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动兰到静兰

 

她的名字叫动兰或静兰?请看上帝的工………

 

 

 

文/李静兰

 

 

 

小女子静兰,马年生。早年自名黑驽儿,又号鸵道人,其脾性如何,诸君可顾名而思之。今为虎兄世昌之妻逾载。

曾浸淫艺术,灵魂中自由与自然之追求,乃得以放肆发展,终演成—存在主义者。既然,辄以人类尊严与人性自由为藉,拒绝上帝。科学、理智于阐扬真理固有未迨之力,亦非吾心中之梗。鄙夷基督福音之梗原在价值、意义系统:生命若本无意义,人即应自行背负一切存在的可能意义与无意义而来之苦担。科学、理智既为有限,一切以之证明或推衍之关于存在之实底,于我亦为无稽。基督徒无非一真贪生怕死、奴性特强之辈也。因贪生,故非得以外塑之力,强予生命存在之理;怕死,乃接受一心理膏药——永生之念,以消弭“必死”之恐惧。并为此膏药,屈膝于属性纷争不明之神祗,尊严扫地!神权于我何有哉?!吾以蚍蜉之躯,怀造物之志,不亦乐乎!或有神,然其利用人贪生怕死情结以奴役人之道,实不可取!更有甚者,形而下如离婚等事,亦给予一定之原则,无乃太浅乎?!

看官莫笑我。吾虽曾顽愚,愚心实诚!

上帝见我无知,自视甚高,乃任我于“犯罪”之室。因不敌诱惑,背叛世昌,心志中自我超人形象骤然瓦解。后九一年暑假,又提我至“信”之地夏威夷,查考其语,吾乃自见无知。又,世昌知我曾情变,亦未提半语只字,其宽容大爱,催吾心痛。自忖异地而处,吾必翻天大闹,或以之作日后关系之筹码。至此,罪性难掩,罪责鞭心,其痛难忍,乃哭求耶稣。因我知,世昌即以祂爱爱我……。

尝反思真自由之深义,以吾昔日之“自由”而行,终必天下大乱,人虽有良心,然以吾犯罪之例,良心可于私欲达成处消声匿迹,亦不惜伤害至亲情人。至此,蓦见生命巨大阴影——罪之权势。受控于罪,何尊严之有?!乃见上帝所赐为真自由、真生命与真道路,为最宝贵、为最尊严。亦见人欲凭己力成圣,痴人说梦!既拒绝世间有一绝对至高原则或标准,一切善恶凭断,皆落在相对主义之弊害与一己私欲之网罗中。又见,人若自行背负存在之苦担,与罪愆孤军奋斗,其苦之大,可撞墙去也!

感谢主!祂知我需,道:“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其话语简而深阔,应人需要而出,令我瞠目;祂知我要神迹、智慧,去夏来此地小组查经中,便示我以以赛亚书中有关耶稣之预言。适值研查约翰福音,耶稣受难细节,其应验之实,与明确度,令我结舌。又以传道书、约伯记等诘我智慧。当我视平安为理所当然之时,便示我属灵世界,又赐我驱鬼经验。

总之,“无知”为吾昔日顽梗大因——对罪无知,对其话语无知,对祂大爱无知。

感谢主,一切问题皆于学习谦卑中,沐浴祂爱中,豁然开朗。生命于我,未曾如此美好;爱情于我,未曾如此坚实;学业于我,未曾如此意义充满。世昌于我心中,亦未曾如此雄壮高大………

感谢上帝!

 

作者现于夏威夷大学语言学系研究所进修。本文由檀香山华人信义会国语大专团契提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