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不失联的爱 / Yasmine

文/Yasmine

2020年8月末,我以联合培养硕士的身份来到L省D市中科院下面的一个分所,此前我一直在S省Y市读书。Y市和D市之间只隔着一片海域。
摇摇晃晃的吊桥上,时不时飞过几只海鸥,叫醒了大朵大朵沉睡的浪花,碧水长天一色,白浪翻滚逐沙滩,这片海域很美。在海域的两端,我度过了三年的硕士时光,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破碎与重塑之后,我回归信仰,也确认了属于我的那一份永不失联的爱。

他一直都在

我的本科学校是一所双非院校,并没有保研名额,所以我选择考研,本来想考到T市的NK大学,我还特意趁着假期去那个学校转了转,结果却不尽如人意。我的考研分数达不到那个学校的要求,几经辗转,只能调回Y市的母校。

当时我灰心失落,觉得被上帝离弃,明明每一步都是在祷告之后才走出去的——从决定考研到择校再到复习,甚至考试,这一路走来都很平安,为什么是这样一个结果呢?

我怀疑我的学习能力,也不能理解上帝让我留在母校算什么祝福。硕士一年级的前半学期,虽然我也正常去聚会,也正常与大家交流,却一直活在战兢与无助之间——外有学院对信仰的逼迫,内有无法与上帝建立亲密关系。在内外交困中,我与上帝失联了,我无法体会到上帝对我无条件的爱。

一年级的寒假,新冠疫情爆发了,下半学期,我一直留在家中上网课。这段时间,我不停地祷告,强迫自己安静下来读经。

在疫情席卷全球时,人人自危,软弱的肉体不堪一击,惊惧的灵魂何枝可依?我开始对现存的生命有了感恩之心,也为着世界与福音的传扬日夜祷告。当我愿意把心转向上帝的时候,上帝就推开了我的心门,让我“看见”了他。其实,他一直都在,只是我执拗地“蒙住眼睛”不敢面对他而已。渐渐地,我重新与上帝建立了联系。

再次陷入困境

二年级快开学的时候,疫情渐趋稳定。我的导师告诉我,凭着他的私人关系,硕士剩下的两年,我可以去中科院进行联合培养。此时,我面临一个抉择:是留在学校继续跟导师做实验,还是去中科院重新学习新东西?

我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祷告,并多方打探中科院的情况。一个月后,我决定离开学校,开始一段新的征程。于是,我来到D市。

到中科院之后,我才知道联培生的身份有多尴尬。“联合培养”,顾名思义,就是两个单位对学生进行联合培养。原单位除了颁发毕业证外,不再管学生的任何事情;而现单位只提供一个完成科研任务的资源平台,并不会花任何精力在联培生身上,因为毕竟不是自己单位的学生。我陷入了“两不管”状态,联培硕士在中科院所有学生中是最底层的存在。而我所在的那个研究小组里,联培生的待遇更加糟糕。

双非院校出身,再加上以前我们学校派来的联培生给组里人留下很差的印象,所以没有任何一个师兄或师姐愿意带我。我所在的组,是凭着新型仪器做科研的,我必须学会操作仪器,没人带就意味着没有办法独立做实验。

学业方面,我找不到一个能做下去的课题,学校和中科院的导师都没有给我提供任何帮助;人际交往方面,任凭我怎样笑脸相迎、礼物相赠,师兄师姐们总不愿意跟我亲近,甚至还找借口刁难我。

难熬的等待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年,我几乎每天都在哭,每天都在为如何毕业而发愁,一开始还会跟家人哭诉,后来连诉说的欲望都没有了,只能跪在床边默默流泪。每天晚上都在凌晨12点以后离开实验室,疲惫不堪地回到租住的小屋,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即使如此辛苦,实验依旧没有任何进展。我做的实验如同石沉大海,没有结果,一直在做无用功。

在这段黑暗的日子里,无论多么灿烂的阳光也照不到我的心里,我最害怕每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对我来说,那不是希望的时刻,而是预示着又开始了悲惨的一天。

我无数次问上帝:为什么带我来到这里?为什么让我经历这些?为什么我的路如此难走?为什么毕业如此艰难?为什么那些人的心如此硬?这种日子什么时候能熬出头?

我跟上帝说:我好自卑,因为我的学校没有别人的好,因为我的知识没有别人的丰富,因为我学东西没有别人快,因为我不讨人喜欢。我被人看不起,所以我自卑;我不被人理解,所以我委屈;我跟不上别人的步伐,所以我沮丧;我看不到希望,所以我失望。

疑问发出,并无回应,生活也没有任何改变。我,又与上帝失联了。但这次不一样的是,心里面似乎有一个声音:“我总不撇下你,也不抛弃你。”我,需要等待,而等待总是难熬的。

他派遣帮助者

眨眼,我在中科院已经一年,却并未做出任何成果,连像样的数据都拿不出来。我在犹豫,要不要放弃在中科院做的那些实验,回学校找导师帮我制定一个简单的课题,用剩下的一年赶一赶数据,这样还能来得及按时毕业。只是这样一来,我在中科院这一年的辛苦就白费了。

我心里纠结,每天为这事祷告:上帝哪,我实在撑不下去了!正当我准备及时止损的时候,中科院的老师突然派来一位“天使”,跟我一起做实验。他是一个男孩子,跟我同级,是被保送来的,人聪明,专业基础又很好,有了他的帮助,我很快就找到一个合适的课题,也学会了仪器的基本操作,两个月就把该做的实验都做完了。真是不敢想,以前觉得那么难的事情,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成了。

生活中,我也慢慢收获了一些友情,这归功于另一位“天使”——隔壁组回来一位博士师姐,她在外面上了半年的专业课,现在回来做实验。师姐性格很开朗,可能是因为相同的求学经历,她以前也在中科院做过联培硕士,所以很能理解我的处境,我俩一见如故。

师姐总给我带一些吃的东西,总来跟我聊天开解我,而且她跟我们组里其他人的关系都很好,带动大家也都愿意跟我交往。这样一来,我与师兄师姐们的关系也融洽起来,再也没人刁难我了。我考博士的时候,甚至还收到很多人的祝福,大家都衷心希望我能考上博士留在这里。

其实从人的角度看,我不能理解这两个人为什么帮助我,因为他们得不到任何好处,但若是上帝改变他们的心意,那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圣经上说的那句:“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参《罗马书》8:28)

我也终于明白,上帝没让我考上NK大学的研究生,并不是离弃我,也不是他觉得我差劲,而是对我另有安排。在中科院这两年的经历,无论是在灵性上,还是在专业上,我得到的提升都比直接去NK大学要大得多!这边的教会教导纯正的真理,让我对上帝有了更多认识,对圣经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一次,我又重新回到上帝的里面,而且这次与上帝的连结比之前每一次都更加深入。

永不失联的爱

回顾硕士的三年时光,当我单枪匹马进入陌生环境艰难求学时,当我深陷失志郁闷无法自拔时,当我看到晚上10点杳无人迹的大海时,当我被冬日凌晨透骨的寒风冻僵时,当我体验到科研的艰辛与无助时,当我叹息人情的冷暖与亲疏时,是上帝,一路扶持我走过来!

我们以为的“沉默”并不代表他不关心,也不代表他不在,恰恰相反,是我们的心被世界堵住了,我们想把他关在外面。但即使如此,也不能阻挡上帝的进入,他敲击那些阻碍堆成的门,每一次击打都能击中,每一次击中都能进到我们心里的更深处。

上帝的武器,是爱;上帝的力量,是爱;这份爱,刀切不断,斧劈不断,自有永有,永不失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