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敲响

 

 

 

文/董伟

 

 

 

我的天路历程很有些奇特……来美国前,我一直生长在一个无神论的环境,从来没有念过圣经,从没有和基督徒有过接触,甚至连耶稣和耶和华都分不清楚;再加上我一直从事生物科学的学习和研究,对多数事物都抱质疑的态度,更不用说看不见的“神”和“灵”了。但事情就这么奇特,大约大学四年级开始,我在没有什么带领,也没什么特殊诱因的情况下,自己学会了每天祷告。祷告的形式也比较特殊,根本不是现在教会里那种有始有尾,中间内容的格式;祷告的对象是“天上的父啊,”自己也分不太清究竟是在对谁倾诉。祷告的内容,更是五花八门,小到明天的考试,大到毕业后的前途,应有尽有。似乎神那时就眷顾,我在大小事上多多少少都能看到祂的恩赐。大学毕业前夕,在申请四所美国研究所时,我曾求“主”给我一个暗示,是否那年秋季能顺利入学。结果在不到两个月里,四个学校都来信告知没有办法在那年供我入学。此后,我又重新申请,并向“主”祷告要进美国最好的学校,不久,新泽西州的若歌大学录取我为博士生,不到半年,哈佛和耶鲁同时录取我为博士生,并都提供五年的全额奖学金……最后,我决定91年秋季转入哈佛大学……现在回头看看那段历程,才知道主安排的巧妙和恩赐的浩大。

到新泽西州后的二个星期,一位学长介绍我去邻近的查经班。当时我只是觉得有许多年轻人在那里,且有饭局,一定有机会交朋友,便欣然前往。当晚的查经是关于约翰福音中主耶稣受难前的情形。主讲人讲解得很生动,他不仅将四福音书中有关章节进行了对比,更强调了以赛亚书中的预言……圣经的结构严密,叙述前后吻合,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尤其是先知以赛亚在主前约七百多年所作的预言,与真实的情形竟然分毫不差,更使我觉得圣经绝非一本人的臆造能得来的神话。以后,我也间间断断地进行查经,对圣经和基督教的精义逐渐了解。直到有一天,我真正受到了震动。那是在一次礼拜中,一位大陆来的传教人传讲信息。他讲到十多年的牢狱生涯中依然坚持对主的信心,矢志不移。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他依然觉得主常与他交流,并从许多事中看到主丰盛的恩典。那次演讲后,我心里便渐渐地开始接受。

91年我转到波士顿。经人介绍,第一晚便到波士顿华人查经班。那里几乎都是来波士顿求学的学生,在一位汤弟兄的带领下,组织得井井有条。并且在查经过程中,始终都有对圣经有很深领悟、而且信念执着的弟兄姐妹给予我指导和帮助……可以说,我是在波士顿华人查经班中才真正开始学习、理解圣经,并有意识地将圣经中的教导应用到生活中。91年7月到91年12月决志信主的这半年中,是我属灵生命开始成长的一个重要阶段。我不时从牧师和查经班的弟兄姐妹身上看到他们的言教身教,而且也开始常常体会到主给予我的浩大恩赐。1991年12月底,我参加了新英格兰区冬令会,主题是“生命之旅”。主要讲解基督徒的生命规划、属灵成长。在何医生的“进化论与创造论”主题讲座上,我对圣经中的科学性深为折服,并且听了主的呼召,于那晚决志信主,并由何医生带领我做了决志祷告。讲座后,我将我决志的消息告诉了其他的兄弟姐妹,他们那种由衷的喜悦更让我体会到主的恩典。他们告诉我,基督徒的生命犹如一棵灵命的树,我们只有常常吸收灵粮,这树才会长大……神的话会让我对基督徒的生命有了更深的认识,并且我也将这话行在我的生活之中。当晚,正是元旦夜,当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我和弟兄姐妹们一同唱起了《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心中的激动难于用语言表示。我也仿佛觉得主在高高的天上对我微笑。

1992年8月第一次到Lexington的波士顿郊区华人圣经教会,第一次聆听了牧师的布道,参加了我一生中第一次的主日崇拜,并从9月开始加入了受洗班的学习。在受洗班中,我更明了了许多圣经中的概念,对圣经有了更深地了解,也更坚定了我的信念。因此我决定于1992年12月6日受洗,正式成为主的信徒。

回顾从我初步接触主,到逐渐接受主,并最后立志成为主的信徒,这段过程,我深切地体会到主在我身上所做的工,无论是在属灵成长、精神健康、学业研究、语言水准、经济背景、家庭发展以及个人身体健康上,主都给了我很多的福佑。我现在每天都怀着感激而幸福的心情生活,并且我自己也能有意识地用圣经中的话语来要求自己的言行……因为我深深地知道,我现在已与过去不同,对自己作为基督徒的未来更具有信心……因为主已在我的心里,人也许会有做不到的事,但主却是无所不能的。

 

作者来自上海,现于哈佛大学攻读生物博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