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曲的来历

她所爱的人与她分离才15 个月,就另立了新欢。她不断地问:人间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爱?于是一首歌曲的旋律产生了。

 

 

 

文/刘闯

 

 

 

爱是人生永恒的主题,爱是人类共同的追求。但是,爱是什么?到那里去寻找爱?每个人却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答案。

1988年,我在北京大学即将拿到博士学位之际,在导师的引荐下,与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位教授相识,并开始相爱。虽然我们经历不同,但我们有着共同的专业,我们都接受过最好的教育。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留下了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我们曾一同爬过香山,在颐和园,在北海,在天坛,在前门……在北京的许许多多地方都留下过我们并行的足迹。我们曾通宵在天安门广场一遍又一遍地听到那举世瞩目的命令,我们也曾在西单并肩目睹过那震惊世界的场面。在我们共同举办的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发表过有我们共同署名的论文。在汉城、在欧洲大陆分界线,在彼得堡的冬宫博物馆,在乌克兰的黑海之滨,在华盛顿的白宫草坪,在水牛城的大瀑布,在温哥华的世界博览会……在这个世界的许多地方都留下过我们亲密的合影。我们交流过相爱的言语,我们做过相爱的举动,我也曾得到过这样的许诺:“你的家就在我的心里,我的怀抱就是你的归宿。”

然而,在我们分离一年零三个月以后,他另立了新欢。我为着这个消息震惊,我的思维似乎已经停止了运转。我怎么也不会相信,但又不能不面对现实。

我痛苦,我流泪,我反覆不断地问着一个问题:人世间有没有真情,有没有真正的爱?所有的回应只有二个字,那就是痛苦。我孤身一人在海外,无人可以倾吐,无处可以诉说,我别无选择,只有来到上帝面前。

我以同样的问题向着神提问:神啊,请您告诉我,人世之间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爱?一股激情激励着我给这个问题谱上曲调,此时似乎只有借着曲调提出的问题才能将我心中的苦闷一泻而出。于是一首歌曲提问部份的主旋律产生了。

上帝在哥林多前书13章4-8节给了我这样的回答“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当我读到这一段经文,满腑的委屈似乎找到了诉说之处:“我们分离只不过一年多,就有这样的事发生,这那里是恒久,那里有恩慈?”顿时,满脸的泪水涌流不止,满腑的辛酸诉说不尽。“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这一段经文进入我的视线时,我似乎开始平静下来,我的思路渐渐地不再与他纠缠在一起,而是面对我自己,不要嫉妒他,不要夸耀自己。“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慈父般的教导使我感到了天父祂那广阔的胸怀,“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我赞同神的话语,我相信这是真理,但是,为什么我心中还是这么苦呢?为什么还是这么委屈呢?我需要的爱应该是没有泪水的爱,没有伤感的爱,没有痛苦的爱,这样的爱到那里去寻找?我的心在呼喊:爱是什么?爱究竟是什么?我到那里去寻找爱?

一段段经文如同一束束烛光在我心中闪烁,我的心渐渐地,渐渐地明亮起来;

到神那里去(马太福音11:28: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神是爱的源泉(约翰一书4:16: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

他那里有不尽的爱(哥林多前书13:8:爱是永不止息);

他爱我(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祂会把最好的给予我(马太福音7:9~11:你们中间,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给他蛇呢?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况且你们在天上的父,岂不更把好东西给求祂的人吗?)

伤感、委屈、痛苦、怨恨,渐渐地、渐渐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安、盼望、喜乐和感恩。感谢神,擦干我痛苦的泪水,安抚我受伤的心灵。感谢神陪伴着我度过这一段艰难的日子,又给了我莫大的恩典。祂用喜乐换走了我的痛苦,祂用恩典替代了我的忧虑。祂用平安铺筑了我生活的道路,祂用大爱融化了我前进中的障碍。祂告诉我:爱不是从知识学问中产生(诗篇62:9:上流人也是虚假)。祂告诉我:忘掉过去,直奔向前(腓立比书3:13: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人生多苦难,基督里有平安,我在这里找到了我真正的家,我真正的归宿。

这首歌曲初稿完成以后,当天晚上在加拿大温哥华哥伦比亚大学维真神学院中国学生学者查经班1993年圣诞晚会上(12月24日晚,北京时间12月25日上午)首次演唱。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大洋那一岸的北京市,一场婚礼在进行之中;大洋这一岸的温哥华市,这一首歌曲在演唱中。两个半球,两个天地,两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家。

 

作者来自北京,现于美国密西根州工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