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罗博学

 

 

 

我童年时代在乡下度过。漫长的童年时光,陪伴我的是一摞摞精彩绝伦的连环画。这些都是远在省城的父亲,回乡时带给我的礼物。它们给我的惊喜,远比那些小吃、玩具大得多。其中有《西游记》、《哪吒闹东海》、《水浒传》、《封神演义》等等,大多是儿童喜好的神话。在读这些美妙的小人书的时候,我感到其乐无穷。即便在睡梦中,也仿佛进入那些感人的故事中,与诸般神话人物比试武艺。

可以说,我的童年时代,充满了幸福,更有对于“天庭”、“地狱”等的奇思妙想,和由此而产生的梦幻心理。

年龄稍长,我们举家迁到省城。在那个日益发达的都市,很难享受到乡下的静谧和空气的新鲜。尤其心灵难得平静,惟有在阅读中,才得到升华和塑造。

当时的校园,风靡《圣斗士》等动画读物,但是我对这些却从不感兴趣。或是因为心理的早熟,我开始阅读《天方夜谭》等国外读物。其中的故事轻而易举赢得了我的眼泪,又奇妙地在瞬间带给我欢笑和对未来的向往。

那时心中对未来的勾画,是充满真、善、美的完美世界。这样的世界没有痛苦,没有泪水,只有欢乐和光明。虽然如今想来未免太过天真,但那一直是我的梦想,占据我当时的所有渴望。

尽管童年如此美丽,但是很快就消逝了。我童年最后一次的六一儿童节,竟是在病房中度过的。我在神智不清的状态下,告别了我的童年!

生命之花,在疾病的罅隙中生存,无数次就这样挣扎在生命边缘。那时,我每天需要做氧疗,每天注射点滴。生活开始像一汪死水,失去了动力。但是,我唯一不放弃的,是我对书的嗜好。也是书,陪伴我度过那一段最痛苦、最漫长的日子。

一天,父亲来医院时,带给我一个匣子。我还在病床上迷糊着,但一看到父亲手中的黑色匣子,立即坐起来。父亲打开后,是几本书──《生命的追问》、《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骆驼祥子》。

这三本书,向我展示了同一个生存境界。在我看来,就是那朵罅隙中的花儿,终于在罅隙的逼迫中生长了,并且比任何花朵都要鲜艳和纯美。无论结局如何,经历了,就体验到生存的精彩,体验了生命的激情。

然而,真正的改变,是从信仰开始──母亲是基督徒,信主已有40余年。我从小便跟随母亲相信,虽不理解,但是能感受到蒙上帝保守的甜蜜和幸福。直到数年间旧病多次复发,次次都奔波于医院与家之间,感受到肉体已不堪负荷之际,我才真正走向了基督信仰,走向了神。

在信徒的鼓励和帮助下,我开始认真阅读圣经,并且平生第一次开口祷告,呼唤主耶稣基督,求他医治我。现在想来,神的医治真的很奇妙,他一次次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挽拉回来,减轻我肉体的痛苦,使我的心灵喜乐、平安。我这时才知道,惟有神,可以更新我的生命和灵魂。

从此,一直到现在,旧疾再没有复发。我对神的认识亦日益明晰,在信仰上也日益坚固。这是个盲目“造星”、偶像泛滥的时代。我也曾经追求过那些偶像、明星之类,将他们奉若神明,顶礼膜拜。可是当我进入基督信仰之后,突然感到往日喜好已黯然失色──无论他们取得何等成就,最终与我无关、无益。真正以挚爱的情怀每日关怀我的,只有我们在天上的父。他的话语成为我日日必须的粮食,好像一日三餐一般,普通又必不可少。

爱屋及乌,我开始特别关注涉及基督信仰或基督精神的文学作品,欣赏之后立即享受到纯洁美好的心灵之光的照耀。世俗文学作品是这个现实世界的描本,自然充满了病态、充满了罪恶。尤其在这个时代,很多作家丧失了作家所肩负的荣耀使命──拯救人类灵魂,而开始拜倒在金钱利益之下,一味迎合大众口味,搞起了“下半身写作”、“肉欲写作”、“床上文学”等等。

不同的是,有基督信仰的文学作品,则肩负起拯救的重任。在真理之光的照耀下,给人类指明一条通向永生的道路──十字架的拯救之路,这远远比一切虚假的冠冕,要辉煌、荣耀得多。这才是我此生要读和要写的书。

 

 

作者现居陕西咸阳,从事写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