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经的“化石”,如今“出土”了!/傲洁

文/傲洁

“到美国进修?不要好高骛远,还等着你赚钱养家呀!”父亲悠悠地啜着茶说道。

我默然无声,继续啃叉烧包,不以为然地暗忖:“不好高骛远怎会有出头之日?有梦想就要追寻。”港式茶楼里的喧嚣溢过了浓郁的茶香。父女俩各自阅报,没有话题了……

这是很久以前的往事。如今,世界变了,香港变了,父亲已经辞世;而我沿着地球绕了大半圈,从闺中女儿成为人妻人母,当年那个好高骛远的黄毛丫头已成“化石”,早就沉积于岩底。

好高骛远对乐天知足

父亲生前,每天清晨早起都会去饮茶。偶尔,我也会拖着睡意,走进宽敞明亮的茶楼陪他。任他在我耳边唠叨,我则径自搭起傲骨,编织着异想天开的人生大梦。后来离开香港赴台湾读大学,背井离乡的酸楚熬得年少轻狂的我逐步拆下傲骨;直到神学院硕士科毕业,赴美深造博士的机会在即,我却再也抵受不了孤单无亲的日子,拒绝飘洋到更遥远的异域。

至终,我好高骛远不成,但也没有安份养家。在福音机构事奉的收入不高,偶遇减薪或半薪,扣除个人基本住房生活费,供奉双亲的钱实在有限;加上婚后很快有了孩子,我选择当全职妈妈辞去工作。因此,我并未满足父亲小小的心愿。

大儿子出生未满两个月,父亲因哮喘突发骤然离世。家妹在他的追思礼拜中,致词形容父亲:“乐天知命,圆满自足,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听得我好惭愧,当场自责地问:“为何自己不懂得欣赏他的真性情?他的乐天知足,在我这个全家信耶稣最久的女儿身上竟不着痕迹?”

大儿子出生时,台湾的婆婆怀抱他端详良久,对我说:“像你爸爸。”后来他被诊断出发展迟缓,一家人陪他走过艰辛的成长岁月。待他长大成人,智慧与身量并未同步,青少年时他曾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女人会怀孕?是否吃太多了?”全家听毕,哑口无言。

成长是场没有尽头的竞赛,赛场在身外也在身内。三个儿女中有两个聪颖灵慧,自幼往高处飞腾,跨越一个又一个栏杆,一个比一个高,偶一不慎自高处摔下来跌到重伤,痊愈后才能接续赛程;而停赛的当下,却是难熬的内心战,万般义愤填膺对自己不满。

失眠夜数绵羊之旅

酷似父亲的大儿子却拥有另类人生。他的圆脸蛋上长年挂着天真烂漫,乖顺地听从家人每个指令。我们的生活从贫寒到小康,他拉开嗓门的笑声经年在各人心里铺起阳光普照的一片天,平凡无奇的生活事物,可以在他眼里演成新鲜有趣的剧目。举家看戏,幽默诙谐的情节一出,他率先笑得前俯后仰。我们都笑完了,他的笑声仍欲罢不能。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漫长的抗疫旅程扰乱人们的身心情绪,使无数人有睡眠障碍。曾患过抑郁症的我最怕失眠,一晚、两晚、三晚无眠夜,我就抓狂,非找安眠药不可。大儿子却建议我:“可以试试数绵羊,我数没几只就睡着,很有效耶!”听来令我哭笑不得,预期自己一直数到天亮也未能入睡。但他纯真的赤子童心融化了我,当晚躺下睡觉,脑海不期然地数着:“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三只绵羊……”刚开始,意识清晰地数到几十只;渐渐地,数字模糊,数到九十几只又倒回来数第一只……慢慢的,数到第五只就倒回来从第一只数起……不知不觉间,全身轻飘飘似的躺卧在软绵绵的羊堆里,脑中白茫茫一片。

翌日早晨,儿子告诉我:“我昨晚醒来好几次,看看您是否睡着?”我感动万分,连忙谢他:“妈妈听你的话,数绵羊数到睡着了。”23岁的他鼓起饱满的腮帮子,笑瞇了眼。

自知不足而知足

家境清寒又活在竞争激烈的香港,早怀大志的父亲生意失败后,安份守己甘心做个养家糊口的打工仔,假日邀亲友饮茶,向人炫耀子女的学业成绩,聊聊政治经济、国际间不着边际的话题,就已不亦乐乎!深知:他以儿女为荣,期望我们力争上游,熬出一片天。只是,我的那片天高不可及,终日孜孜苦读未曾快乐过;他会给我浇一盆冷水,嚷嚷:“不要好高骛远!”

父亲知足,只因体验过成功并非掌握在自己手里,于不测风云间,孰知旦夕祸福?人何能定胜天?为此,他接受自己的有限,将心转向家人朋友,享受生活里点点滴滴的乐趣,偶尔打几场麻将赚点零用钱就得意满怀!

父亲胸襟豁达,坦荡荡的心态长年挂在憨厚老实的方脸上,街坊都赞他:“是个好人!”为此,他病逝的噩耗传出,令人不舍。他的追思会上,几位与他年纪相仿的老友在他的遗体前嚎啕大哭,塞住全场所有人的耳朵。父亲穿着那套我在妹妹结婚前,出钱为他量身订做的宝蓝色西装,他化妆过的方脸双眉凸显浓烈,半开的嘴留住他憨直率真的笑容。这笑容如今烙印在家人心里,成了永恒的记忆。

顽石磨出美好基因

走过不惑之年,我这块“化石”几经耶稣钉痕的双手不放弃地挖掘,最终“出土”了。近几年家乡发生的变动,激起我重新思考当如何为上帝而活;忽地,昔日未酬的壮志涌上心头,我毅然拿起笔,兑现年轻时委身文字事奉的盟誓。只是,此时的我不如往昔般心高气傲,已看清自己是支又短又钝的秃笔,渺小无知,唯有交在耶稣掌心,让他使力。

既已在书写跑道上远远落于人后,我自知不足,必须躲在天父的荫下,学习信靠和聆听他的声音。每有文章刊出,都向他献上深情的感恩,让他继续抱紧我,跨越不断升高的栏架,自己不再好高骛远或与人攀比,深明离了他,我必跌至重伤,就满怀知足温顺地亦步亦趋随他引导。两年多来,基督复活生命的大能超乎我的想象,使用我这支无用的拙笔,完成130多篇文稿,发表于港台美的华人基督教刊物,相信家父在天家必定笑开颜。

我这化石出土后返朴归真,恢复生命传承的原始本质,清虚淡泊,不慕名利,只安守本份专注笔耕事奉,一心一意讨天父喜悦。父亲的朴拙自足曾越过我,由学习迟缓的儿子继承,任何人跟这童心不会泯灭的大男孩近距离相处都舒适自在,窥见“常常喜乐、凡事谢恩”的纯洁生命。这美好的基因,终于从我这冥顽不灵的化石里头,出土露脸了。

还原真我本色

“知足”饶富生命力,而且来自一个大家族,“喜乐”“谦卑”“感恩”“真诚”“和平”“善良”……许许多多美德都是“知足”的兄弟姐妹,都拥有共同的一位大家长,就是“信靠天父”。

20世纪基督教文学巨擘C.s.鲁益师认为:“必须先放下自我,将自己全然交托给上帝,然后基督会赐下一个真正的我。”的确如此!我这荒唐少年人几经环境的琢磨,从自傲自负自尊过强,跌到自暴自弃,最后双手向天父高举白旗宣告“我投降了”,将自己完全交出来,听候他的发落。当生命被接管在耶稣手里,一个上帝造我以来已命定好的“真正的我”竟然死里复活,活出知足常乐,学会时刻浸泡在天父的厚爱里,身心都满足开怀。

遥想家父常因儿女不显眼的小成就笑得合不拢嘴,他的宽脸映照出宽广的心;曾经失意丧志的他,跟坎坷的命运早已和解,故能无怨无憾,专一享受上帝赐予他的天伦乐。父亲乐天知足的真我本色,正如涓涓细流,流入我的灵魂,涌起取之不竭的喜乐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