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认识神

 

 

 

文/周小安

 

 

 

为什么要认识神?

 

认识神是一件合乎情理的事情。这正如一个失散的孤儿需要了解自己的身世一样天经地义。中国人之所以把这件合乎情理的事情当作不自然、不合理,是因为中国人长久以来被导入一个误区,以为自己就是从猴子演化的,并且变成了宇宙的中心,甚而至于变成了“圣人”或“神人”。

人成不了神,无论他自己或别人怎么将他“神化”。在生命的终极路上,“神人”和“凡人”都无法回答一个问题——我要往哪里去?

一个简单的答题方法就是:人死了,就哪里也不去了,一切都变为“无”。这和小学生解不出算术题就写“零”一样不合逻辑。

人若要寻找这个答案,就必须认识神。

 

 

什么叫认识神?

 

认识神就是找到人与神之间那个天经地义的关系,这种关系在神造人之初就确定了的,只是因着人类始祖的叛逆,这个关系被割断了。可是,无论人失丧多么久,人类的“根”却仍在神那儿,就像一个失丧的“狼孩”无论与狼为伍了多么久,哪怕他的什么都“狼化”了,他的基因却是人的基因而不可能是狼的基因。

那么既然人的“根”在神那儿,为什么许多人却找不到这个“根”呢?问题在于两点:

其一,早已认定自己是进化而来的,所以根本不存寻找的心。

其二,认为自己已经“进化”到一个绝对“高级”的地步,以至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自己已经掌握了认识世界、认识真理的标准。

现代科学产生以来,人们将逻辑、数学与实验融为一体,形成了一种较为客观的科学方法。诚然,这种方法是适用于认识自然界以及人类社会许多领域的,也正因为如此,“客观性”被现代人奉为金科玉律,被当作认识真理的唯一标准和途径。

其实,“客观性”本身就带有自身的局限性。所谓“客观”是相对于“主观”而言的。当人们采用客观方法研究自然事物的时候,便有意地将其与“主观”拉开距离,因而,人越是客观,就越离主观。而“位格”,包括科学家本人却是超越主观与客观的,是人自己在主观与客观之间作了一个划分。当然,人可以将自身“对象化”,也就是将人“约化”为自然事物;结果,人所认识的并不是一个真正完全的人,而是一个被“约化”了的人。这情形,即使在认识自然事物时也会发生。当科学家希望通过测量来认识一个量子系统(例如一个电子)的物理状态(如电子自旋)时,就不可避免地“约化”了被测量系统的状态。结果;他所获得的实验结果并不是原来量子系统的真实状态,而是被测量仪器“约化”了的状态。

这种“客观性”的局限是显而易见的。

人与神之间的关系,不是主客关系而是“位格”关系,这种关系是无法用客观规律来实验的。正如夫妻之爱、亲子之情是无法找到解剖学上的客观证据一样,实验室里证明不了的东西并不意味着这种东西不存在。

 

 

怎样认识神?

 

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14:6)

圣经上也说: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翰1:12)

人为什么只能在耶稣基督里才能认识神呢?

我认为有两方面的原因:

其一,人的心智能力有限;其二,人的良知心理的不完全。

神造人,也给了人认识自然的一定的能力,因为其他的被造之物是在人的位格以下的,人可以拿自然界来研究。而神是造物主,祂的位格和智慧远远高过人,以人的低层次的智慧怎么能够研究神的高层次的智慧呢?造物主与被造之物的天壤之别往往被自以为有智慧的“聪明人”弄颠倒了。这方面很典型的例子就是20世纪下半期以来关于“人工智能”(AI)的争论。

这里需要区分的是“弱AI命题”与“强AI命题”。前者追求的是以机器来模拟人类部分“智能”活动,这是无可争议的。有关“AI”的重大争论是关于“强AI命题”,这一命题认为人类总有一天能够造出在认知和思维能力方面皆与人完全无异的“机器人”。笔者无意评判这一争议的是是非非,无可争议的一个事实是,即使按照“思维是大脑的功能”这一命题,机器与人之间也隔着整个生物世界的道道鸿沟(从单细胞生命、多细胞生命、植物、无脊椎动物、脊椎动物到人)。人到今天,连一个单细胞生命尚且造不出来,又怎么谈得上造出在认识和思维能力方面与人无异的机器人呢?

人的心智能力有限,因此,人无法靠自己认识无限超越的造物之主。

从人的良知心理的不完全来看,人若不藉着耶稣基督,是无法面对公义的神的。公义圣洁的神对于有罪的人来讲是忿怒的审判者,一个人犯了罪,逃避审判是他的本能,除非他确信自己的罪可得赦免,否则,他是绝不会主动接受审判的。生活中的这类例子不胜枚举。

耶稣基督道成肉身,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从死里复活,完成了神的救赎之工。这一救赎之工是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事情(历史的考证,有力地证明这是确实无疑的)。神在十字架上显彰出来的赦免和爱罪人的福音则消除了罪人对审判的恐惧和反抗心理;而耶稣从死里复活则给人带来盼望和信心。因此,人只有藉着悔改并相信耶稣基督,才能认识神。

 

作者是加拿大理论物理博士,现于温哥华维真学院中国研究部研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