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塑料成为全球性的“环境杀手”/区曼玲

【编者按】

当前的世界,塑料无所不在。这个看似微小的存在,却正在演变成一场全球性的“环境杀手”。正如苏珊·弗赖恩克尔在她的著作《塑料——有毒的爱情故事》中提出的悲观预言:“数千年后的考古学家挖掘到我们这一时代的地层时,会不会发现里面塞满了不朽的抛弃物,如瓶盖、包装纸、吸管和打火机——一个被垃圾所噎死的文明?”

面对塑料危机,人类社会亟待采取广泛的协调行动。2022年3月3日,来自175个国家的全球领导人,在召开的联合国环境大会上签署了一项名为《终结塑料污染》的新决议。为实现相关目标,《终结塑料污染》的新决议于2024年产生法律效力,并预计可解决贯穿塑料的整个生命周期(涵盖生产、设计和处置)的行动框架。

当塑料危机成为新型的环保议题,作为普罗大众的一员,我们又该如何生活,用实际行动肩负起“管家”的使命?

 

文/区曼玲

 

21世纪的今天,塑料制品无处不在,它已经渗入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大家却似乎习以为常,没什么好大惊小怪。

塑料的发明与使用不过150年的历史。一直到20世纪中叶,人类的生活用品大多还是采用天然材料制作,诸如棉、木、玻璃、铁等。

那么,是什么造成我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依赖塑料?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塑料是如何产生的?

19世纪中叶,随着工业化的发展,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使得用来装饰奢侈品的天然材料,譬如玳瑁、象牙、马来乳胶、虫胶等的需求量越来越多,其价格也越来越高。为了获取这些材料,人类对动植物的大量猎取和砍伐,也导致许多物种濒临绝迹。于是,一些科学家、发明家和化学家,便致力于研发新的材质,用以模仿、取代,甚至超越天然材料。

塑料便在这种心态与动机下产生。

首先,发明家试着改变天然的聚合物(Polymer),研发出诸如帕克赛恩(Parkesine)、赛璐珞(Celluloid),或是利用牛奶中的蛋白质制成的酪蛋白塑料(Casein  plastics),等等合成树脂。赛璐珞取代了传统象牙制作的撞球,酪蛋白则用来制作各种颜色的扣子,以及早期的塑料镶嵌木制家具。

塑料之父利奥·贝克兰(图片来源网络)

到了20世纪初,比利时裔美国化学家贝克兰(Baekeland)发明了一种合成塑料:酚醛树脂(Bakelite),又称胶木或电木,引发各界关注。由于胶木的绝缘性佳,适合用于电话、喇叭、电铃等电器,再加上它的可塑性,能够用来制作非传统的流线造型,打破铁、木等材质的限制。

一时之间,合成塑料成为一颗闪亮的明星,在当时被视为具有“千万可能性”的材料。在Bakelite的标志中,除了B字母以外,就是数学上的无穷大符号“∞”。美国《财星》杂志(Fortune)更在1940年刊登了一个全然由各种塑料组成的假想地图,俨然地球的一个“新大陆”。甚至,塑料被誉为地表上除了动物、植物与矿物之外的“第四王国”。

 

“无所不能”的塑料

胶木材料点燃的热潮,加速了合成塑料的研究与开发。20世纪20至30年代,在石油与化学工业的联合下,一连串由石油工业的副产品制作出的塑料接连被研发出来。而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更是给塑料产品提供了一个广大的市场。比方说压克力,它重量轻、效能高,耐久且价廉,在战争中被用来制作军用飞机的座舱罩,不仅降低驾驶舱里的温差,也减少了驾驶员受伤的风险。此外,今日大家所熟悉的丝袜,其材料是美国杜邦公司研发的尼龙。尼龙是一种人造合成纤维,在战时大多用来制造降落伞和轮胎。

战后,石化工业试着为他们的产品寻找新的客源,于是开始进军平民的日常生活,透过大量生产一次性使用的免洗碗筷、杯子、餐盘、宝特瓶、塑料袋,等等,大力宣传其方便、省时、省力、卫生、安全等优点,渐次让普罗大众养成了“用完即丢”的习惯。

同时,塑料也影响了建筑、时装、设计等行业。1969年人类登入月球,阿波罗号里航天员所穿的宇宙飞行服共有21层,其中20层所用的材料,便来自美国的化工公司杜邦。

塑料似乎无所不能、无所不在。它生命力极强,需要花上几百年才能分解。在1960和1970年代,大部分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样大量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的生活习惯,会给人类的未来带来可怕的后果。

 

塑料带来的问题

直至1973年和1979年经历两次石油危机,人们突然意识到:原来赖以制造各类塑料制品的石油并不能用之不尽、取之不竭。同时,经过长期不断地生产、丢弃;再生产、再丢弃,人类累积了数不清的无法分解、无从毁灭的塑料垃圾。1997年,美国海洋学家查尔斯·摩尔(Charles Moore)发现一大片漂浮在太平洋上的塑料垃圾,后又有照片显示已死亡的信天翁肚里满是人类丢弃的、无法消化的塑料制品,让人怵目惊心!此时,大家的环保意识才慢慢觉醒,开始质疑塑料,尤其是一次性产品的正当性。

但是,塑料垃圾还是在持续增加中。据统计,每年至少有1400万吨的塑料垃圾流入大海。非营利性环保组织“清洁海洋”(The Ocean Cleanup)2018年发表的数据显示,分布在美国加州与夏威夷之间的“大太平洋垃圾地毯”(the 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已经有法国面积的三倍。

人类的自私、惰性与追求方便,导致积习难改,以至于21世纪的今天,塑料在我们的生活中形影相随。事实上,直至目前为止,所有塑料制品的总数,半数以上是自2000年以来生产的!其中只有大约9%被回收再利用。与此同时,无法分化的微塑料(microplastic)也分散在深海中、高山上,甚至在母乳里,在我们日常的饮用水中。

《国家地理》杂志(National Geographic)封面

我们再也不能不正视塑料带来的问题与挑战。许多公司企业开始鼓励实行复用包装,《国家地理》杂志(National Geographic)2018年发行的封面,乍看之下是一座海里的冰山,实则是一个巨大的塑料袋,其目的是要唤醒大家的环保意识。

可见,塑料彻底从一种具有前瞻性的、多用途、多功能的材料,变成了极具争议性、危害人体健康的可怕物质。

至此,我们不得不谦卑下来,承认人类智慧的有限、眼光的短浅。

 

成为称职的“管家”

《创世记》里记载:上帝创造世界,然后将亚当放在其中,交代他好好去管理这地。这个世界里的所有资源、物质,全仰赖上帝的供应。

回顾塑料的历史,以及人类目前因为塑料被迫面对的问题,我们不得不看清:若没有敬畏上帝的心,以及对他所创造的世界的责任与使命,我们无法做一个称职的管家,治理好这个地球。150年前,一项被视为伟大、能为人类带来无限福祉的发明,竟化身成一个甩不开的“怪兽”,渐渐占据了我们的地球、危及我们的健康。这样的发展,真是始料未及!

我们必须在上帝面前认罪,为自己的私心、贪婪、惰性与骄傲忏悔。同时求上帝的怜悯,帮助并引导我们寻求有效且无害的解决方式。

目前,已经有许多新创企业推出可修护、可回收的塑料制品,譬如手机或运动鞋。更有一些公司致力于研发能被生物分解的包装,或是采用香蕉树纤维制成的零塑料服饰与背包、利用海藻与立体打印(3-D printer)来制作家具,等等。

基本上,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从各个方面着手:从生产者、产品设计者,一直到消费者和政府单位,人人有责。除了清理环境中的垃圾以外,大家还必须一起致力于减少塑料的使用、拒绝不必要的过度包装、用行动来支持并鼓励有机制品的开发,并对塑料制品尽量回收再利用。

 

结语

诚然,塑料确实具备许多优点,不仅使用方便,在医疗救护等领域,举凡人工义肢、输血袋,以及口罩,塑料都不可或缺。但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塑料的致命缺陷确实已给人类生活带来巨大困扰,在找到有效并对环境无害的替代品以前,我们必须慎重选择使用塑料,同时避免无谓的滥用与浪费。

今日塑料造成的问题,让我们看清人类智慧的不周全;同时,也应让我们反省150年前发明这项人造材料时的狂傲,不再吹嘘人定胜天。

 

注: 数据源自德国维特拉设计博物馆 (Vitra Design Museum) 的展览Plastic. Remaking Our World 2022.03.26-2022.09.0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