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公寓良缘

(图片来自https://cdn.pixabay.com)

 

 

 

文/简海兰

 

 

 

寻常上班日的早晨,39岁的高明从费城市区一栋高级公寓里匆忙走出,赶着去上班。尽管时间很紧迫,他还是下意识地,边走边用手梳理着已经非常整洁光亮的头发。

今天,他穿着一件雪白的丝质长袖衬衫,戴一条暗红色底、浅灰色细条纹的丝质领带,搭配着深蓝色高级剪裁的西装裤,脚踏黑色真皮休闲鞋,手里拎着咖啡色软皮公文包。他扶正脸上架着的那副名牌金边眼镜,从走廊的拼花磨石子地上一路走过来,匆匆越过楼下大厅,和柜台前的郭经理打了声招呼,走出大门。门外耀眼的阳光,正好被遮蔽在那双自动变色的镜片里。

 

 

 

高明是在香港出生长大的华侨。听人说,香港只是一个海港,称不上是一个国家;而且香港人没有土地归属感,永远像无根的浮萍。高明对这个说法并不认同。

初中时,他随父母移民来到美国,早年吃尽了苦头。父亲积劳成疾,已过世好几年了。他帮着母亲支撑父亲留下的洗衣店,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如今,他在美国有份固定且薪资不低的工作,购置了这所豪华公寓里的一间房,又把母亲安顿在纽约皇后区一家设备不错的养老院。

母亲是个健康、快乐的银发族,一向独自面对自己的老年生活,除了时不时地催他结婚之外,好像不曾在其他方面给过他压力。其实不用母亲催促,他自己也很清楚,老大不小的,该成家啦!前些年,他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恋情,到如今都没胆量再重新开始另一个故事。但,当朋友们问他“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就是一心想找个伴儿,让人生下半场,过得精彩些!”

 

 

 

“天父必看顾你,时时看顾,处处看顾,他必要看顾你,天父必看顾你……”高明听见一阵清脆、悦耳的歌声自走廊前面传来。刘芳,一位30岁左右的女士,穿一件白底蓝色印花的短袖圆领衫,一条淡紫色的九分裤,配一双黑色凉鞋。此刻,正低头移动着手上的拖把,把磨石子地拖得清爽、干净。高明走近了,发现她的皮肤非常白晢,拖地的动作也十分优雅。她唱着歌,忘情地舞动着拖把,让人看着,说不出来地舒服。

咦,是新来的清洁女工吧?以前没见过!高明心中带点疑惑,很自然地多看了刘芳几眼,却一个不留神,碰撞到脚前刘芳清洗拖把的水盆,水花溅起落到彼此的身上……

刘芳抬起布满汗珠和水滴的脸颊,一只手在额前抹了一下,她鼓起红扑扑的腮帮子,无辜地望着高明,但仍带着一丝友善的微笑,很尴尬地打了声招呼:“早!”高明拍拍裤腿上的水珠,扯扯衣领,抬抬脖子,很随意地说了声对不起,就走出公寓大门。刘芳拄着拖把,颔首低头,一时不知再说些什么才好!

“任遭何事不要惊怕,天父必看顾你;必将你藏他恩翅下,天父必看顾你……”又一天,刘芳哼着歌正准备下班。她把清洁物品,一件一件收进铁柜,等候电梯停下来。电梯门开处,衣着整齐的高明,正手忙脚乱地四下找着什么。

“咦,您丢什么东西了吗?”

“我……我好像忘了带房间钥匙,现在进不了门了!”

“别急,我这里有这层楼每个房间的备用钥匙,可以帮你把门打开!”

刘芳从包里找出一串钥匙,很轻巧地就帮高明解决了难题。

 

 

 

星期六上午,高明想利用这不急着赶上班的日子,好好睡个懒觉。“住户用火不慎,公寓起火,请大家使用后面的防火梯,尽速逃离……尽速逃离……”,突然,公寓警铃大作,郭经理拿着麦克风高声通知住户。

高明穿着睡袍,套着拖鞋,头发零乱不堪,一反平日衣冠楚楚的雅皮形象,慌慌张张地跑向防火梯。迎面遇到也慌里慌张朝防火梯方向逃生的刘芳。出于本能反应,他一把抓住刘芳,带她一起逃到外面的空地上。直到认定安全了,两人才想起互报姓名,简单地介绍自己的身世。

拥有一次共患难的经历,两个人的友谊似乎一下子往前跨了好几大步,像是相知多年的好友,在异地他乡重逢,有说不出来的喜悦。

移民路,是一条不归路。在语言、习惯都不相同的异文化中求生存,更是异常艰辛。多少痛苦、多少孤单和寂寞,都只能默默地独自品尝。

刘芳说,在越南时,她是一名小学教师,是以难民身份,接受政治庇护才有机会来到美国的。高明听说过越南、柬埔寨那次著名的大屠杀行动,他们竟连小学老师也不放过。那时,刘芳被迫放弃教职,千辛万苦地来到美国,又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在公寓当清洁女工。

“有时劳苦,心中失望,天父必看顾你;危险临到,无处躲藏,天父必看顾你。凡你所需他必供应,天父必看顾你;凡你所求他必垂听,天父必看顾你。”刘芳再次在高明面前轻声哼唱这首歌,她说这首歌,是在难民营时,一位宣教士教他们唱的。

那时,刘芳父母双亡,举目无亲,又身处异国他乡,前途未卜,真是茫然不知所措。虽然她有佛教信仰,却不能帮助她安下心来。学会这首歌以后,她就时常哼唱,每次都能感受到那位天父的看顾,从中得到安慰和鼓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安地过去……

 

 

 

“铃……铃铃……”高明的电话响起。

“宝贝儿子啊,是妈妈呢,张阿姨介绍了一个漂亮女孩给你,我把照片寄去,你先看看好吧?”

电话那头,老妈啰嗦了一大堆,高明心里一下子烦躁起来!怎么办?他灵机一动,嘴角露出一抹恶作剧的微笑容,他决定——就这么办!

“妈,谢谢你关心,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长得珠圆玉润的!”

“啊,天大的好消息,怎么没早说呢?那好,我马上订票,上你那儿去,你把她约来给我瞧瞧!唉呀,真是件大好事啊!”

高明和刘芳,终于开始了第一次约会。在路口那家面包店。那个星期六下午,他俩的心情都格外轻松。

“麻烦你了,这是我申报所得税的资料,能帮我填写好吗?”刘芳将一份准备好的大信封袋交给高明。

“没问题,小事一桩,我过几天就填好给你!” 高明接过信封,放在座位旁边另一张椅子上,他搓着双手,一付心不在焉的样子,仿佛不知该如何接着往下说:“只是……只是……”

刘芳困惑地望着他。高明终于鼓足勇气,脱口而出:“我有一件非常棘手又紧急的大事,需要你帮忙!”

“请说,我们是朋友,应该互相帮助的!”刘芳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高明期期艾艾地说出,要刘芳假扮成女友,来取消母亲为他安排相亲的念头。刘芳起初觉得不妥,但经高明再三恳求,请她暂时帮忙做次挡箭牌,让母亲不再逼他就好。刘芳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帮这个忙。

母亲一见刘芳,就十分中意。听高明说,她父亲以前是校长,自己曾经是小学老师,目前从事“环境卫生保护”专业。嗯,环保工作,这可是目前美国最热门的行业啊!我儿子就是够杰出,找个女朋友,也那么有眼光!她欢欢喜喜,抱着满怀希望,回家去等儿子报告进一步的好消息了。

 

 

 

日子一天天平静地滑过,高明和刘芳的感情也在逐渐地变化着。

一天,在高明居住的那层楼上,刘芳正在仔细地拖着地板,与刚出电梯的高妈妈碰了个对头。

“哎?你……你不是我儿子的女朋友吗?你不是环保工程师吗?怎么会做这种工作呢?你这不是骗人吗?你在欺骗我儿子的感情啊……真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刘芳委屈地低声嘟哝着:“我又没说我是环保工程师,我本来就是负责这间公寓的环境卫生嘛!”

高明的母亲一时气出病,回不了家,只好留下来。此时,恰好赶上高明要出差。面对母亲的不满,高明忍不住和她争辩:“你看,我没有女友,你整天烦我,我有了要好的女友,你又反对!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怎么才能让你称心如意?”

母亲听了,气得一言不发。

高明心里也生气,但出差是事先定好了的,只能匆匆离家。临走前,他放心不下,只好去找管理公寓的郭经理,请他帮忙关照母亲。

郭经理让刘芳去高明的住处帮助照顾他的母亲,刘芳本来不情愿再和老太太见面。但想想已经过世的母亲,她的心又被触动了。

她拿起钥匙,缓缓地走进高明的家门。一声不响地烧好开水、煮好稀饭,一个微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渴!”刘芳急忙端着水,扶起老太太,慢慢地喝下去。

老太太稍微有些力气了,在躺椅上坐起来。听见刘芳从厨房里传出的歌声:“无论你遇何种试炼,天父必看顾你;软弱疲倦靠他胸前,天父必看顾你……”老人发现,刘芳其实是个可亲的孩子。

她慢慢地和刘芳搭话交谈起来。知道了她可怜的身世,晓得了她学这首歌的由来,老太太对她的怜惜之心也由然而生。如果能得到这样的女孩做自己的儿媳,也是件有福的事呢!看她,又单纯,又快乐,虽然工作辛苦,却甘之如饴,虽然职位不高,却认真持守。等高明回来,得赶紧催他一下……

又是寻常上班日的早晨,41岁的高明,从费城市区一栋高级公寓的住房里神采奕奕地走出来,快步赶着去上班。幸福的婚姻生活让他的脸上洋溢着亮光。

温馨的屋子里,33岁的刘芳正在打扫房间,她想趁宝宝睡觉的时候多做点家务。今天,婆婆要从纽约来访,当然要准备几样拿手的好菜,请老人家品尝品尝。

婆婆一进门,手上大包小包还没来得及放下,就走到宝宝的床前,赞不绝口地说:“这孩子,跟我们高明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真是好看!”

 

作者来自台湾,现住宾州。基督使者协会书房文字资源部同工。

刊于OC123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