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值得羡慕的

 

 

 

文/徐细

 

 

 

1962年我出生于一个干部的家庭。父亲是一位老红军。由于他的战斗史特别显著,加上年纪也较大,因此资格自然是最老。那个时候,老老少少都亲切的称他为“徐伯伯”,记得当时自己因此常被人们争着抱去玩。

不久以后,文化大革命开始。因我们居于偏远城市,运动波及量不大。又因父母性格温良正直,为人忠厚和善,多次运动都平安无事。我们兄弟姊妹四人在学里都被立为榜样,为老师所重用。从加入红小兵、红卫兵到共青团,自己从未写过申请书,自然而然就是其中一员。同学们当然很羡慕我了,自己也以为命好,慢慢形成一种优越感。

以后,又顺利考上大学。随着年龄的增长,思维意识不断成熟,开始对周围的人和事物加以观察、思考。我渐渐地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因为命好,生活道路才如此顺利,而是顺从了世俗。有了这种想法后,开始产生“叛逆”心理。大学四年期间,除完成学习任务以外,其余时间全用在文艺、体育活动上,对政治漠不关心。尽管这样,领导仍多次找我谈话,并被列为“入党对象”。但这时的入党手续不像以前的入团手续那么简单。首先必须自己写申请,然后每月写思想会报,同时还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学习班。这样,直到毕业前,自己还是一个“非党员”。有一天,系党总支书记找我谈话说系里想把我留下来,但考虑到我不是党员,提名到院里时会通不过,希望我在提名前赶快写申请,系里进行“突击入党”。我拒绝了,奇怪的是院里竟然没有反对。就这样,我被留校工作,而且还被任命为系团总支书记。于是,我又成了大家羡慕的对象。

毕业后不久便顺利地结了婚,丈夫是国内有名的青年画家。这时候的人们不只是羡慕而已,可以说是有点嫉妒了。以前,父母宠着、爱着,尤其是父亲,从未对我说一句重话。现在又有丈夫爱着、宠着,一切都不用我考虑,样样都是现成的。婚后不久,丈夫应邀到美国办画展,接着便定居下来。渐渐地,我心里失去了那种安全感。这期间,父亲又不幸去世。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我不禁自问:“那些慈爱,关怀都到哪去了?为什么人们所羡慕的不能维持长久,直到永远呢?”久而久之,自己变得任性和暴燥起来。

一九九O年圣诞节前,我以移民身份到美国和丈夫团聚。由于四年的分离,双方之间有了距离,各自希望对方能理解自己,按自己的意志去生活。为了寻求精神和感情上的解脱,我又跨进了学校的大门。这时,我认识了一位基督徒朋友,她向我介绍耶稣基督。于是我想到了上帝。但我弄不明白谁是耶稣、谁是基督、谁又是上帝?因此,我想到教会去看看。当我把这想法告诉丈夫时,他的回答是:“信什么上帝?你的上帝就是我,信我好了。”为了不让夫妻感情因信仰而产生磨擦,从此,我不再与这位基督徒朋友过多地交往。每当她打电话来问候时,我总显得心不在焉,或问东答西的。虽然如此,我和丈夫之间的矛盾还是没有解决,并且日益加深。终于有一天,那是1991年8月21日晚上,我们大吵起来,一气之下,我破门而出,心想他不会让自己的太太一人走在这夜深人静的街上的。但我想错了,半小时过去,身后毫无踪影。这时候的我完全陷入绝望之中。我想他既然这么狠心,一定是没有任何的爱了,那我还留恋什么呢?不如一死了之,一了百了。于是,我毫无畏惧地向密西根湖走去……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感谢上帝,祂从那时候就看顾我、保守我。不仅差人阻止了我那愚蠢的行动,而且还带领我认识了很多基督徒。在他们的帮助下,我重新鼓起勇气走向生活。

离婚后一个月,我参加了教会九二年举办的最后一期基要真理班。在刘老师的教授下,我开始认识了上帝  我们全能的父、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并且明白了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这时的我才能真正地面对自己、检讨自己、承认自己有罪。我知道是圣灵感动了我。于是,十月六日晚上,在助理牧师的带领下,我决志接受主耶稣基督为我一生的救主。从那一刻起,我便知道上帝是爱我的,赐我这样大的荣耀,为上帝的女儿。世人迟早都会离开我,只有神,直到世界的末了,祂都与我同在。

接着,我参加了“第二十届北美华人基督徒冬令会”和教会九三年第一期的受洗班。通过吴教士深入浅出的辅导,我更坚信上帝是万能的真神。祂派独生子耶稣到世上来,为世人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且从死里复活,叫一切信祂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为此,我愿意在众人面前作见证,荣耀主的名。圣经上告诉我们:“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翰福音1:12)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这才是真正得羡慕的。

 

作者目前在餐馆打工,准备再读书。本文由芝加哥芝北华人基督教会《会讯》提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