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程票

 

 

 

文/江南

 

 

 

做事情需要有信心,才会做好它,但是当你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面对一件从未做过的事情时,信心是从那里来呢?

才来美国的第一学期,我的境况很糟,学费是亲戚代缴的,日常生活费用勉强打工支付,还选修了二门课程,所以一天到晚忙得天昏地暗,疲惫不堪;更使我焦虑的是下学期我在这学校获得奖学金的机会仍很小。

每星期天的早晨,我的教授Dr.Pittillo都开车接我去美国教堂做礼拜。我和教会的弟兄姊妹一起唱圣歌、读圣经、做祷告、在那里我忘掉了一周的紧张和烦忙,得到温暖、鼓励和放松。更得到力量。教会里的弟兄姊妹知道我的忧虑后,都为我祷告,并找牧师为此想办法。在我做完礼拜,与门口送行的牧师道别时他总会笑着对我说:“不必忧虑,一切主会安排的。”后来,Dr. Pittillo告诉我,如果下学期我仍拿不到奖学金,教会将帮我支付至少一半的学费。但我真不愿麻烦他们,仍四处寻找拿奖学金的机会。

一天天过去,接近学期末,我更加忧虑不安,上帝怎样安排?祂的奇迹在那里呢?我仍看不见,但我仍在祈祷。

期末考试结束了,我仍不敢偷懒,立即找了个地方打工去了;又过了一周圣诞将至,日子好艰难,希望更渺茫。圣诞节假的前一天(十二月二十一日),老板早放了我的工,我骑着Dr.Pittillo借给我的脚踏车去邮筒取信,马路上几乎没有汽车来往,人们都回家过圣诞去了,我愈感凄凉,孤影自怜;圣诞节是美国人的,我什么都没有。

信箱里只有两封信,当我看来信地址时,一封信立刻引起我的注意,这是我以前申请过的学校来的信,信中让我不迟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和他们联系,以确定有关入学事宜。十二月二十一日就是今天,现在已是下午两点多,我急忙骑车回到住处,抓起电话,拨到那学校,是系里的秘书接的电话,她告诉我系主任已离校渡假,系里要我自费去面试,再决定是否给我奖学金,并要我圣诞节后(一月二日)再与他们联系。我再打听去那个学校的往返机票要358元,几乎是我一学期的生活费,于是,刚才还令我激动的希望顿时又变得黯然。我希望能免掉这个面试。

整个圣诞,过得毫无兴致,在希望与失望相互交纵的不安中渡过;圣诞后的第一天打完工后我立即又给那学校打了电话,系主任一定要我去学校面试,否则很难决定是否给我奖学金。放下电话我好烦,不一定得到的奖学金与358元在我心中权衡着。

和我们系的几个教授商量后,他们都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我应该争取一下,如果录取我可以不回来,他们会帮我把行李托运过去,而且有一个给我上主要课程的教授更答应为我写推荐信。“好吧”我想:“不妨去一试!”晚上我又向资助我的亲戚打电话,征求他的意见,他很坚决地说:“去!在美国不能放弃任何机会,一切都要向前冲!”而且教会的许多弟兄姊妹知道我有这个机会,都为我高兴,答应替我祈祷,我信心更加足了。我想,这就是上帝的恩赐吧?

在我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我正在整理行李,突然电话铃响了,我拿起电话,只听对方讲:“中国长途,请找江南先生。”原来是我妈妈和妻子从中国打来的长途电话,我想这是我一生中接到的最令我感动的电话,在这个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当我放下电话时,我心里已经完完全全的明白了;这是一个选择,一个信心的选择。其实,这又不是一个选择,因为答案我已知道。

第二天清晨,Dr.Pittillo把我送到车站,我买了一张单程票,心中早已对这片熟悉的土地,善良热情、诚挚的人们说了“再会”。

结局不必再讲了,但我想引用圣经马可福音十一章24节做为结束语:“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所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作者来自山东,现于美国德州从事生化研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