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梦乡

 

 

 

文/阿甘

 

 

 

好多年以前,象牙塔中的一个人,偶而曾哼过流行的一首歌,也曾很动情地,喜欢那一段无奈的歌词,“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己,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那时,他不知道,有一天,他真的会远行他乡,离开那一片故乡的土地;他更无法料到,多年以后,故乡千里之外的一个早晨,这一段记忆中的歌词,又一次隐现,飘渺如乡音。

他想起了家,在异国的他乡;在冬季,是飘雪的日子。

早晨,很好的阳光,蓝蓝的天,散淡的几朵白云,清爽的感觉令人十分惬意。出门的时候,忽然间注意到楼前一地斑烂的落叶。叫不出名字的一棵树,说不清形状的叶子,还在风中盈然翩翩……

噢,梦中的海棠,他在心灵深处猛叫了一声。无法拒绝,不能反应,他只能伫立风中,承受那一瞬间的震撼!恍惚间,越过太平洋重重雾霭,飘过西域阳关寂寂古道,耸然涌出的,是那一片生于斯、长于斯、哭于斯、歌于斯的故国山河。

乡愁的灼痛,沸血一样的红,一如天地间万千海棠的肃杀。

近中午的时候,又有几抹淡淡的阴影,掠上他的额头,怎么也挥之不掉。

习惯性地来到平日光顾的Burger King,远远地看到停车场一片空荡,这才意识到今天是感恩节,连快餐馆也关门大吉,回家吃火鸡去了。仿佛中国人大年三十的一顿团圆饭,在这一片美利坚的土地上,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吧!谁叫你是一个无根流浪的异乡人呢?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心情一下子有那么一点的沮丧。

好不容易找到州际公路边上的一家McDonald,还在营业。要了一份薯条和汉堡,靠墙坐下,他留意起窗外的阳光来。佛罗里达州的午后,特别明亮从容,远处车辆穿梭不息的公路,一览无遗;店里的顾客也似乎不少,不过很快地,他就发现,他们绝大部分,也和他一样,都是客旅中人。或许他们有的是连日赶路,去赴晚上烛光下感恩节的晚餐,或许他们也如他一般,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如此大千世界中,小小的一个城镇,在这无人知晓的快餐店里,你,我,他,不一样都是转徙人生路的过客吗?

想到晚上,他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微笑,竟然又有了温暖的家的感觉。教会里的徐弟兄,好几天以前已经打了电话,邀他今晚到家里共渡感恩节。二千年以前,造物的主宰道成肉身,当祂重归天上的时候,留下一句话,“你们要分散,各归自己的地方去,留下我独自一人;其实我不是独自一人,因为有父与我同在”。二千年过去了,青山夕阳依旧,祂的话语一如天地般留存。再一次抚慰着世上一个客旅的心灵。噢,怎么会是一个人呢?他责问自己。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从四年前的那一个感恩节开始的。他又一次回顾这一段的经历,愈加地相信,冥冥之中神的安排和美旨,是所有这一切唯一可能的解释。

他忘不了初抵异国的那个冬天,短短二天的一个聚会当中,认识了Leong和Rachel,自此一种新的生活向他展示;飘洋过海,梦寐以求的一种信念,一种人生,竟然白白地承受。

他更忘不了那一个圣诞节,一夜的篝火,至今仍然萦绕在他的生命当中。

那一夜,他和他室友的家在一起过圣诞节,是在野外湖边的一个木屋。室友兄弟姐妹有十几个,本来素不相识,都是流落街头无辜的弃儿或孤儿。而他们(现今)的父母,却以神的爱心将他们抚养,给他们一个温暖的以神为纽带的家。每年的圣诞节,现已长大成人的他们,尽管分布遍及美国各地,却不管怎样,总要回到父母的身边,共同献上感恩。

那一夜,月光透过稀疏的林梢,泻在如镜的湖面;湖堤的四周,篝火隐约明灭,天地间一片清静安详;红红的火光,照着围坐成圈的每一个人激动兴奋的脸庞。

他忽然有莫名的感动,为那金钱世界里面尚存的这一片爱心温情;也为那一种无私无怨身心的奉献与不舍。

那一刻的感动,便成了他生命里铭刻的记忆,在这个佛罗里达午后的阳光中,再一次令他脸上有了灿烂的笑容。

或许,梦乡海棠,那一夜已飘进了他心灵的庭院,件随着他的生命,春夏秋冬,长盛不衰。

凡劳苦担重担的,拾起这一片天国降下的海棠,珍藏起来吧!祂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或许,他会回答说,他已不再流浪,造物主的穹苍宇宙,便是他的家园。

或许,他会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作者来自广东,现于美国佛罗里达州攻读电机工程。

《“海棠梦乡”》 有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