天父知道我们在地上跋涉的苦处,所以他让我们拥有一个家,有一轮柔柔的月亮,让我们彼此在月下相遇、相识、相爱,让我们在遥遥的路上彼此搀扶。

没有人不需要家,这个家不仅仅意味着“那儿有一盏灯,灯下有个人 ……”

海水是咸的,可是咸涩的海底深处有一个美丽的世界。行者的路还很长、很长,路的尽头有鲜花……。

 

作者来自南京,曾任记者及编辑,现住美国德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