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愿受束缚,重获真自由 / Hope Xing

上帝那么爱我,我却一直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和理由,拖延又拖延。上帝终于答应我的祈求,给我灵感和勇气,与我有更亲密的关系。

文/Hope Xing

2001年,我们一家人从北京移民卡尔加里。和多数大陆来的技术移民一样,我们深受无神论的影响,相信自我奋斗。但是一直以来我们不排斥基督教,反而很敬畏。我们老大的英文名叫Dorothy, 希腊语的意思就是Gift of God(上帝的礼物)。两个孩子的中文名一个叫益善,一个叫益美,美善二字也频繁出现在圣经里。

我们同时也热爱自由,不愿受束缚。这也是我们移民加拿大的原因之一。

用心灵去感受

我和老公都是学计算机的,多年从事编程工作。理科生最基本的思维要求就是逻辑性强,更愿意相信科学的推理证明。我们也曾经试着读圣经,却无法理解其中的奥妙。基督徒传福音也无法说服我们。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认为如果上帝真的存在,既然无法证明,那就让我们亲眼见一见,见过我们就相信了。但是,上帝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的,慢慢我们明白,看不见并不表示不存在。上帝是一个灵,我们不应该试图用人间的科学去证明。比如,我们二人彼此深爱,但从来不曾怀疑男女之间的爱情是存在的。其实爱情也是肉眼看不见、无法用理论去证明,需要用心灵去感受。

不可否认,这个世界太奇妙,绝非偶然碰撞的产物。上帝通过他创造的万物显示他的存在,通过圣经让我们得知他的心意,也透过耶稣基督赐下救恩。圣经里记载的神迹不胜枚举,很多基督徒在现实生活中也经历到上帝很多真实的见证。

我们突然领悟到:不是上帝没有显示给我们看,而是我们经常视而不见,只看自己想看的,而不是敞开心扉,用心灵和诚实去看,去感受。

何谓真正的自由?

在中国,我和老公是技术骨干,不想参加任何党派,不愿意思想被束缚。我们迟迟不肯成为基督徒,一方面以为会被束缚,一方面以为自己能做自己的主。

慢慢地,我们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如此有限,目光如此短浅。当我们读到圣经上说,“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罗马书》7:15)这段经文对我们触动很深。理论上,谁都知道应该怎么做好的配偶、好的家长、好的子女,但是日常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所作所为。这让我们更深刻地了解到自己的罪性。我们确实无法作自己的主人,因为罪性深深地根植在我们心中。若没有耶稣基督,没有圣灵的帮助和引导,我们就会被罪控制,成为罪的奴隶,成为世俗的奴隶。

我们渐渐意识到,不选择让上帝作主,其实就是选择让罪作主。让上帝作主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人的渺小和脆弱

从求学到工作,我一直以来算是顺利的,学校里一直是三好学生,奖学金专业户;工作后是交通部的三八红旗手。老公和我当时合作开发的软件被中共中央组织部推广给所有的部委。几千个用户遍及全国各地,包括香港、澳门。我们算是非常成功的程序员。我们自己办理移民,不到1年搞定。

“9·11”后,我们登陆卡城,虽然当时加拿大整个经济形势非常差,但是我们相互鼓励,根本没有体会到移民第一年的艰苦。我不到半年就找到专业工作,不到一年就买了独立屋。即使我怀老二3个多月时被裁员,老公没有专业工作,还有房子要供,由于我们之前盘算过各种可能性,因此并没有慌乱和焦虑。老二出生后,老公得到一份在家工作的机会。3个月后我去U of C (U of C,卡尔加里大学,全称University of Calgary)上了9个月的程序员面向对象技术文凭班,之后顺利找到一家软件公司,然后跳槽到教育局至今。

一路走来,我们生活越来越好,两个孩子聪明、可爱、懂事。我们似乎无比强壮。然而,婆婆的去世,瞬间把我们打蔫了,让我们深刻地认识到人是如此渺小和脆弱。

我的婆婆非常明事理,从来都是看媳妇好的一面,不说媳妇的半句坏话。婆婆在的时候,我们连温哥华都没有去过,所有的假期都会回国探亲。老公恋家,基本每天都要给婆婆打两次电话。婆婆总是跟我们说“老人是按天活的”,我们却一直拒绝做最坏的心理准备。然而那一天还是来了,婆婆78岁时离开世界。从此,老公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有妈的男人了,我时不时会看到老公拿起电话,却又放下。本来以为给老公足够的亲情,会很快让他恢复,但是我发现有些损失是无法弥补的,有些伤痛永难忘怀。人是如此渺小、脆弱和不堪一击!我们需要牧羊人的指引、教导和爱护。

越来越多的经历使我们意识到,自己所谓的聪明和能干在上帝面前不值一提。

恋爱和信仰

也许有人觉得这两样没什么关系,但我觉得挺相似的。我认为爱情需要用心呵护,信仰需要用心感悟。

大学毕业后,我和老公没多久便相识、相恋,那是纯粹的爱,没有什么物质基础。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大家都没房没钱,年轻的单身族下班后就经常一起打牌、聊天。谁喜欢谁,就真是喜欢谁,没有功利性。年轻人恋爱、结婚,水到渠成,单纯又美好。我觉得有些人在相亲时更多地会权衡对方各方面的条件,考虑对方是不是有其它动机,过于理性。

我和老公都希望我们信仰的过程也能像恋爱和结婚一样美好,不是为了恋爱而恋爱,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不是为了有信仰而有信仰,不是为了相信而相信。很长时间我们找不到感觉。突然有一天,圣灵告诉我,我的心态不对。我是用一些人相亲时过于理性、防御的心,去寻找浪漫的爱情。浪漫的爱情需要双方的信任,需要双方用心交流。

慢慢地,我学会放松自己,不戴有色眼镜,不以防备的心去思考,只是敞开心扉静静地去感受并体会上帝的存在。

重新认识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基督徒的标准太高了,我们身上的缺点太多,还没有资格当基督徒。如果按一般的标准,自己还算不错;如果按基督徒的标准要求自己,总会觉得有差距。所以我认为,等我们尽量改好了以后再说吧。

然而,时间飞逝,我们仍改进不大。有一天,圣灵感动我,凭借自己的力量,很多事情永远做不到。只有和上帝一起,让上帝作主,我才能改变自己,才有可能做到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

圣经告诉我们,要想跟随基督,一定要爱基督超过爱自己和家人。我们曾经想不通,因为我们太爱自己的家人了,如何能做到这点呢?我们认为生命属于我们的家人,不适合做基督徒。

神学院教授Jimmy的一句话点拨了我们,他说:“我越爱基督,我就发现我越爱我的夫人。”我们理解到,当你归顺基督的时候,你的心中就有了爱的源泉。这爱不仅源源不断,而且更加明智和适宜。虽然基督成了第一位,但是你的家人会感受到你更多、更温暖的爱。

心不再封闭

有一次查经小组的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牧师问我如何做才能信主耶稣,我脱口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心里是信他的,我已经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存在。当我安静我的心,不加防御地放松时,我能感受到我的心扉敞开了,一股神奇的能量充满了我的身体,我觉得那就是圣灵。但是我没有勇气在公众面前承认我是基督徒,我信耶稣。就像我和上帝是地下恋情,不敢让别人知道。”

牧师说:“上帝说两个以上的人在一起祈祷,我就和他们在一起。这就是公开场合了,我们就是你的见证人。”意识到他说的没错,于是,我终于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我的眼泪瞬间就涌上来,根本无法控制。

上帝那么爱我,我却一直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和理由,拖延又拖延。上帝终于答应我的祈求,给我灵感和勇气,与我有更亲密的关系。这一刻,我不想再找逃避的理由,不想再封闭自己的心。我感觉我终于投入到爱我的天父的怀里,我终于认他为父了。眼泪冲开了封闭的心灵,我的心归向了天父。

一段时间又想:既然上帝了解我们的心,我们信他、爱他不就行了吗?为啥非要走受洗这种形式呢?

默想之后,圣灵使我意识到:结婚是一种承诺,承诺爱配偶一生。信仰也是一种承诺,承诺让耶稣作主一世。

婚礼是在众人面前见证我们的爱情,受洗是向世人宣布我们和耶稣的关系。

在家庭中活出信仰

当我决心信主的时候,我不愿独自前行,我想等等我的老公,我希望我们的思想和世界观不要相差越来越远。

另外,当我静心祈祷的时候,我感到上帝对我说:“你和你的老公都是我拣选的人,你是我派去爱他、帮助他的人。”因此,我经常和老公分享自己的感受和感动,希望能带他一起奔向天父,而不是自己跑在前面,让他越落越远。

现在,我和老公决定同时受洗。受洗将会让旧的我们一同死去,让新的我们一起重生。

很多为人父母的人可能和我们有同样的感受,那就是孩子成了自己心头最柔软的牵挂,心甘情愿地为孩子付出。然而,不管我们怎样努力,也无法保证孩子在学校,将来在社会能不受到任何伤害和委屈。孩子平庸,怕他们受欺负;孩子出色,又担心他们高处不胜寒,压力大。

我们不想勉强孩子接受信仰,但是带她们到教会,让她们有机会认识主耶稣,是我们的共识。我们的能力太有限,认识也太有限。我们愿意把孩子们带到主面前,愿上帝教育引导保守我们的两个宝贝,让她们能有蒙上帝喜悦的人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