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啊自由/Box

 

文/Box

 

2022年的第一天,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并配上小区的照片——“疫情封锁下的人与自然”。朋友看了这些照片后,开玩笑说我的摄影竟将疫情下的众生相拍得如此祥和。似乎是猝不及防,又好像是预料之中,这座历经13朝的古都,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元旦,是一年之始,本应互道祝福;而如今,1200多万的民众,只能在如此禁闭的环境中等候天亮。

14天的封禁,让我第一次感受到裴多菲的诗句表达的对自由的向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每一天下楼扔垃圾,都觉得是一种奢侈!

之后的几个月,疫情在这块土地上仍反反复复,不肯离去。很多城市遭受疫情、或者说是无人性的抗疫的洗礼。每当在朋友圈、或是在脸书上听闻远方的朋友染疫,但仍在最基本的自由环境中,安安稳稳地度日,不慌不忙地治疗,心中既有一份牵挂,也有一些羡慕。仿佛这个被某些媒体肆意渲染的病毒,在中西文化、国情的差异之下,也变得捉摸不定。

这一年,感受最深、经历最多的就是频繁地做核酸。一些城市别出心裁,邀请团队设计制作小贴纸,作为出入小区的“凭证”,将此视为“文化输出”。虽然没什么实际意义,但确实间接给一些人提供就业机会。外界常常草木皆兵,偶尔一个小区或附近某个街道出现一例密接者,整个城市都陷入惊恐,然后各种封控、管控措施粉墨登场。

经历多了,也大概理解了:无论是管控者或被管控者、有权者或无权者,实际都是在一种恐慌、无奈、无自由的状态下求生。作为普罗大众,惧怕在疫情下倘若生病而无法就医、寸步难行;作为上层官员,惧怕疫情管控不力而丢了乌纱帽。正如保罗在《罗马书》中所说,“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之后,他笔锋一转,将我们的眼目引向“得救、盼望、忍耐、等候”这些美好而温暖的字眼。

保罗也曾被捆锁,但对于自由被剥夺的人而言,如果缺乏超越的视野,纵有盖世才华,也无法写出像保罗所写的富有力量的文字。对于今天的我们,社会层面的自由或许短期内很难实现,但是内在的自由,却始于我们与上帝相遇的那一刻。

盼望这自由,成为我2023年的祈祷和动力。

 

《“自由啊自由/Box”》 有 2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