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让恩典在我们身上消失/红海印记

 

文/红海印记

 

2021年的感恩节,长年饱受抑郁症折磨的姐姐,从7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件事令我极其悲痛,我以为从此恩典将从我的生命中消失。

很多人会问,当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还有什么恩典可言?虽然事隔一年,许多负面情绪已经被上帝打扫干净。如今,我又可以提笔来分享上帝的恩典带领我们走过的日子。

 

1

大学时,我患上了暴饮暴食症。我记得学校后门附近有一条美食街,我能从街的起点一直吃到终点,虽然我的胃总是向我呐喊,告诉我不能再吃,它快炸掉,然而内心中那无名的空虚感、无法满足的感觉,必须让我吃到满足为止。因此暴食之后,我往往要去厕所狂吐一翻,有时趴在洗手间里,我会觉得自己很差劲,也会担心自己会不会死于胃癌。

后来,我迷上了言情小说,这个爱好从折磨我的胃转移到折磨我的精神。

我开始没日没夜地看言情小说。从大学毕业、工作,一直到结婚生子。只要一不开心,或遇挫折,我就会把自己藏在小说的世界里,觉得只有在这里才是放松的,安逸的。在这里我是王。

渐渐地,普通的言情小说已经不能满足我,我开始去寻找更加刺激的——人和动物的恋情,这个瘾症正逐渐带我走向一种畸形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让我没有时间与亲人接触,在现实世界中好好经营。尤其是与我的姐姐,每次与她见面聊天,我都需要在小说的世界里寻求抚慰,之后才能安静下来。

我陷在小说的世界里许多年,因为它,我开始对丈夫的种种表现吹毛求疵,对爱情的盼望与现实分离;因为它,我也对孩子的种种行为没有及时纠正管教;因为它,我不想去处理现实中很难很有挑战的事情。

但是在夜深人静时,在又一个被一部无聊小说折腾到睡不着的凌晨,我也会祷告,求上帝让我能从小说的瘾症中脱离出来。

 

2

只有上教堂的时候,我才会不想着看小说,所以我知道只有上帝可以救我。然而他没有立刻就救我。

我增加了服事的时间,只有在这里我才是一个独立思考的人。但是无论我花多少时间总是需要从教堂里出来回到家中,回到每日奔波的生活里。还有,我需要面对姐姐破碎的婚姻,错误的价值观,对父母亲的偏见。虽然这是我很不想去面对的事情,但终于我还是在弟兄姐妹的鼓励下,安静地去服事我的姐姐。

我求上帝两件事情:一是治愈我的姐姐,让我们一起去服事更多的抑郁症换患者;二是治愈我的小说瘾症,让我能回到现实世界中,真实地活着。

在2021年感恩节前夕,我小说的瘾症已经控制到每晚睡前三小时看一会儿,其余时间尽量不碰,但是我还是每日为此向上帝祈求,求上帝全部拿走。直到发生了我姐姐的跳楼事件。

我在医院的太平间里看到姐姐,她的脸色苍白得吓人,半张着嘴巴。我呆呆地看着她的脸,内疚、自责一股脑地冲上来,我站立不住,唯有靠在妈妈身上痛哭。

 

3

3天的丧礼,我白天黑夜地哭,有太多内疚。为什么我不能整天看好她?为什么我不早点让她从高楼搬下来?为什么不把她送到医院里?为什么她明明还在上班,还在开始着一段新的爱情时,会选择这样的路?为什么上帝不拦住她?……所有的问题在我的心里翻搅,我没有办法得到安息。

丧礼的最后一天,我问上帝:“接下来我该怎么办,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旨意是要我走向哪里?”祷告后,我打开手机圣经,跳出这样一句:“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提摩太后书》2:22)在这句经文前,我沉默流泪了很久。

我想起在无数的年日里,我沉醉在言情小说中,浪费的光阴如果用来照顾我的姐姐,如果用来清心寻求上帝,或许今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我深深地悔恨……

 

4

2022年感恩节前夕,听闻教会里一位姐妹的母亲离世,我以前听到要去逝者家里唱诗歌或是去殡仪馆参加追思礼拜,都很反感。如今却极其珍惜这样的服事机会,因为上帝说,“往遭丧的家去,强如往宴乐的家去,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传道书》7:2)他说这样可以得着智慧,明白我们都是寄居的。

我随着众人徐行,慢慢将手中的白花放在逝者的身边,我回忆起去年那场悲痛的失去,那位流泪悲痛的姐妹正站在去年我站的位置。我走过去,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拥抱,如同当时姐妹们给我的流泪拥抱。我感受着人生中各个角色的轮换,却在不同的视角中,获得了智慧,上帝的话语释放出亮光。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参《传道书》1:9)这样的经历让我学会了关怀教会弟兄姐妹,因为知道他们所经历的苦痛,有一天我也会经历,我要好好跟上帝学。

而今,我终于可以提起笔来,称赞上帝的智慧高过我的智慧,他的手从不会引领我去任何一个他供应不到的地方。他的恩典值得我纪念和称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